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4.惊天大秘密
    当听到这个名字时,我差点没惊讶得从床上翻身跌落,他说什么,他说……他叫凌风音?

    老天爷,这不是开玩笑吧!难道复活的不是白少安,是凌风音?还是说,他原本应该是凌风音,却成了白少安。

    白少安对我说:“我八岁以前,都是生活在凌府,名叫凌风音。但在我八岁那年,家中遭遇了一场变故,一群人手上纹有蛇吞尾图腾的人冲进了我家,将我家中上百口人悉数杀了个干净,而那晚,我就在家里,躲在家中的阁楼之上,被父亲的心腹李叔捂住口鼻,逃过一劫。”

    白少安说起这段往事,情绪依旧久久不能平复。

    “当年,李叔将我带到了白家太爷面前,老太爷当年欠我爹一条性命,听闻凌家遭此横祸,他冒死收留了我,对外宣称我是他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的儿子,带我回家认祖归宗,由此,我便成了白家最小的六儿,白少安!”

    听闻他的话,我眼眶都湿了,原来,他才是真正的凌风音,他才是那个跟我有婚约的男人!兜兜转转,我原来爱上的人,就是我应该许配的男人。

    真是命运弄人啊!

    白少安继续说道:“我到了白家之后,白老太爷很疼我,一直都保护着我,不仅送我念书,还送我去了黄埔军校,当时关于我凌府的事,李叔查出了些眉目,好像是跟我从小缔结婚约的那户人家有关,我回忆儿时,确实听母亲说过,我跟重安镇苏家有过婚约。”

    白少安在黑暗中,扭头对着我:“那个人就是你,对吗?”

    我们去过重安镇了,整个重安镇能有几个苏家?他自然是猜到了,我点点头:“没错,我也是得知从小跟凌家有婚约,可是,我听闻的凌家出事,时间没有那么久远。”

    白少安说:“你可知是为何吗?”

    “为何?”

    “故事继续从我八岁那年说起,我们凌家被屠,结果也就一夜功夫的事,凌家又活了过来,有一群人处理了凌家的尸体,装成凌家人,甚至还找来了一个小男孩,称之为凌风音,你可知他们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鬼衙金库的秘密!”我明白了,那些人杀了凌家人,一夜之间鸠占鹊巢,伪装成凌家,想要跟我苏家接亲,让套取鬼衙金库的秘密!真是好心计啊!

    白少安说:“当时我正在军校学习,管得很严,没办法处理这些事,只能由李叔一人孤军奋战,待我毕业时,毕业典礼上白家人都来了,我唯独期盼的李叔却没有出现,我等来的,是他被人暗杀的噩耗。”

    “当时,他查到了苏家,就被人发现给杀死了,我就算想报仇,就凭自己这点能耐,怕是还未报仇成功,就把自己暴露了,跟李叔一个下场,于是,我拼了命的在沙场上换功勋,我深知只有成为强者,才有能力给他们报仇!”

    所以,这就是为何白少安如此拼命的原因,而且他站对了队伍,跟宋世元打下了这一片天地,成为了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大司令。

    “当我当上华东军区大司令后,我前去了重安镇调查此事,然后……”白少安晃了晃脑袋:“然后后面的事,我有很多都不记得了。”

    我却觉得有些难过,果然,白少安当初来到重安镇,是为了鬼衙金库,为了报仇的事而来,并不是单纯的接近我。

    可现如今,我也释怀了,不管他过去是因为何种原因接近我,我都相信,他是真心爱我,他从未想过伤害我。

    “等我再次去苏家时,苏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很想知道,苏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丢掉烟蒂,长长地将烟雾吐了出来。

    我说:“在回答你之前,我有一个问题,你能如实回我吗?”

    “你说。”他的嗓音低沉暗哑,如晦暗不清的河底沉石。

    “你接近我,是为了调查苏家,对吗?”我鼓起勇气问到。

    “是,但更多的,是我想接近你,我不知道你信不信一见钟情,我第一次在大华饭店的电梯里见到你,就感觉到了心跳,可是那时候,我不愿意承认,我故意无视你,我以为,这只是一个错觉。”

    “可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却每晚都会梦到你。在我的梦中,我和你是在重安镇相遇的,我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踏水而来,你站在岸上,像天仙下凡,我梦到了很多很多,梦到你跟家人闹翻,与我私奔,梦到我们一起欢愉地度过每一个夜晚,梦到你站在窗口等我,又在窗前送我别离,我梦到你嫁给别人,我疯了似的想要折磨你,却还是忍不住爱你……我梦到……我梦到你死了,我恨不得从悬崖上跳下去,陪你一起在黄泉路上不孤单,我梦到我再次见到你,是在一个西南小城里,看到你还在,我差点忍不住冲上去,跟你拥吻在一起,但是……我不能!”

    白少安说到最后,眼泪不知不觉掉了下来:“我梦到我们有孩子,可是孩子却没了,因为这件事,我跳到河里去哭泣,因为我不能让任何人见到我哭,不能让人见到我痛。我梦到我们回到了平城,但你却恨我,你不会原谅我了,我很着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梦到你要开舞厅,我只能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你,担心被你发现,拒绝我的好意,我过得小心翼翼,我对你思之如狂,我有很多很多话想对你说,但是……却又无从开口。”

    “幸而,在梦里,你还是爱着我的,我们后来在一起了,拥有了一段美妙的时光,我很珍惜,我甚至都把公务带回屋子里来做,就为了陪着你,能多看你一分一秒,我的生命就不算虚度。”

    白少安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你知道吗?因为你,我现在都喜欢上睡觉了,因为睡梦里,我们的生活还在继续,这几天,我做的梦,都是甜蜜的,以及……”他没有说下去,不要脸的说:“直到今日我才发现,跟你的感觉,和在梦里的欢爱,是一模一样的!”

    他轻声说着,我却没敢再吱声,眼泪默默地流淌下来,浸湿了枕头,原来,他都记得,他没有忘记我们的过去,只不过是在梦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