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6.西周虺形青铜器
    一想到我终于要跟小轩见面了,我真的好激动,回忆上一次,我眼睁睁看着小轩被洪门的人从吊桥上抱走,生生离别,算这日子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虽然我知道他还活着,但心里始终是担心的。

    到了美国厅的门外,我定了定神,青帮的手下轻轻敲了几下门,也是暗号,是三长一短。

    里面传来一阵苍老却铿锵有力的嗓音:“进。”

    他拧开房门:“苏小姐,请进吧!”

    我提着箱子进去了,并不是我有多能耐,敢单枪匹马地进入房间,而是因为我有自信,他们就算抢到了青铜片,也不知道怎么使用。

    我进去后,面对这方形的、硕大的房间,迎面而来一阵富有美国式特色的装饰风格,原木的调简易桌椅,简介明快,大理石地面上铺着条纹地毯,周围的装饰温馨却不失美国人的自由,墙壁上有一幅世界的航海图,象征着他们的殖民文化。

    在皮质的沙发上,面对着炉壁的方向,端坐着一个年约40的女人,女人虽然看起来不算太老,但声音却是沧桑如耄耋之年。

    “你是……袁堂主?”我试探着问,她优雅地点点头,请我坐下,服务生送了一杯花茶,我将皮箱放在腿上,打量着面前的女子。

    这女子气质高雅如兰,长方形脸上是一双大而夺目的眼睛,一副精明机敏的面相。

    我开门见山道:“袁堂主,我把宝贝带来了,请问我弟弟人呢?”

    她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苏小姐快人快语,你若想见你弟弟,就去窗前透透气吧!”

    她指向了一扇窗,我抱着箱子走过去,刚推开窗就看到对面楼里,小轩被人绑着,见到我后情绪激动起来,眼泪汪汪的,旁边有人用枪口抵着他的脑袋,他嘴里呜呜呜地发出哀鸣。

    “你们……”我话音未落,窗户就观上了,窗帘也拉上了。

    再见小轩,这孩子看起来清瘦了,都瘦得皮包骨头了,也不知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想到他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忍受病痛折磨,我就痛得喘不上气。

    “东西我已经带来了,放了小轩!”我将皮箱子丢在了桌上。

    那袁静雪穿着一件黑衣裳,始终保持端坐,不急不慌:“我怎知你的东西是真是假。”

    我将箱子打开:“鬼衙金库,对于你们而言,或许是一个藏宝洞,是财富、权力的象征,但对我而言,鬼衙金库是我们云家的一个毒瘤,害了我们一代又一代,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金银财富,悲欢离合,我都尝过了,方知人世间最珍贵的不过是亲人和爱人,你觉得,我还会趟这浑水吗?”

    我本就将鬼衙金库看做一颗热乎乎的炸弹,因为这个秘密,我父母惨死,弟弟被囚,家破人亡,所以说起鬼衙金库,我唯有满满的恨意!

    她见我情真意切,终于微笑起来:“你倒是个明事理的,不过可惜,你的家人不明白。”

    “所以,果真是你派人杀了他们?”我问。

    “如果是我杀了他们,我还会坐在这儿吗?”她嘲讽地语气说道:“他们怪我太过妇人之仁,一直留着苏家没有下手,说起来,我也是因为你们苏家而失了势。”

    看来,果然是洪门的人杀了我爹,只是没想到,袁静雪竟然是因为这件事而被赶出了洪门,不断被人追杀,不得已才来到上海自立门户。

    她叹到:“成王败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现如今言败,还为时尚早。”她说完后,我将青铜片推到她的面前:“此物于你是宝藏,于我是废品,我不求荣华富贵,称王称霸,我只想换回弟弟,跟他一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我的诚意都写在了脸上,虽然手中的青铜片是假的,但袁静雪还是相信了几许:“你且等着,此物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她拍拍手,进来一个穿着灰色长款呢子杉的中年男人,脸上有隐隐的络腮胡,那人手里拿着一套工具箱,对着袁静雪点点头,便放下箱子,戴上白手套,将青铜片摆在了垫着绒布的桌上,当他将形状各异的青铜片拼接在一起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青铜片看起来如此怪异,但却被白少安聚在一起了,因为这青铜片拼凑在一起后,是一条龙的形状!

    “这不是龙,是虺,《述异记》载:“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是指龙的幼年期。”那男人说道。

    袁静雪紧张地问:“年代如何?”

    他拿在手里不断鉴赏,看来是个古董行的人,在那一行里,这叫掌眼,辨别古物的真假。

    “此物确实是西周之前的产物,为陶范制作,且一器一范,手工镌刻,绝无重复之纹路。”说着,他用放大镜对着这青铜片,我才发下,在斑驳的表面上,确实刻着深深浅浅的花纹,每一个花纹都是不同的,上面仿佛有一些人物,不知道表达什么。

    那男人看完了所有的器物,惊讶道:“这……这是三青鸟驮西王母飞升图。”他惊讶道:“原来,传说都是真的!”

    听到是真品,又听到了西王母飞升,袁静雪来了兴趣:“据说在那昆仑之山,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围三千里,周围如削。下有石室,方百丈,仙人九府治之。上有大鸟,名曰希有,南向,张左翼覆东王公,右翼覆王母。背上小处无羽,一万九千里。王母岁登翼,上之东王公也。”

    男子点点头:“西王母是上古时期的一位绝色佳人,亦称金母、西华金母王母,是统管女神仙的领袖。三界中的女子修炼成仙,首先要向她朝拜。没想到,竟然在西周之前的青铜器上,就刻有了她的故事,看来,此言并非传言也。”

    看完之后,我将青铜片按在手下:“东西已经验过了,你同意放人了吗?”

    袁静雪笑道:“进来吧!”

    一个手下双手托着一幅卷轴走了进来,看到那卷轴,我觉得颇为眼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