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5.恢复记忆
    “你睡了吗?”白少安问了几句,听见我没说话,他以为睡了,便自顾自笑了起来:“看来,我的故事很催眠嘛,那我们……就梦里见吧!小柔,我爱你……”

    我的心跳,在深夜中不断加速,就算封印他的记忆,他也还是再一次……爱上了我!

    而且我们俩还发生了关系,纵使我们算是重新认识了,但身体的记忆是不会骗人的,他一直都记得我的敏感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我弄得柔弱无骨,就像一剂毒药,深入了我们的骨髓之中。

    我想,我让他封印记忆,已经没有意义了。

    因为他再一次爱上了我,我再一次……成为了他的软肋。

    第二天一早,就让尹恒给他解除封印:“事情的发展,超乎我的意料,无论我如何远离,如何拒绝,只要我叫苏小柔,只要我们见面,他都会冲着我而来,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我们的关系,注定兜兜转转,无法割断。”

    尹恒见我又抽烟了,他本想帮我拔掉,但还是没敢动手:“行吧,我可以帮他接触封印。”

    尹恒说完后,便回去了,在房中作法,我慢慢回到小阁楼,刚进门,就见到房间一片狼藉,就像被人给打劫了一般,一双血红的眼睛,正从破烂堆里狠狠地瞪着我。

    “你……你怎么了?”我问道。

    他捂着撞青额头:“如果不是尹恒替我解开封印,你还想骗我多久?”

    “你……都记起来了?”我轻轻合上门,背靠着门板:“对不起……”

    白少安的神情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心疼:“你为了我,嫁给凌风音,封印我的记忆,是打算一辈子都跟我毫无瓜葛了,对吗?”

    “我是不想成为你的掣肘,少安,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你从我面前灰飞烟灭的感觉了!我会受不了的!”我捂着胸口,当日在司令部看到他化为灰烬,我真的差点没挺过去。

    白少安冲到我面前,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拥吻,用那条灵活的小舌不断索取,仿佛要将我吸干,才能发泄他此刻的情绪。

    待我们快窒息时,他终于松开口,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你为什么那么傻,让我重获新生,让自己守着过往,还要看着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难道这样,你就不会难过了吗?”

    “我……我没事,我只想你好好的。”我已经哭得不成人形了,两个彼此付出真心,爱得轰轰烈烈的情人,为了对方不断地付出,不断的迷惘,但最后,还是敌不过缘分的安排。

    幸福,相守,痛苦,离别,各种情绪夹杂在这一段感情之中,苦涩地相守在一起,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宿命让我们从小定了亲,宿命让我逃了婚,而兜兜转转,我又跟他在一起了,或许穷极一生,我都无法摆脱他了。

    “小柔,我不怕死,我只怕我的世界没有你……”他与我十指相扣:“从今往后,无论发生什么,无论面对何种风浪,都让我们一起面对,好吗?”

    我点点头:“好。”我心里默默念道:我终究还是成为了他的软肋,此次救回小轩后,如若今后,有人再想利用我害死他,我会选择一条最惨烈的路,不让敌人的阴谋得逞!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三子前来敲门,当我打开门时,脸上的泪已经消失了,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

    白少安穿着一身军装,是我最喜欢的模样。

    他说:“你们先去,我随后就来。”

    “路上小心。”

    我刚跟他走出去,三子就贼笑贼笑的:“你说,你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辛苦的是你,难过的是你,到头来,你们又在一起了。”

    我说:“我原本没试过,想试试能否改变命运,总抱着希望人定胜天,可没想到……我还是拗不过命运。”

    三子替我拉开车门:“既然无法改变命运的轨迹,那就……欣然接受吧!”

    我点点头:“对,欣然接受。”

    这一切说开后,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缘分这东西,看不见莫不着,却拥有让人胆寒的可怕力量。

    然而我也相信,命运不会那么残忍,不会让我们遗憾而亡。

    随着车轮滚动,朝着和平饭店驶去,车上,一名脸熟的手下,名叫张双的一个小个子对他说道:“大哥,我们的兄弟已经坐船抵达了。”

    三子整理了一下西装,他今天特地抹了头油,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还穿上了复古的三件套,也就是衬衫、马甲和西装,看起来就像去参加市长竞选,派头很足。

    他说道:“来了,就好,让人都守在和平饭店,有事的话,从外面杀进去。”

    “以枪响为信号?”他问。

    三子刚想点头,我就说到:“不行,他们很可能会没收我们的枪,还是以摔杯为信号吧!”

    这张双点了点头:“还是苏小姐考虑周到。”

    没坐多久,我们就抵达了和平饭店,这是一家位于外滩和南京路的著名饭店,是一个俄国人建设的,他的特色是汇集了全世界九个国家的特色来设置的套房而我们今天开会的房间,就选择了德国风情。

    来到厅内,有专门的青帮人员接待我们,手上拿着请柬,才可入内。

    我挽着他的胳膊,静静地站在一旁,三子将请柬送上后,那人的眼神始终在我身上游荡,三子怒瞪一眼,那人赶紧把请柬交还:“两位里面请。”

    我手里提着一个小箱子,装载着白少安给我准备的假青铜片,想着很快就要见到小轩了,我就心情激动。

    这通往九国特色房的房间,是专门的电梯,听说楼上都被青帮给包了,五个帮派先在德国厅里议事,然后,根据各家的合作需求,再去其他房里单独商议。

    当电梯缓缓来到楼上,刚出电梯门,就有两个青帮的人拦住了我:“苏小姐,您好,主子先请您移步美国厅,让您见一个故人。”

    三子还想说什么,我点点头,让他别担心,好好的去开会:“放心吧,我是去谈生意的,不会有事。”

    我拍了拍他的肩,然后阔步跟着这名手下:“走吧,去见你家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