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0.火车香艳事件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火车怎么停了下来?

    白少安警觉地给王副官一个眼神,他立刻说:“我前去看看。”

    王副官走后,白少安对着门外看了一圈,将房门紧闭锁上了,随身携带的手枪拿了出来,上膛之后握在手里,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我守在窗边,朝外瞅了一眼,刚看到前方聚集了几个穿工作服的人,就被白少安一把将窗帘拉上了:“危险!”

    “我只是看看。”我嘟囔一句。

    “现在情况未明,不要暴露自己。”他说完后,将我挡在身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

    我也掏出手枪:“谁要你保护,我自己也行的。”

    “口是心非,到时走着瞧。”他嘴上虽说着,但却把我护在了身后,他的举动,让我想起那天在家门口大战洪门之人时,他将我保护得极好,一点伤都没有,果然,白少安的本事,也不是盖的。

    煎熬地等了一会儿后,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门前定住,敲门的声音是两短一长,白少安听闻这暗号后,微微开启了门,透过门缝确定是王副官一人,这才将门打开:“进来。”

    他进来后,脱下了头上的帽子,白少安反锁了房门:“什么情况。”

    王副官说:“火车的炉子出了问题。”

    我这才知道,原来火车是烧煤的,行到一半,炉子出了问题,导致车走不了了,只能先修,修好了才能走。

    “怎么那么倒霉啊!”我嘟囔着。

    白少安让我稍安勿躁:“既来之则安之。”

    王副官道:“我看着火车是老款了,看来炉子也要寿终正寝了,苏小姐别担心,这里离上海估计也有几个小时的路程了,不行我们看看附近有马匹不,骑马走。”

    正说着,窗外传来一阵雷鸣,不一会儿,端午水就下了下来,这雨不是瓢泼大雨,而是淅淅沥沥的小雨,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晴不了,看到外面的雨不断落下,我轻叹一句:“得了,骑马也不合实际了。”

    王副官说:“咱们要不等等?”

    白少安双手枕在脑后,坐在了沙发上:“我看这事不简单,咱们就等着吧!”

    我打开了一块面包:“还好车上有吃的喝的,这个天儿也不算冷,冻不着。”

    白少安笑道:“现在,也只有你能安心吃喝了。”

    “天还没塌下来,我难道不活了?”我撕了一块面包塞进他的手里:“多少吃点。”

    他接过后,笑意盈盈的将面包送到嘴里:“等着吧!”

    这一等就等到了夜里,夜深了,王副官去隔壁盯梢了,我和白少安孤男寡女待在一起,别说气氛还真有点怪怪的。

    这时,隔壁包厢里传来了一阵奇奇怪怪的声音,先是很小的摩擦声,悉悉索索的,而后是男女混合的喘息声,结果演变成一阵阵呻吟。

    听到后,我脸都红了:“他们……”

    白少安笑着,似看到我脸颊上隐隐透出淡淡的红晕,他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男欢女爱,人之常情。”

    “可是他们也不能在这种地方乱来啊!”我正说着,背后的墙壁就轻轻慌了起来,一阵一阵的,好像要把墙给拆了。我

    气氛变得暧昧起来,我捂着耳朵,用脚踹了一下木墙:“小点声儿。”

    结果这一来,声儿没小,对方像斗气一般,反而叫得更大声了,还是俩女人的声音。

    一个清脆婉转,一个高亢夸张,还有个男的在吼:“隔壁的,你管得着吗?”

    “他……”我向白少安求助,白少安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气死我了。

    “你是不是也喜欢听这些?”我叉着腰问道,然后目光下移,看到他的小帐篷并没有支起来,看来他并不感兴趣呀,可为何不制止呢?

    这时,白少安对我说:“别着急,动静越大,对我们越有好处。”

    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很快就明白了,因为有人聚集在了我们的车厢,白少安微微开启了一下房门,透过门缝看去,然后朝我招招手:“你来看。”

    我过去一瞧,见到了一个老面孔,就是那日逼我回家拿青铜片的洪门小头目。

    只是今天他换了装束,穿了一身警服,换了一身皮儿,手里拿着几张画像,其中一张看着倒像是我,他应该是来寻人的。

    我赶紧关上了门,用气声道:“他怎么来了?”

    白少安说:“我就说这车坏得蹊跷,早不坏晚不坏,偏要在快进上海城时坏掉,恐怕,是有意为之。”

    “那怎么办?”我紧张起来,手心都出汗了,现在那洪门的人装成了官爷,我们倒成了通缉犯了。

    白少安让我冷静一下,听听隔壁的反应。

    果然,他们去敲隔壁时,被那彪悍的汉子再度骂了起来:“我日你仙人板板,大爷我在办事,谁人敢来打扰。”

    “开门,警察查人!”

    “我滚你妈的一身狗皮子,老子没犯事儿,又不是通缉犯,你敢扰了老子的好事,我让你上头办了你!”

    正骂着,就听见一阵踹门声,里面闹哄哄的,然后洪门的人又退了出来:“不好意思大哥,我们不知道你在办这事……”

    “滚!”那人骂道,他们出来后,马上就要查到我们这儿了。

    “怎么办?”我问他。

    他瞟了瞟隔壁,当着我的面,将衣服脱了,解开了裤子的皮带:“你……”

    “快点,人快来了。”他正说着,对方已经来敲门了:“开门开门。”

    我也顾不上其他了,赶紧将头发一散,遮住了面庞,旗袍快速地一脱,裹了一床毯子在下身,坐在沙发上张开双腿,紧紧抱住了白少安。

    白少安狡黠的一笑,目光下移,正对着一对几乎飞出的小白鸽:“夫人,我们真默契啊。”

    “小心我戳你眼睛。”我皱着眉头,捧着他的脸,亲了一脸的口红印,这下,论谁都忍不住他了。

    门口有人开始砸门了,白少安低声说道:“夫人,你这样还不够逼真啊!”

    说完,他伸手到我的后背,轻轻一解,我的内衣就崩开了:“你……混蛋!”

    话音未落,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白少安伏在我身上,用身体将我给遮住了,我长发披散,遮住了面颊,微微喘息着。

    他回过头,怒目圆睁,压低了嗓子:“搞什么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