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0.与阿倪旺合谋
    这件事我也打算瞒着江月白和梁友青他们,我们的困境就在于,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去到上海,却不能让人夺走青铜片。

    青铜片是我们最大的筹码,不管是牵制洪门、袁静雪还是其他各方势力,现如今,钥匙和坐标在我手中,自然会成为多方争夺的对象。

    关于怎么去上海,带多少人手,咱们几个回到了司令部开了一个小会。

    会上,三子表示这人越多越好,建议大家开车前往,尹恒觉得不妥:“这要是在路上埋伏,只需要在路中间横着一堆石头,逼迫你下车,就能赶尽杀绝。”

    “那坐火车呢?”三子的问题,也是我最初的想法,我最开始听到要提前参加五省会议,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坐火车去,毕竟火车的班次多,而且车厢多列,人员复杂,就算洪门的人想动手,也没那么容易。

    可是这个念头被江月白给否了:“你们别忘了你们的对手是谁,是神秘莫测的洪门,很可能你们一上去,整个车厢都是人洪门的人,早就埋伏好了,就等着你们上钩。又或者他们一个炸药把某段铁路给炸了,你们被困其中,还不是让人瓮中捉鳖。”

    梁友青说:“要不然走水路,水路灵活,他们不易追捕。”

    水路不错,但也不是完全之法,江月白说道:“走水路,这个季节不太安全,这上游在下暴雨,下游就起洪流,万一一个运气不好,赶上这端午水一下来,简直就是要人命。”

    这些好了,水陆都走不通了,难道让我们飞过去?

    提起飞,我眼前仿佛掠过一道飞机的影子,那螺旋桨的轰鸣声还在耳边回荡:“对了,咱们可以飞过去。”

    “飞?”江月白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开白少安的私人飞机去?”

    我点点头,当初我们大都会开业时,白少安就曾动用了他的飞机前来祝贺,挂了好长的横幅,平城人尽皆知。

    听闻后,江月白再一次摆手:“不行不行,飞机起飞时虽然没事,但那轰鸣声岂不是告诉所有人,你们乘坐飞机了吗?倒时在上海机场降落时,一定会被人堵截的。”

    我笑道:“谁说我们要坐飞机去了,飞机飞上空,不过就是一道障眼法。”我想到了一个不算高明,但暂且能用的法子:“咱们可以兵分几路,水陆空全都走着,让敌人莫不着头脑。”

    江月白说:“你这个狡猾的小狐狸,原来是想声东击西。”

    “没错,此次去上海,就我、尹恒和三子再带些人手前往,一个走水路,一个走陆路,还有一个走空运。”

    兵分三路,错开出发时间,由飞机打头阵,引起敌人的注意,陆路放几辆汽车出城干扰,再故意买几张火车票,而后再将洪门的人引向水路上去,而最终青铜片会走哪一路,这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这个计划,三子首先举手:“我走水路吧!我之前就是撑船的,在水里,我就是那麻溜的鱼儿,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点点头:“那船一定要一艘大船,切不可小气了,咱们还是安全第一。”

    “明白!”三子点点头。

    这下,尹恒也举起了手:“我想坐飞机,感受感受腾空而起,当神仙的感觉。”

    “好,你坐飞机,但是,记得背上晕车的药。”我笑话他道:“别到时候吐得昏天黑地的惹人笑话。”

    “你呀,就是埋汰我!”尹恒摆摆手,不跟我斗嘴了。

    那现如今,就剩我了,我坐火车出行,也挺不错的,既能当放假看风景,一旦出事,也好溜。

    可是他们却担心起来,觉得我一个人肯定会有危险,就在这时,一道军装笔挺的身影,拧开房门径直走了进来:“如果我陪你呢?”

    只闻其声我便惊到了:“白少安?你……你不是……不是走了吗?”

    白少安鼻息轻哼:“你倒是巴不得我走,我要是走了,谁陪你这一趟旅途?”

    江月白和梁友青都炸开了,纷纷跳了起来:“好家伙,连我们都瞒着。”

    白少安突然出现,让我心头一惊,没想到刚才亲眼看着出城的白司令,突然间像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司令部,我不禁在想,难道他是通过地底下的暗道回来的吗?

    白少安对于自己出现的事,描述得特别轻描淡写:“阿倪旺需要解燃眉之急,我才前去的,若我说,他压根就没有燃眉之急呢?”

    江月白一圈锤在他的胸口:“这事你竟然也瞒着我。”

    白少安笑了笑,不置可否,在江月白的解释下,我们终于明白,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越南边境的骚扰事件,一切都是白少安和阿倪旺合谋的计策,不仅能让白少安做出一副离开平城的假象,还能囤积5万精兵在暗处,随时可以做联动。

    “你为何这么做?”三子是摸不清头脑的,他觉得白少安真是多此一举,我告诉他:“你好好想想,若是白少安一直在城内,那些幺蛾子敢出头吗?也只有他暂时离开,他们才会露出马脚,这下好了,敌人在明,白司令在暗,岂不是一件好事?”

    “厉害啊,厉害啊!”三子对他竖起大拇指。

    白少安坐在沙发上,对我说:“关于鬼衙金库的事,在我心中,与国家兴亡同等重要,所以,我一刻也等不及了,想要回来进行探究,方才在门外听闻你们要去上海,容我猜一猜,你们去作什么。”

    白少安很容易就猜中了:“我想,你们应该是拿着青铜片去换你弟弟性命吧!”

    “没错。”我知道瞒不过他,因为他肯定也知道青帮的背后主人,就是袁静雪。

    “那我又怎能让青铜片拱手让人呢?”白少安双手摊开,手里出现了一个长约半米的卷筒,里面装着的,应该是画卷一类的物件,我双眸一闪,脑袋一灵光:“这是……鬼衙金库?”

    白少安凝重地点了点头:“我希望在出发前,我们能多解开一些鬼衙金库的秘密,这幅画,这些青铜片,承载的秘密才是最珍贵之物,一旦秘密被解开,它们也就是一块布,一堆废铜了。”

    说完后,他当着我们的面,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卷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