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2.同住一间房?
    我觉得白少安不是重生了,而是重新投胎了,变成了一个死皮赖脸的无赖,不仅故意跟隔壁的大哥较劲,对方的女人叫有多大声,他就要狠狠地来,让我更大声,完事了,不仅还跟隔壁的相互恭维,仿佛是一场长跑结束,相互祝贺成绩一般,到了我这方,就变成以弱示强,要我负责了。

    堂堂一个大司令,要不要脸。

    随着我们不断拌嘴,上海站就要到了,白少安这才起身穿好了衣服,我跟他约法三章:“今晚的事是意外,过了就不提了,只此一次,绝无下次。”

    他一副泼皮无赖样,贴好了自己的胡子,抹去了脸上的唇印:“万一是某人控制不住自己呢?”

    “不会的。”我斩钉截铁地说。

    “走着瞧吧!”他支起胳膊,我挽着他,却感受到他的手肘在有意无意地摩擦着我这刚被他搓圆捏扁的馒头,我撞了撞他:“无耻!”

    他低下头吻着我的脸:“我只对夫人无耻。”

    车到了终点站,大家纷纷下车了,我们刚拉开门,就见到了隔壁的大哥,出乎意料,不是个壮汉,而是个又矮又瘦的中年男人,他身上穿着绸缎的长衫,左右两边各自跟着一个女人,一个年纪还小,莫约才二十不到,青涩可人;另一个年近三十,却风韵十足,我们几个女人对视了一眼,全都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那男子与白少安相视一笑,各自散去。

    我胳膊肘拐了他一下:“看吧,多尴尬。”

    “有吗?”他说:“我若技不如人,若败下阵来,才是尴尬,可惜……我并没有。”

    我瞧着这中年男人的背影,叹道:“还真是老当益壮啊!”

    他只手遮住我的眼睛,不让我看:“他啊,你想都别想,以后你是我的。”

    “混蛋,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了。”我咬他指头。

    他快速躲开:“那我是你的,成吗?”

    我懒得理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这小小的包厢,里面还残留着我们欢爱的气息,刚准备迈步,却发现浑身上下酸得厉害,特别是……某处。

    紧赶慢赶,我们终于在夜里来到了不夜城上海,这是我国重要的通商口岸,繁华都市,大街小巷充盈着灯红酒绿,弥漫着靡靡之音,洋行林立,租界繁多。

    来到这儿,我觉得跟平城有些相似,可是也仅有不同,平城虽然也是重要的商埠之地,也是洋楼满街,可是,没有任何租借,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外国人。

    可是上海,随处可见都是各种肤色,各种发色的人们,女子穿着也更为前卫大胆,露背的,露腿的,以及当街拥吻,都随处可见。

    白少安和我坐在黄包车上,听着拉车师傅用夹着上海话的口音与我们介绍:“侬好,侬是第一次来上海吧!”

    白少安说:“之前来过,但没好好玩过,上海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那人笑道:“是带夫人来的伐,那好,我就推荐几个好地方。”他说了几个地方,百乐门、外滩的十里洋场、跑马场、中山公园、城隍庙……

    白少安搂着我:“夫人,你想去什么地方?”

    我瞪了他一眼,我来是办正事的,哪有心情去玩耍:“随你,夫君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

    我怎么觉得他不怀好意呢?

    待车夫把我们拉到了浦江饭店,这是一幢落于外白渡桥北堍东侧拐角,十分宏伟的西式建筑,对面就是有命的百老汇大厦,这桩楼内的设计,十分有特色,是仿照船舶上的样式来做的,就好像进入了一艘大游轮里。

    门童将我们引进去,白少安直接拿着房门钥匙,连等级都没有,直接带着我上了顶层的小阁楼。

    “怎么只有一把钥匙?”我急了,他狡黠地一笑:“我们是夫妻,住两间房,不是很奇怪吗?”

    “你又想占我便宜?”我生气了,提起箱子就要走,他拉着我:“行了,我不会碰你的,放心吧,你睡床,我睡别的地方。”

    进去后,我终于明白,这别的地方是哪儿了,就是一张吊床。

    我也懒得理他,只要不再碰我就好,我这身子骨被他在车上一顿折腾,差点没散架,得养几天才能回过精气神来。

    我浑身脏兮兮的,赶紧憧憬洗手间去好好地洗了一顿,出来后,白少安裹着浴巾,从另一处房门出来,浑身满是湿气:“这边有温泉,你泡吗?”

    好家伙,有温泉不告诉我,偷偷去泡了才说,我赌气道:“不泡了。”

    直接问他:“尹恒和三子他们呢?”

    他用毛巾擦了擦滴水的头发:“别急,我自会带你去汇合的……”

    我们换好了衣服,先去楼下吃了晚饭,不,这会儿应该叫宵夜了,然后他带我去三楼的一个暗房里,是一间小型的电影院,里面只有几个座位,已经坐了人,我们进去后只能看到后脑勺,白少安将我请到了空着的座位上,我刚过去,就看到了几张熟悉的脸:尹恒、三子、梁友青、江月白和王副官!

    “你们早来了!”看到他们没事,我就放心了。

    尹恒说:“这次多亏了白司令的安排,我们才能顺利到达。”

    “难不成,路上发生了什么?”我问道。

    他们纷纷点头,尹恒告诉我:“飞机降落在海上飞机场,倒没什么事,就是入城的时候遭到了埋伏。”

    三子也说:“我们的船快到上海外滩港口时,也中了埋伏。”

    江月白说:“少安早就知道他们会埋伏,便早早做了安排,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在想,白少安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不论如何,大家平平安安在这边聚首,就已经是最大的幸事了,接下来如何做?

    白少安让我们稍安勿躁,他回头对着服务生点点头,那人便关上了房门,放映了电影,居然是有声的!我还是第一次看有声的电影,真是太稀奇了。

    听到电影的音乐和说话声起来,白少安这才开口道:“下一步,你们打算如何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