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1.解开卷轴的秘密
    鬼衙金库的卷轴,曾经在沉船葬银棺开启之时,我有幸见到过,当时还未细看,就被叶荣生横加抢夺,被匕首劈成了两段,现如今是第二次见面,让我充满了好奇。

    白少安在接触时异常的小心,不仅戴上了白手套,一切轻拿轻放,在开启时,还特地腾空了一张桌子,铺上了丝绸布,这才将鬼衙金库的地图放在上方。

    “这就是鬼衙金库的卷轴啊!”江月白惊叹道,看样子他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此宝物。

    此卷轴的轴为黑色犀牛角,上面图案为祥云瑞兽,十分的富丽堂皇,而承载地图的材质,我根据丝织物的反光和断裂的断口判断,应该是上好蚕丝制成的绫锦织品,里侧有一方边尺略小两指宽的,略透明的纸。

    “这不是纸!”梁友青也戴上了手套,手里举着放大镜,另一只手拿着镊子,轻轻夹了一根那“纸”上的线头出来,他若有所思,擦燃一根火柴,便燃起了这根丝线,燃烧过后,待火光熄灭,这丝线仍在,竟然一点也未曾受损,也没有焦黑,反而是越变越透亮,彷若银针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传说中的火浣布!”梁友青惊叹道。

    我问:“什么是火浣布?”

    江月白扶了扶眼镜,又开始卖弄他肚子里的墨水了:“这火浣布最早的记载于周穆王时代,当年他亲政西戎时大胜而归,西戎国王亲手交出了两件镇国之宝,一为昆吾剑,二为火浣布。此物,脏了不用水洗而用火洗,只要往火里一扔,布烧红了,污垢便会落下,布色洁净如新,像雪一样洁白。”

    我这才明白,为何刚才梁友青用火烧线头,那线头不但没有损坏,反而还越发的干净透亮了。

    梁友青点点头:“没错,《山海经》上曾有记载,这种布来自龙脉之组昆仑神山,是神仙西王母亲手纺织的。《搜神记》上记载,昆仑山上常年大火,花草树木和飞禽走兽都在熊熊烈火中快乐地生活着,等那里的动植物死掉后,它们的根茎和毛皮就可以制作火浣布了。”

    竟然还有如此神奇之物。

    白少安道:“许是因为这幅画的重要,所以才用如此名贵且早已失传的珍贵布料。”

    他的一席话,将我们带回了画布之上,前去观察这幅卷轴,乍一看,无非就是一副文武百官、鬼面罗刹、天宫神佛一同朝圣的图。

    图上的绘画一别于山水写意画,而是一幅类似于岩画般精致的画作,上面的空间一共分部成为了三层,由上至下是仙、凡、鬼三界,人物繁多,密密麻麻,人物之间活灵活现,三个世界环环相扣。

    若是之前,我一定草草一眼认定,这幅画只是一幅朝圣图,画的是三界的人们都向往着极乐世界,可自从去过趣园,见过狮子林后,我学会了透过现象观察其本质,这才看出,画上栩栩如生的人物们,其实都看似安排得随意,实则,是隐藏了一些路线和蚊子那么大的蚊子在上面。

    听到我的分析后,梁友青的放大镜靠了上去,被白少安一把抓住了:“小心,此画有玄机”

    “嗯?”梁友青不明白,白少安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画卷上放,还未碰到,那画中三界各式各样的人们,纷纷都变成了骷髅,朝着白少安的手转向而来。

    “这是……”我们都被吓到了,这幅画,难不成是活的?

    白少安说:“或许,它真是活的……”他告诉我们,他曾经认真的数过这上面的人物,一共有一万三千六百六十八人,没有一个人的衣着样貌和身份是重复的,让人很是惊奇。

    这时,我拿出了我的青铜片,一共是四片,这四片青铜片原本是杂乱无章的,可是加上了元修师父和姨婆手里的青铜片之后,竟然让我找到了它们之间的连接点,这一幅拼图!

    我在桌上将青铜片按照顺序相互摆放好之后,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原本是一个完整的青铜长方形片状物,却被人泼上了硫酸,变得坑坑洼洼,布满了歪歪斜斜的漏洞。

    大家一起研究青铜片和卷轴,尹恒感慨道:“原来,这就是鬼衙金库的钥匙呀!”

    我点点头“是不是很奇怪?”

    就在我们相互参透对方奥秘时,白少安似观察到了什么:“如果我没看错,这青铜片拼图的面积,正好如这火浣布的大小,或许……”

    说完后,他便大胆地拿起了青铜碎片,对准了那副三界朝圣图,一一对应放了下去,直到这时我们才看出其中的端倪!

    果然,这青铜片是要配合卷轴来使用的。

    这卷轴是一幅拥有一碗三千六百六十八人的大制作,上面的人物各有千秋,但在青铜片放上后,我们很容易就看了出来,但凡在青铜片漏洞中出现的人脸,他们的眼睛里都一行小字。

    梁友青用放大镜来看,这是一种类似于在米粒上作画刻字的微雕技术,需要用放大镜才能勉勉强强看清。

    “这些人眼里都写了什么?”我们看不到,但梁友青去看得清楚明白:“我感觉像是地名,像什么远古、琉璃、翠屏、定禅……”

    三子问:“这都是什么地名,好像也没听说过呀。”

    尹恒听到后,双手一拍,粲然道:“我知道,这些都是神话故事中的仙境,就如蓬莱、蜀山那样的仙家境地。”

    “仙境?”看来这鬼衙金库的建造者,是想成仙想疯了?

    猜测归猜测,我们终究要去到了现场,才能知晓真正的原因了。

    我们大家都在这儿看着,集思广益解开谜团,白少安站在一旁,手里握着一直黑色镶金的钢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我不自觉地走了过去:“你在干什么?”

    他没有回答,而是放低了手臂的高度,原来他在作画!正跟随梁友青看到的地名,以及路径的路线,做出了记录。

    看到他认真作画的样子,以及他眼中的专注之色,我突然觉得,男人认真做事的样子,真的很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