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7.捏着他的大宝贝
    我还算是个狠心的女人,为了试出他是真醉还是装疯,当下心一横,就将针扎进了他的手。

    一滴鲜血慢慢在针尖消失的地方出现,他的身子震了一下,但却没有闪躲,也没有立刻醒来,而是皱着眉头,继续在我身上昏睡着。

    我赶紧把针尖给拔出来,都说十指连心,我刚才这么一扎,他居然没什么反应,难道是真的醉了?

    我这才细细回想,刚才我吃饭时,他好像一直都在闷着头喝酒,一副很郁闷的样子。

    看来,还真是醉了。

    于是我大声地叫唤起来:“王副官,王副官!”

    我喊得整个院子都响彻,可王副官却没有出现,我想,可能是白少安交代过,让他不许出现在此打扰,于是我只能将桌上的碗碟一通摔在地上,听到动静后,王副官终于出现了。

    “发生了什么!”他还以为是有刺客来了。

    我将白少安费力地推开:“你再不来,我恐怕就要被压死了。”

    王副官也是第一次见白少安醉酒,满脸的不相信,但还是过来搭把手,将白少安扶了起来。

    我俩一起合力,将白少安架到里屋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房间里的东西都是紫檀木的,散发着淡淡的檀香。

    这个房间十分整洁,家具不过一些必要的必须品,一张紫檀木祥云浮雕大床,一张简易的书桌、衣柜和书架,除此之外,房间里再无其他的摆设。

    将白少安放在了床上,我吩咐王副官:“今夜你哪儿都别去,好好守着他,他喝了酒,万一呕吐,容易呛到喉咙,万一不小心窒息,身边没个人搭把手,那就糟了。”

    王副官卟着边际地笑了笑:“苏小姐,你既然如此关心司令,为何不留下来照顾他?”

    我挤出了一道眼神,我和白少安的事,他又不是不知道,我接触白少安越多,就越会坏事。

    王副官这才想起这层:“好,白司令放心交给我照顾吧!”

    我俯下身子,近距离地望着白少安的脸,被就薰红的脸:“没想到重活一次,酒量却变差了。”

    正要离开,白少安就泥鳅一般一翻身,手脚并用地拽着我,将我按倒在床,将我当成一个绣花枕头抱在了怀里。

    “喂,你……”我回过头,想找王副官帮忙拽开他,结果却发现王副官匆匆逃离了房间,还顺手将门给合上了。

    “混蛋,一个二个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气急败坏地挣扎起来,可身上的那双手脚却越发的紧了,他继续酣睡着,呼吸均匀,双目紧闭,酒气喷洒在我脸上,一起一伏的呼吸,吹动着彼此脸上的细微绒毛。

    这一幕,让我有点恍惚了,也不记得之前多少个夜晚,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相互拥抱,缩在被子里,看月光洒在彼此的眼帘上,交换着呼吸的频率,感受着对方的心跳,一切都放慢,一切都放松,一切都更容易入睡。

    纵使什么都不做,就这样静静拥抱着,我也很幸福。

    可现在,我们再次抱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我却忐忑不安,我害怕,怕自己会忍不住再次留恋这样的温柔。

    闭上眼,不去看他,这样就不会想着他了,可是,俩人拥抱在一起的紧贴感,是如此的特别的,让我迷失在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之中。

    天知道,没有他的怀抱,我每一夜是有多难熬,习惯了他的臂膀,习惯了他轻微的呼吸声,待一个人入睡时,就显得冷清了。

    不知不觉,我放松了身子,胡思乱想中,也放空了自己,连日来的疲惫席卷着我的身体,我也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待我醒来时,一睁眼就见到一个双大眼睛正定定的看着我。

    见到这一双眼,我还有点迷糊,脑子也有点浑浑噩噩的,小脑袋习惯性的钻进了他的怀里:“让我再睡会……”

    我感觉他的身体被我触碰到时,微微一颤,还起了鸡皮疙瘩,一双手攀在我的背上,犹豫地拍了拍:“好,你多睡会。”

    “别闹啊。”我将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贴着他细腻紧实的肌肤,摸着背上线条分明的肌理,心里嘀咕着,睡觉怎么穿这么多。

    以往他都是习惯脱了衣服睡的,他说,脱了衣服好办事,真是个不要脸的人。

    穿那么多,一层一层的,还栓了皮带,这是干嘛啊!

    我的手在他身上游走,轻轻滑动着,小腹上,他身体的某一处正慢慢地变成了铁柱,立了起来。

    这个白少安,每次都这样,我稍稍碰一碰,他就有反应了,然后就会大战三百回合,直到把我榨干为止。

    手不自觉地从他身后绕到了前方,像一条游刃有余的小蛇,一手握住了那方坚硬,轻轻的套弄起来:“怎么又大了?手都快捏不住了……”

    说完后,我感觉到被子里的温度升温了好久度,白少安身上的热气儿连这么多件衣服都抵挡不住了,朝着我脸上喷来。

    我听到一阵怦怦怦怦的剧烈心跳,通过床单被褥传到了我的耳边,震到了我的脸颊,我双腿缠上了他:“喜欢吗?”

    刚问完,我就睁开了眼,眼前刚刚看清,就看到了一件被我扯出的衬衫,以及一件压着的西装礼服,西装?

    理智瞬间出现,瞌睡也立刻被吓醒,我倒吸一口凉气,抬眼一瞧,见到白少安正红着脸,三分惊恐,三分忍耐,三分**,还有一分是满满的疑惑。

    “你……”

    我,我都做了什么呀!

    我的手还握着他的宝贝,简直硬得可以戳穿地面,我吓坏了,手都不知道该不该抽出来,整个人就像灌了洋灰的大柱子,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白少安喘着粗气,一个翻身将我压在身下,两只眼布满了红血丝,像一匹发情的野狼,扑哧扑哧的将欲火喷在我的脸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的手上,还留有他身体的余温,然后吓得魂不守舍:“对、对不起,我职业病犯了!”

    “职业病?”他狡黠地说:“那现在,你不是苏小柔,而是万代兰,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