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3.白少安的身世
    我压低了嗓子说:“自然是跟青帮接触,救回小轩。”

    三子说:“正好,明日就是会面知识,方才青帮的人已经送来了请柬,明天早上在和平饭店会晤。”

    “我和你一起去。”现如今只能让我装作三子的女伴,才能跟他一起进去。

    白少安一听,立刻否决:“不行,太危险。”

    “我必须要去救小轩。”我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上场。

    “我陪你去。”白少安握住了我的手,尹恒惊讶道:“你俩什么情况?”

    我抽回了手:“没什么情况。”

    “都睡了,你还不承认吗?”白少安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赶紧红着脸,故作无视说:“啊,电影真好看。”

    “是啊,这外国女人鼻子真高……”

    “他们的布景真好,那花花草草像真的一样。”

    我掐了他一把:“不要脸!”

    他讪笑着清了清嗓子:“行了,你们也别装了,明天的事已经安排好了。”

    说完后,他给王副官使了个眼色,王副官从座椅下取出一个小巧的皮箱子,里面是几件青铜器的碎片,看起来不像是仿的,应该是某个朝代的古董吧!

    “你这是……”我皱着眉头问。

    他说:“袁静雪只知道你手里有青铜片,并不知晓是什么,所以,我帮你准备了这些东西。”

    “你是说,让我骗她?”我想,这也不失为一种计策:“可是,她是那么好骗的人吗?”

    “所以,还需要一个卷轴。”他话音刚落,就从箱子底下拿了一卷卷轴,我问:“你想做什么?”

    “你能跟她交易,我也能跟她交易,得到了你的青铜片,也只是离鬼衙金库进了半步,有这个卷轴,她才能找到鬼衙金库的大门。”

    江月白见我们不明白,笑着告诉了我们一个秘密,原来,在得到鬼衙金库卷轴之后,白少安就知道,天下间各方势力,是不会放弃寻找鬼衙金库了,于是,白少安一直装傻充愣,不惜对付叶荣生,造成鬼衙金库卷轴有一半下落不明的迹象,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制造一个假的鬼衙金库入口。

    “既然天下人都对此趋之若鹜,那我就给他们造一个好地方。”白少安说,天下人都没有见过鬼衙金库,所以,鬼衙金库是何样貌,无人能知,他只不过移花接木,将昆仑山西王母传说中的金箓延寿道场道场遗址变作鬼衙金库的入口。

    “那里一定有东西吧!”我猜测,这番折腾,他必定是设下了陷阱。

    “没错,那里是一处通往天堂和地狱最近的裂口,在冰层的裂缝之下,是滚滚岩浆,贪心的人,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而白少安手里的这幅假卷轴,已经假的青铜碎片,就是为了将他们引到昆仑山的。

    可是谁又能猜到,鬼衙金库真正的入口,不是在西边的昆仑,而是在东边的天津外海域呢?

    “不确定,这东西,能骗过他们?”我再次确认,因为我不能拿小轩的性命开玩笑。

    白少安说:“放心吧!”

    这时,梁友青对我们说:“有件事,或许你们还不知道,刚才我的线人来找我,说青帮临时换了人来负责帮内事物,不再是杜俊恒掌权了。”

    “马上就要开大会了,怎么可能临阵换将呢?”我思索道。

    白少安点点头:“临阵换将是大忌,除非,这个大将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连将功补过的机会都没有。”

    他问道:“现在青帮是谁掌权?”

    “听说是个年轻人,来路不明,无人能查他的的底细,但很奇怪,所有的人都怕他。”

    到底是怎样的人,会让青帮的那伙死都不怕的人,如此惧怕?

    我们大家都很好奇,也就更期待明天的见面了。

    今夜,大家就此散了,回到我和白少安的小阁楼里,阁楼是单独一间在顶楼,很安静,白少安与我虽处一室,但却遵守了诺言,没有再碰我,洗漱完后,他走到我的床边,俯下身,轻轻吻了吻我的额头:“今天你辛苦了,快睡吧!”

    他拿着一床毯子,走到了吊床处,翻身上去后,盖上了毯子,摇摇晃晃的在夜色中望着我。

    我有点睡不着:“白少安,你给我说个故事吧!”

    白少安躺在上面,轻轻晃动着:“我没有什么故事可说。”

    “我想知道你小时候的事。”跟他在一起那么多年,我从未听过他说小时候的事,一次都没有。

    他将目光移向窗户外,对着星空,犹豫了一会儿后:“你真的想听?”

    “我想。”我想了解他,我想知道他小时候过的是什么生活。

    白少安说:“这个故事,如果不说,我都快忘了。”

    我们隔着几步之遥,睡在各自的床上,开始敞开心扉。

    他对我说:“我有一个秘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包括白少恒和白远卿。”

    “是什么?”我来了兴致。

    他说:“我并非白家人。”

    此话一出,我猛然间从床上弹了起来:“什么?你不是白家的人!那你岂不是……冒名顶替的?”

    这可是个世纪大新闻啊!

    我有点糊涂,也有点害怕了:“你究竟说的是,你不是白家的人,还是说,你压根不是白少安。”

    他轻笑道:“想什么呢,天下间这一个白少安只此一人,我的意思是,我不是白家的人,却入了白家,顶替了白兄弟的名字。”

    我下巴都吓得哆嗦了:“你你你……你说什么胡话呢,你怎么可能不是白家的,还有,你说白兄弟,是什么意思?”

    白少安似做了一个决定,对我开了口:“这个秘密,天下间除了我,只有你知道,这个故事很长,你敢听吗?”

    他说这话,就意味着听了他的身世,我就要跟他穿一条裤子了,以后都跑不掉了,我点点头道:“你敢说,我就敢听!”

    白少安在黑暗中点燃了一根烟,不知是什么牌子的,竟然有一丝丝的薄荷味,他深呼吸一口气说:“我本家姓凌,名叫……凌风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