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3.血玉
    提起凌风音,就像是我内心深处一块丑陋且无法痊愈的伤疤。

    我该如何说呢?说凌风音被我给害死了,他的新风寨也因为我而被一具歼灭?

    虽说事情都是我做的,我没什么不敢承认,可是看到娟婶如此着急,如此关怀的神色,我竟一时说不出口了。

    娟婶见我死活不愿说,便将信封塞到我的手心:“你看看吧,看完后,你再决定告不告诉我真相。”

    我内心忐忑的打开了信封,取出了薄如蝉翼的那信纸,纸上一开始先是一阵寻常的问安和关怀,到了第二页,开头便写道:“此次应是我最后一次与你通信,因为我知晓,自己死期将至,今生所求已如愿,小柔答应嫁我为妻,死而无憾。”

    “我知小柔不是真心答应婚事,她有自己的盘算,但我不改初心,甘愿一试,愿心中忧虑只是枉然,小柔诚不欺我,真心相待,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换取她的真心,纵然失去一切,失去性命,我也心甘情愿……”

    看完这封绝笔信,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原来他一直都知道,他一切都知道!

    世间竟有此痴傻之人,明明知道我在骗他,可却始终愿意被我欺骗,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是真的,他都愿意搏一搏。

    看到他写给娟婶的信,我仿佛见字如面,透过此泛黄纸张,见到他那清秀阴柔的脸,映在窗下的月光之中,正纠缠、忐忑、心怀酸楚又酝酿着甜蜜地写下了这封信。

    原来,他对我的感情,竟然如此之深,我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舍得豁出一切,只为迎娶我为妻。

    可是最后,他却是死在我的手里,就在我们拜堂成亲的那一日,就在我们……洞房的那一刻。

    我想,真正杀死他的,不是我准备的毒酒和发簪,而是……我杀他的那颗麻木的心!

    而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早已洞悉一切,却始终没有行动,没有应对。

    他死了,这下倒好,他活在了我的心里。

    我虽然不爱他,但是,我却记住了他对我的爱。

    由此,我对娟婶说:“你来晚了,凌风音已经死了,他的山寨也不复存在了。”

    “什么?”娟婶瘫软了下去,我接住她,将她靠在路牙子边的电杆上,她忍不住哭了起来,戚戚然然:“这个小畜生!连他都死了,连他都死了,我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没有了……”

    娟婶那么多年,嘴上虽说着恨他,其实就醉酒那夜她没有杀掉凌风音,我就知道在她内心深处,其实是爱着这个孩子的。

    哭过之后,娟婶万念俱灰,甩开我的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玉佩,玉佩是一块血玉,上面有星星点点的红斑:“这是什么?”

    娟婶将玉递到我面前:“这是随着信一起寄来的,我想,他应是叫我交给你的。”

    我不肯接受,娟婶硬塞在了我的怀里:“拿着!你是他最爱的女人,虽不知他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一切都已不重要了,他终究是不在了,这玉佩,你权当留个念想吧!我不想你过得太舒坦,我想你日日将它戴在身上,每每看到,就会想到风音的脸,想到风音对你的爱,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记得他……”

    娟婶说完后,转身一瘸一拐地又离去了,她背脊笔直,步伐铿锵有力,但地上却留下了一行泪滴,浅浅的,稀疏的泪滴,顺着她的脚步,朝着大街上走去,很快就淹没在了人群中,苍凉悲壮,宛如壮士一去。

    我原本想追上去的,但想想,我也没有什么理由追上去,只能站在原地,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手中的玉,通体寒凉,散发着幽冥之气,我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彷若那阴曹地府里的温度,正透过我的皮肤,传到了身体里。

    凌风音,下面是这样的感觉吗?

    我问。

    可是却无人作答。

    我将玉佩揣在怀里,想着娟婶的话,是啊,我这样的人,确实日子不该过得太舒坦,我就应该良心不安,就应该记他一辈子,这样,他或许才能走得安心吧!

    这一路,我心情都十分低落,黄包车上摇摇晃晃,市景繁华,勾不起我的一丁点**,待到了西市,我下了车,手里提着桃花酥、绿豆糕和芡实糕,朝着李灿的小屋走去。

    李灿的小屋里乱糟糟的,明显是被人给翻过,我想起副队长应该带人来查过,看来应该是没查到人。

    既然李灿是打入敌人内部的特务,那保安队这边也就无需再死咬着不放了,我们成全了李灿和柳含烟,只是不知这俩人能否真正过上他们期待的,平静安逸的小日子。

    院子里,苏桃抱着一堆李灿的衣裳出来,见到我时眼前一亮:“姐姐,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们,怎么,好些了吗?”我将糕点放下,苏桃两眼放光:“呀,都是我喜欢的。”

    我知道苏桃喜甜食,也听说吃甜的,能让人心情愉悦,便多买了点,希望兰芝多尝尝,开心一些,结果苏桃听到后,说道:“你这糖看来只有我解决了。”

    “怎么,兰芝呢?”我进院子那么长时间,都没见到她影子。

    苏桃说:“兰芝姐不在,她大清早就出去了。”

    “出去?你怎么放她一个人出门,就不怕她想不开?”我着急了,正准备出去寻人,苏桃拽住我:“别找了,她在大都会。”

    “什么?你居然还敢放她去那伤心地?”我觉得苏桃是不是谈个恋爱给谈傻了。

    苏桃噘着嘴:“你还真不用担心她,兰芝姐说了,在哪儿跌倒就要在哪儿爬起来,她昨晚就去大都会了,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今天大清早就过去,是张罗着要进一批新的香槟酒,还要再招几个能个会舞的小姐,哦对了,她说她还去以前老东家那边挖了俩嫁妹过来,同样是失恋,别人只会哭哭啼啼,化悲愤为食量,而兰芝姐却是女中豪杰,新时代女性的榜样,她呀不哭不闹,也不自哀自怨,发而奋发图强拼搏事业,这样坚强的内心,还需要我看着吗?”

    苏桃一口气说出这番话,倒是吓坏我了,兰芝真的没事了?

    我觉得,耳听为虚,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宝宝们,最近真的太累了,偷懒两天,周末多更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