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7.袁静雪的秘密
    “你还想做什么?”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急躁地催促着。

    袁静雪没有理会我,而是让男人将虺形青铜器放在了假卷轴上,我在旁边望了望,没想到白少安这幅图做得还真挺逼真的,我都没看出是假的来。

    很快,那男人就惊喜地抬起头来,对着袁静雪点了点头,袁静雪使了个眼色,他将卷轴给卷了起来,青铜片一块一块地放回了箱子里。

    看到他们要将青铜片拿走,我紧张地按压着:“放人!”

    袁静雪冷冷地说道:“人早就放了。”她让我去窗边,我伸头出去,见到小轩被塞到了尹恒手中,尹恒怎么来了?

    袁静雪说:“这个臭道士是你身边之人,你可信得过?”

    原来是她通知的。

    看到小轩安然无恙地回到尹恒手中,我眼泪都掉了下来:“好!”我放下青铜片,正准备离开,袁静雪就喝住了我:“慢着,我有说让你离开吗?”

    “你什么意思?你想要青铜片,我已经给你了,你还想怎样?”我想,我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她留下我是做什么?

    袁静雪又一次冷笑:“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你只需只知道,我想要你的命,这就够了!”

    “你让我死,也得让我做一个明白鬼吧!”我退到了花瓶边,悄悄拿起了花瓶。

    “你害死了一个人,为此,你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她神情激动,两眼戚戚然,仿佛我害死的不是普通人,而是她的心头挚爱。

    我不明白,究竟我害死了谁。

    “到了黄泉下面,你自己去问阎王爷吧!”袁静雪让那男人带着东西先出去,她则是掏出了一把小巧的左轮手枪,枪托是包了红色牛皮的,她只手握在手中,上膛,对准了我。

    一枪鸣响,我侧身躲过,子弹穿过身后的花瓶,随着脆响而四分五裂,接着又是第二枪,我地上翻滚一圈,子弹擦破了我的脸颊,出现一道血痕。

    当第三枪正准备袭来,只见那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了,白少安出现在了门口,杀气如万马崩腾而至,他的口中吐出一块刀片,捏在指尖,对着袁静雪飞去,袁静雪刚想扳动扳机,右手食指就被齐刷刷切断,掉了下来。

    她疯了似的叫了一声,似哀嚎的母猪,周围的青帮人围拢过来,白少安闪入门内,将门反锁,从身上掏出了一块白花花的碎片,经过他手指拼凑,就成了一把小巧的手枪。

    “象牙枪……”袁静雪忍着痛,笑道:“你就算杀了我,你也逃不出去的。”

    白少安举着象牙枪来到我身边:“没事吧?”

    我点点头,要是不是我机灵,早就跟地上的花瓶无异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看到我脸上的伤,杀气一闪而过,很快便用指腹替我擦了擦,心疼地说:“她这是找死!”

    “只是小伤,我真的没事。”我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缓了好久才回过神,恢复理智后,对沙发上扭动的人影开口:“袁静雪,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怎么,还想要人命?”

    袁静雪捂着手指,对着门口大吼:“你们都是死人吗?”

    那青帮的人立刻撞门,用枪打着门锁。

    白少安说:“我手里有你的秘密,袁华,你大可放他们进来……”

    当听到袁华二字时,袁静雪厉声喝道:“都住手!”

    门外果然安静了下来,袁静雪说:“你们都退下,退下!”

    外面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后,袁静雪咬着牙,用桌上的餐布按压住了自己的手指断口,痛得满头是汗:“白少安,你都知道些什么?”

    别说是袁静雪,我也很好奇,究竟这袁华是何人。

    白少安对我说:“眼前这个女人,根本不是袁静雪,她的名字应该叫袁华,本家姓王,因为从小卖到了袁家,是伺候袁静雪的贴身婢女,所以,被赐名袁华。”

    听到后,我惊讶不已,没想到闹了半天,这人不是正主,而是个下人:“那袁静雪呢?”

    “她去了国外,一直被秘密保护着。而这个袁华,却不甘寂寞,自认为熟知袁静雪的一切,冒名顶替。”他转过头,对着沙发上几乎痛得虚脱的人:“我说得对吗?”

    这袁静雪……不,此刻应该叫袁华的女子,已经气得浑身颤抖,像一条被冻坏的虫子:“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白少安自信地扬起下颚:“你不用管,你只需明白,假如我将这个秘密告诉青帮的人,他们听命多年的袁静雪袁大小姐,竟然只是一个女仆,她寻找鬼衙金库的秘密,并不是为了复辟袁世凯的帝王霸业,而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到时……还会有几人能任你差遣?”

    所以,这就是刚才袁华二字一出,她立马让人退下的原因了。

    “好,好……没想到那洪门的人没有逼死我,现如今,却要被你给逼死了,我不甘心,不甘心……”袁华的枪掉了,她又不能叫手下前往,自认只有死路一条,她知道,白少安是不会放过她的,于是,她默默地闭上了双目:“成王败寇,来吧!杀死我吧!能顶着这个名字死去,也不枉我来人世间走一遭了。”

    而白少安却默默都收下了枪,我向他投来不解的目光,他说:“留着她,洪门便有顾虑,不敢只手遮天。”

    原来,他考虑的是制衡之术。

    “袁华,我不会杀你,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我们之前商议的条件依旧有效。”他悄悄告诉我,就在我到来之前,袁华已经跟他达成协议,鬼衙金库里的财宝袁华六,他四,这笔钱,他要拿去扩充军备。

    “白少安,你果然非目光短浅之人。”袁华挣扎这坐起来:“你近日不杀之恩,我记下了,鬼衙金库的事,我将亲自负责。”

    白少安狡黠地眨眨眼:“如此……最好了!”

    出去后,和平饭店已经一片喊杀声震天了,三子的人听到枪声,知晓上面发生了变故,立刻带人冲了上来,青帮的人与三子的金荣帮一边是从下方大堂往上攻,另一边是三子坐不住了,他听到动静是从美国厅里传来的,立马打碎花瓶,用碎片当做武器,与青帮的人厮杀起来。

    当我和白少安打开房门,安然无恙地出来时,只听里面传来一声嘶吼:“住手,让他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