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6.趣园的惊喜
    “啊?”我走到他身材,他指着亭子外的前方,那里仿佛有亭台楼阁,但都被一层黑纱罩了起来,待我站定后,那黑纱突然滑落,上千盏红色的小灯笼,一瞬间亮了起来。

    红灯迷蒙,水波幻梦,竟分不出谁真谁假了。

    看到那么多红灯笼挂在湖对面的屋舍楼阁上,又一瞬间如星辰般亮起,我的心里是震撼的,这景色真让人美到窒息啊!

    看到他精心准备的这一切,我压制了自己内心的激动和惊叹:“白司令这是做什么?”

    白少安笑得像个孩子,摊开双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做这些,就是为了惊喜和意外?”我转过身去,却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原来白少安追求一个女人,是这样的章法。

    白少安见我冷言冷语的,比那池子里的水还要凉,不由得也失去了自导自演的兴奋:“既然你不喜欢,下次我换一个。”

    我哪里不喜欢,看到他精心为我布置,看到灯火连片星辉灿烂的美景,我怎会不心动?

    可我再怎么心动,也不能表露分毫。

    “我说过,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必再做此无用功。”我坐在了石凳上,上面铺上了软垫。

    白少安坐在我身侧,目光有神,始终盯着我的脸,看到最后,倒是让我心里发毛了:“你看什么?”

    “我在看,你究竟是不是人,就算是一颗石头,我也能把它给捂热了,但是你,却始终冷冰冰的,你让我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你让我忍不住靠近,却又无情地将我推开。”白少安说完后,为我斟酒:“你让我觉得捉摸不透。”

    我轻叹一声,举起酒杯:“白司令,我说过了你别在我身上花功夫,不值得的。”说完后我先干为敬:“这杯酒,就当小柔辜负了你的心意,对你说声抱歉吧!”

    喝完后,白少安闷着头,连喝了三杯。

    也难怪他会如此颓败,因为他一直以来身边都不乏女子,从未被任何女子如此冷面对待过,也没有遭受过三番两次的拒绝。

    而我却做了这第一人,他自然是感觉到挫败的。

    可我也是无可奈何,如果可以,我自然舍不得如此对他。

    见他有些苦闷,我也不管,自顾自吃了起来,反正也有些饿了,便不跟他客气了:“你让王副官带口信,说要谈谈出发的事,说吧!”

    他淡淡地说:“别急,先吃饭,菜凉了。”

    于是我们俩就好好的吃饭,不知为何,这上面的菜都是我喜欢吃的,有红烧肉、板栗鸡、炖小南瓜。

    难不成,他忘了我,却还记得我喜欢的吃食?

    想到此,我眼眸中微微湿润了。

    就在我们吃得差不多时,静谧的夜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划破长空的螺旋桨声,我抬头,见到一辆飞机快速消失在头顶处。

    “行动开始了!”我惊讶道。

    白少安哭笑不得:“我精心准备了灯火,你却波澜不惊,这行动开始,倒是让你兴奋了。”

    我不置可否:“着陆的机场安排了吗?”

    他说:“安排好了,就在上海金山附近的一个隐蔽机场。”

    “上海金山?”我想那金山隔着城区老远了:“怎么选择如此偏僻的地方?”

    “众所周知,上海有四大机场,虹桥、大场、江湾、龙华,我安排了礼成较远的江湾机场做准备,那只是放出的烟雾弹,实则我选择了金山,因为金山机场,是连洪门绝对想不到的地方。”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了,金山何时修建了机场?”

    白少安笑道:“因为那机场在海上,来无影,去无踪。”白少安告诉我,他早年间就想过,如果战事一旦爆发,上海四大机场一旦被敌人炸毁,飞机便无法降落,这对于战斗、救援、补给都而言,都是灾难。

    于是,他未雨绸缪,命人在海面上建设了一个“机场”。

    “此机场是在船上。”他命人买了四艘货轮,将其船头改造,平日里无事之时就在海上作业,两艘主要是海防事宜,一艘是巡查轮船,还有一艘用作捕鱼船,补贴一些开支。

    可是一旦有紧急军务,它们便会聚集在一起,卡扣相连后,抛锚在海上固定的坐标,便可形成一个海上机场。

    听闻后,我不得不为他竖起大拇指:“海上机场,真是闻所未闻,白司令果然厉害。”

    白少安说:“所以,那处机场是最安全的,因为洪门的人压根就不知道,等他们飞机降落后,再坐船去上海,神不知,鬼不觉。”

    过了一会儿,我问:“那汽车的陆路队伍,是否也出发了?”

    白少安浅酌了一口洞藏的梅子酒:“汽车队下午出发,轮渡是今晚从长江出发。”

    “那我们呢?”我问。

    他脸色微红,微醺道:“我们不醉不归。”

    “什么?这个节骨眼,你还让我不醉不归?”我气得头顶冒烟:“罢了,我告辞吧!”

    正准备走,他拽住了我的手腕,像个摇尾乞怜的小狗,轻轻晃了起来:“别走,陪我喝一场,好吗?”

    “白少安,你今天究竟怎么了?你很奇怪啊!”我走不掉,只有赌气坐下,只觉得白少安这样不像他,在我的记忆里,他在出征前,在做执行重要任务之前,是绝对不会喝醉的。

    可现如今,他却喝醉了,我不解,一点点梅子酒,后劲有那么大吗?

    正想着,他满身酒气地朝我靠过来,靠在了我的身上,窝在我的颈窝里,就像一个耍赖的小孩,又像一块狗皮膏药。

    手指与我十指相扣,嘴里喃喃自语;“小柔……我喜欢你……”

    我浑身一麻,心跳加速,连呼吸都忘了,白少安这是闹哪一出?难不成是借酒装疯?

    我觉得试探一番,看看他是真疯还是……装疯!

    “白少安,醒来,快醒来!”我拍了拍他的脸,他始终闭着眼,在我身上磨来磨去的,死活都不放手。

    我取下胸前的胸针,将针尖对准了他:“白少安,你再不醒来,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后我等了三秒,他没有任何回应,我狠下心来,朝他的手指扎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