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2.仙境航海图
    白少安发现我在偷看他,一副很配合的样子,微微抬起头来,让我看得更清楚些,眼眸也闪过一丝戏谑,然而笔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挥笔成线,寥寥几笔横竖撇捺弯勾点,便组成了一个个苍劲有力的文字,我这时才相信,原来人真的可以一心二用的。

    良久,他们看完后,一幅更为清晰的地图出现在了稿纸上,白少安也并不避讳,将纸摊开摆在大家面前,我们一个个凑上去,这果然是一幅地图,不,与其说是地图,不如说……这是个航海图。

    直线表现的是路线,而其中有名字的点,就像汪洋中的小岛,星罗密布的散落在大海之上:“昆仑、蓬莱、阆苑、桃源、麻姑、溪源、方洲……”我念着这起个名字,感觉提到的就是古代传说中的仙境啊!

    尹恒点点头,若有所思道:“这些都是古人笔下有过记载的仙境,所谓仙境,就如《桓真人升仙记》所言,就是有长年之光景,日月不夜之山川。宝盖层台,四时明媚。金壶盛不死之酒,琉璃藏延寿之丹,桃树花芳,千年一谢,云英珍结,万载圆成之地呀。”

    既然是仙境,但为何姨婆却提醒说,那是个地狱一般的地方,能吞噬人的心智呢?

    我暗暗想着,并没有开口。

    而这些地名,却是散落在地图上的,而且是乱的。

    比如,我们所知的昆仑是在西方,而这副图里的昆仑却是在东北方,又或者蓬莱现实中是在东方,可地图上却显示在南方,还真是奇怪呢!

    “我想,这应该不是按照当今世界的事物来排的,很有可能是一些小道,不过是借用这仙境的名字罢了。”江月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而三子这时,却另辟蹊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不是件机密的是吗?为什么大家都能看呢?”

    白少安奸诈地微微一笑,江月白解释道:“自然是拉着大家上贼船了。”

    “也就是说,咱们看了这幅地图的人,就要一起去探秘了?”梁友青这时才回过神来:“不行,那我家小超怎么办?”

    白少安没说话,江月白充当他肚子里的蛔虫:“放心吧,少安已经安排好了,最近在德国海伦堡大学柏林医学院有一项最新的科研成果,是专门对付结核病的。”

    “你的意思是……”梁友青死灰一般的脸上,终于出先了些许生气。

    “小轩的机票,司令已经差我订好了。”江月白说完后,梁友青眼眶噙着眼泪,却死死憋在眼眶之中:“司令对我们梁家的大恩大德,我梁友青无以为报。”

    白少安脸上难得露出亲和的神色:“你的智慧,用于万民,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这,才是我喜欢的白少安,心怀天下,却又不失人性光辉,是当今时下真真正正的英雄人物。

    看完了地图,也就是意味着屋里的人都逃脱不掉了,大家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谁要是想退出,不肯去,那就留下人头,永远保守秘密。

    但在此之前,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必须救下弟弟小轩,才能跟你们出发。”

    白少安说:“我既说了陪你去上海,就一定会帮你救回令弟。”

    “好,那就按照原计划进行。”

    “慢着。”白少安当着大家的面,将刚画好的地图撕了下来,其中一半对应着的鬼衙卷轴,他交给了我,另一半留在他的身上:“一人一半,以防万一。”

    “你就如此信得过我?”我问。

    “生死之交,我有什么信不过的?”他说完后,将卷轴塞进了我的手里:“好好准备一下,我们随时出发……”

    我这一回去,看到满墙壁的弹孔,再看那屋子里被人翻过了,整个家就像被洗劫一空的垃圾场,还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尹恒和三子正在楼下跟房东太太解释呢,房东气得要去报警,被他们给拦下了,这会儿正在商量着买楼呢。

    我一个人蹲在地上,翻出了硕大藤箱子,满脑子都在思索着要带什么衣裳去上海。

    跟白少安一路,少不了跟他朝夕相对,还是穿保守一点吧,可是这天儿已经热了起来,听闻上海那边只是快到端午,就热得跟七八月一般,要是穿长袖旗袍,嫣然已是不合适,可若是穿短袖,又怕他想入非非,想来想去,还是带了两件长款的线衫,好歹能披在身上,挡住一些。

    待我准备妥当后,听到楼下没声儿了,便下楼去瞧瞧,看到门上留了一张字条,说他们跟房东太太去房屋管理所办理手续去了,今日就签字画押,真金白银的把这千疮百孔的小楼给买下来。

    当初不肯买楼,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不想让人察觉到我有物业,也没把这儿当一辈子的安家地,可现如今,房子都被洪门的人毁了,我们不买,是要惹上官司的,罢了,买就买吧!

    我正准备去看看兰芝和苏桃,这一去上海,至少得一个多月见不到他们,我有些不放心,待看完后,我还想去趟大都会,那边的生意看来得暂停一段时日了。

    就在我走出小巷时,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了视线范围内,那人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穿着一身土灰色的襦裙,挽着发髻,插一根木簪,正站在巷口巴巴地张望着。

    看见她,我正准备转身离去,就被她给瞧见了:“苏小姐!”

    娟婶拖着腿,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这下好了,人家都叫我,我还能视而不见吗?

    “娟婶,你怎么来了?”觉得疑惑,她不是在自己那处世外桃源吗?

    娟婶见到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找你的!”

    “找我?”我心神不定,难道是凌风音叫她来的,他还没死?

    娟婶颤巍巍地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寄信人是凌风音!

    “苏小姐,我是循着那孩子的信里写的地址找来的,你告诉我,他是不是出事了,他现在人在哪儿啊!”

    见到她的追问,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将信推了回去:“娟婶,您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个饭。”

    “不,我不饿,我不想吃,你告诉我,那孩子究竟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