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1.既甜蜜又刺激
    那人一瞧,我香肩半露,赤条条的压在他身下,他们看了一眼画像,赶紧退了出去:“打扰了,打扰了。”

    当门关上后,突然间白少安一口吻住了我的脖子,我刚想骂人,就见那门缝偷偷开了一条缝,心下一紧,原来对方还留有后手,于是配合地轻哼起来:“夫君……嗯……”

    那人关上房门,终于去了隔壁,这时,只听见又是一阵撞门声,我担心起来:“王副官他……”

    白少安用手指压着我的樱桃唇:“放心,他不会有事。”

    果然,当门被撞开后,我听见有人说:“这儿的人跑了!”

    那为首的头目吼道:“还不快追!”

    于是,一堆人从窗口跳出去追了,另一部分继续查人。

    我这才松了口气,还好王副官机灵,自己逃了不说,还帮我们引开了敌人。

    这时,我回过神来,见到白少安脸色潮红,正盯着我修长的、象牙般洁白的脖颈,然后一路向下,望着我微微丰腴的身躯,满面满眼都是期待。

    我满面娇羞地低下了头,空气中,升腾起一阵夺人魂魄的迷人的香味,仿佛在梦境中一般。

    他拉着我的手喃喃地说:“小柔,我怕……我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一个火热的,坚硬之物,就抵在我平坦绵密的小腹之上,我此刻心烦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的一切,都让我怦然心动。”说完,他张开双臂,将我搂在他温暖的怀中,没等我开口,他就吻上了我的唇,那红润、泛着酒香的嘴唇紧紧贴上我的双唇,紧紧吸吮着,吻得天昏地暗。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接吻,但却像是那第一次,温柔,略带生涩,小心翼翼的探索。

    我的身体,也很快就有了反应,被激发起的热情使我的面颊涌起一片火热的,淡淡的绯红,秀目似闭似睁,目光迷离,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不断扭动着身体,全身的曲线毕致。

    他得到了回应:“小柔,我就知道,你也喜欢我,对吗?”

    不是喜欢,是爱。

    我不知道跟他再次发生关系,会有怎样的后果,最差,也不过是再一次爱上,再一次步入轮回吧!

    我的理智在告诉我,一定要冷静,要冷静,不能跟他再次胡来了,可是……身体却经受不住他的撩拨,就算失去记忆,他也能轻易地找到我所有的敏感点,让我无法拒绝。

    他颤抖着双手,轻轻褪下我最后一块遮羞布,一个雪白的美艳酮体,横陈在了他的面前,让他血脉贲张,浑身一阵颤栗:“小柔,你好美。”

    我伸出细嫩、纤柔的手遮住了脸,引得他噗嗤一笑:“你又不是第一次了,还如此害羞?”

    “是啊,你嫌弃吗?”我问。

    他轻握着我这对尖挺的白鸽:“我介意,所以,今晚你要遭殃了……”他抬起了我修长的双腿,盯着我最隐秘的那块新大陆,在这狭小的车厢内,在门未锁的情况下,他就这样将我的腿一寸一寸地分开,欣赏着谜一般、梦一般的禁地。

    我感觉好难为情,娇声道:“你看什么呢!”

    “好奇。”他就像初尝禁果的小男孩,对我的一切都是好奇的。

    而他身上的那把利剑,早已经直挺挺地立在身前,但他却丝毫不急着进入,而是将我放下,只手探向了我的密林:“长夜漫漫,我们慢慢来……”

    一阵麻意传来,我嘴里传出阵若有若无,时断时续,在如此心醉神迷的美的夜晚,室外杀机四伏,室内暧意融融,柔情似水,春色无边。

    我们目色迷朦,满面酡红,我已经快忍不住了:“别玩了,不玩了。”

    “不玩?晚了!”他纵身一挺,进入了一个极其温柔的地方,开始释放起来。

    “站起来一点,乖……”他搂着我半坐起来,背部贴在了冰冷的墙壁上,隔壁传来阵阵夸张的叫声,而我们这边,确是隐忍的喘息,相交呼应,成为一道交响。

    “你……你轻点……停下……”我感觉到花蕾被一阵搅动,酥麻之感传遍全身,快要把持不住了。

    他感受到了我的变化,硬邦邦的臌胀起来,深深浅浅,不断试着朝着那花蕊处刺去,双手也不老实,轻轻拈着一对红豆,让我欲仙欲死:“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

    “我们在……在……”我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了。

    “所以,我怎么能停下呢?”他的撞击,带着我扭动起来,我再也控制不住,疯狂地叫出了声儿……

    火车这时突然发动了,一阵猛烈的摇晃,倒是顺着白少安发了力,我被按在墙上,单腿高抬,快感发出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整个室内春意见盎然,情爱无边。

    随着车轮的转动,一耸一耸的前进,我的某处紧紧贴合着白少安,仿佛触电一般,麻麻痒痒的,从下身直传到全身各处,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俩从**的**中渐渐平静下来,亢奋的情绪渐渐平和了下来。

    白少安趴在我的身上,轻轻地吻着我的脸、我的眼睛、我的嘴唇,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那情形分明是过去的影子,充满了爱意。

    我难为情地将头转向另一边,隔壁的战争早就鸣金收兵,那汉子听到我们这边攻城略地也已结束,敲了敲墙:“兄弟,你也是够持久的。”

    白少安笑了起来:“彼此彼此。”

    我锤了一拳他的胸口,就在这人来人往的火车之上,连门都没锁,他竟然就将我吃干抹净,狭窄的沙发上,堆满了吃食的桌上,冰冷的窗上,隔音效果奇差的墙壁上,这些地方都留有我们欢爱的影子,既感到刺激又让人难为情。

    到了最后,他的某物还软软的塞在我的身体里,依然被我夹裹着。

    “我没想到,我们第一次会如此默契合拍。”他埋首在我的身上:“我有点贪恋你的身体了。”

    我赶紧将他推开,拔出某物,掏出手绢擦拭这身上的黏腻:“仅此一次,再无下次。”有条不紊地穿上了衣物。

    他仰天长啸:“果然是个穿起衣裳就不认人的女人。”他抱着我,不让我穿衣,耍赖道:“不行,你要对我负责。”

    “什么?”我吓得嘴巴都合不上了:“你还真有脸说这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