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5.白司令的约会
    “哟,你居然知道这是一道哲学题目?”兰芝惊讶道。

    我含蓄地点点头:“不才,之前先父就在家里与我探讨过类似的问题,也就是过去的我,现在的我,和未来的我。”

    “是啊,我就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原来我们从出生到死亡,都是内外物资的交换变化,过去的我,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而现在的我,思考了这个问题,未来的我弄懂了这个问题,一切都是相连却又相对的。”她说着说着来了兴趣:“我过去一知半解,现在终于明白了,过去的李灿,是我深爱的男人,现在的李灿,是一个全新的,与我没有关系的李灿,而未来的李灿,已经消失在我的生命长河之中。”

    “看来我们的兰芝是彻底想通了。”我不仅感慨,若是有机会,我也一定要去国立大学听听课,多学点知识。

    “就正如我现在,重获新生,我不再是过去的兰芝,我是一个全新的,自强自立,人见人爱的大姑娘,我对生活充满热情,对爱情充满期待,我不会因为这样一件破事,而放弃自己,放弃生活,更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去爱,去获得爱的机会。”

    兰芝之前就曾在大都会开业时,用女权思想令我刮目相看,现如今,她的洒脱,她的智慧,令我更是佩服:“我来之前,还担心你,现在看来,我压根就不需要担心了。”

    “担心啥,我好好的!”她拍着胸口:“再说了,咱们还要打开门做生意呢,我都想好了,咱们现在生意很好,姑娘该招人了,然后,我希望咱们开分店。”

    “看来,你比我有雄途大志。”我笑道。

    她挠了挠脑袋:“别埋汰我,我一个没文化的乡下人,有什么大志,我呀,不过是觉得,咱们生意应该往大了做。”

    我告诉她自己的想法:“其实,我并没有想开分店,我希望的是能开一些利国利民的厂子,万一战事爆发,咱们还能提供点军需。”

    她啪的一下拍手:“这敢情好,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咱们赚钱就应该回报社会,做点实业。”

    我点点头:“我爹曾经就教导过我,空谈误国,实业兴邦,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希望有朝一日自己有本事了,能做些实业,利国利民。”

    “行,那咱们就不开分店,我们的钱拿去做实业。”

    “对,不过,这件事得耽搁一下了,我最近要出一趟远门。”

    “远门?你要去哪儿啊?”她焦急地问道。

    我说:“我去趟上海办事,然后再去天津玩玩,可能要去一两个月吧!”

    “这么久啊,你去那么久,这大都会怎么办?”她皱着眉头,我打趣道:“有你这个大管家,我还担心什么。”

    “不不不,我不行的,我处理不来。”她摆手拒绝。

    我说:“兰芝你是个有智慧的女子,也是个有气魄的女子,我相信区区一个舞厅,你不在话下。”

    说完后,我将自己存在银行里的小黄鱼存票交给了她,她吓了一跳,赶忙推开:“你这是做什么?”

    “拿着,应急用。”我将自己账房的钥匙也交给了她:“如果账目你怕对不清楚,就去会计所请一个会计回来帮帮手,其他的事,我相信你不会有问题的。”

    兰芝拗不过我,只有接过:“说好了,我只是暂代,你得快点回来。”

    “好,我一定早早回来,你也一样,别太忙累坏了身子,多注意休息。”我和她说了许久的话,也是颇为舍不得,但天色已晚,大都会的姑娘们都来上班了,门厅也开启,正逐渐热闹起来,我也该回去了。

    离去之前,我绕到前门处,回首看了一眼大都会金碧辉煌的门牌,想到之前我们大家虽然穷,虽然一堆的烦心事,可是每一个人都很团结,就如一根结实的麻绳,努力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真是最美好的回忆啊!

    我转过身,努力地吸住眼泪,这时王副官出现在了我身后,默默站着,看样子已经站了一会儿了:“苏小姐。”

    “好巧啊,王副官。”我露出一道微笑。

    他说道:“不巧,我是专程来请你的。”

    “现在就要走了?”我想白少安这也太快了吧!

    王副官说:“不是出发,而是司令让我前来,请苏小姐一同进餐。”

    “不去。”我腹诽道:白少安怎会知道我在此?他就如此熟悉我?难不成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见我一口拒绝,王副官突然乐了,说:“司令早已猜到你会拒绝,他让我传一句话与苏小姐,他找你不是风花雪月,而是说出行的事。”

    难道是因为出行的事定下来了?

    于是我只有答应,跟他走一趟了。

    好个白少安,怎把我吃得死死的,我压根就没法拒绝。

    我上了车,车辆带着我来到了南湖边上的趣园,看到这宅子,我诧异道:“沈遇不是不在了吗?”

    王副官回话:“那日宴席,沈先生便将趣园卖给了司令。”

    原来如此,白少安是什么时候谈的合约呢?我还真是不知道。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我整理了一下旗袍,望了一眼门前的狮山,随后便进去了。

    这一次跟上次不同,没有什么考验的关卡了,一路畅通,越过几个院子来到了后院的池塘,也就是上次我见到沈遇的池塘。

    原来这处池塘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不是在宴会厅的前头,而是在后面,沈遇用了法术,当时给移过来的。

    再过几天就是端午了,池塘里已经冒出了荷叶,清幽的水面上,立着一道弯弯曲曲的栈道,通向湖心的接官亭。

    “苏小姐请。”王副官将我送到栈桥旁边,就止步了。

    亭子里负手而立一道颀长的侧影,凭栏望月,面如冠玉。

    很难想象,一个天天操练,时常出征的武将,竟然会生得如此俊俏,那身上的皮肤,从未曾黝黑过,连我这个女人都羡慕不已。

    见到他今日未穿军装,而是一身大地色的西服,穿在他身上,竟然让我产生了一种无人匹敌的既视感。

    没想到,褪下军装,换上西服,他也是一位翩翩公子,男人味十足,却又不会过分刚硬,深沉之中,却又有一卷书香味。

    “白司令!”我走到他身侧,他缓缓回过神来,表情凝重:“你过来看看,那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