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9.五省会议提前
    穿过了人群之后,我忍着眼泪,带他来到了苏家老宅,苏家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户的达官贵人之府邸,但也算个小康之家。

    家中的宅子就坐落在街边上,进门就是一扇单门,进去后是一个天井的小院,以前这里种得有三角梅、金橘树、长寿花等植物,一方石刻的大水缸就在天井下聚财,而在那水缸旁边,有娘在绣花,小轩在骑木马,爹在廊下看书。

    而现在,苏家的牌匾已经被人砸在了地上,屋子里的花草树木全都被掀翻在地,所有的家具细软都扑倒在地,周围落满了灰尘,布满蛛网。

    看到此颓败之景,我深呼吸一口气:“这就是我的家,一年多以前,它根本不是这样的,这里很温馨,很快乐,可是……”

    白少安捂着头,很痛苦的样子,我想,他莫不是想起了什么,赶紧带他出去:“你怎么了?”

    他倚在街边喘了口气:“不知为何,看到此场景,我仿佛似曾相识。”

    我对他说:“我爹是被冤枉的,可怜他被人杀死在了牢里,我娘也因此病逝,我弟弟落入了袁静雪的手里,所以,如果我们合作,鬼衙金库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我们各取所需,我想救回我弟弟,而你……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在鬼衙金库中取去。”

    “如果我不答应呢?”他问。

    “如果你不答应,我只能跟袁静雪合作,一旦袁静雪的势力壮大,于你于国,都不是一件好事。”我早就可以这般威胁他,但我没有直接说出口,而是带他来到重安镇,借乡亲们的口告诉他,然后让他看到苏家的惨败模样,这样,他才会相信我。

    白少安轻叹一句:“你啊,还真是个不服软的女人。”他接着说到:“其实你不必带我来此,不必再一次揭开你的疮疤,只要对我撒个娇,吃个饭,服个软就好了,可你偏偏不那么做,亏我还让江月白前来提醒你。”

    我确实不是个容易服软的女人,宁可痛,也不想没了尊严:“你以为我跟其他女人一样,上赶子抢你不成?别自作多情了,我承认,你虽然很有魅力,也很迷人,但……借用你拒绝秋海棠的话,我在天下统一,国泰民安之前,不会考虑情爱之事,你别以为派个江月白来当说客,故意明示我服软示弱,我就会照做,我,是你无法掌控的人。”

    “确实是无法掌控的人。”白少安点燃一根香烟:“天下女子,能够见我不为所动的,少之又少,能够不为我所控,不断出乎意料的,我只遇到你一人,果然是个奇女子。”烟雾缭绕,盘旋而升,四散为云,笼罩在白少安的眉梢。

    我将苏家的大门合上,轻轻摸了摸斑驳的门板,转身对他说:“行了,别给我带高帽子了,我是不是奇女子,跟你没关系,现如今,我已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了你,能否博得君的信任?”

    他抽完了一根烟,将烟头丢在了脚下,踩了踩:“好,我答应你,半月之内一定结束战事归来,皆时我会拿出鬼衙金库的卷轴,咱们一起研究。”

    “一言为定!”我伸出手,与他再次握在一起,阳光下,他微微扬起下颚,熠熠生辉。

    回去的路上,白少安问:“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我手上有几条丑陋的伤疤,割断了我的生命线、事业线和感情线。

    我将手掌攥紧:“以前为了心爱之人,割的。”

    白少安眼眸塌了半截:“那你一定很爱他。”

    “是啊,我很爱她。”车窗外景色在变,我扭过头去,对窗发呆。

    “他现在人呢?”白少安装得很心平气和,但那份刻意却出卖了他。

    我说:“已经分手了。”我斜着眼眸,檐角飞翘:“怎么,问那么仔细作甚?”

    他慌乱地说:“有吗?也就是随便问问。”

    这一去,一个小憩的时间,就到了平城,来到城内后,白少安即将下车,临走前,他问我:“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那期盼的小眼神,不用说我都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

    我微微一笑,宛若骄阳:“我等你回来。”

    “好!”他也难得展露笑容,潇洒地离去了。

    白少安原本说三天后才发兵支援的,但今日下午就整军出发了,浩浩荡荡的五万援兵从南门口走了出去,凌风音之前还传说白少安死了,结果白少安不仅没死,又回到了平城夺回了大司令之位,现如今更是大摇大摆地领兵出征,老百姓们夹道相送,呼声震天。

    白少安这些年一直都是百姓口中的大英雄,他每一次出征都不会让百姓失望,有了他,老百姓才能过上食能下咽,寝能安眠的日子。

    在他离开的时候,我、尹恒、三子、江月白和梁友青站在城楼上送他,愿君大胜而归。

    白少安的军队刚刚离城,这边,三子的手下就送来了一封袁静雪的迷信,待他开启后,便瞪大了双目,嘴巴惊得都合不拢了:“啊?”

    “什么事?”我和尹恒关切地问道。

    “今年的五省碰头会要提前举行,就在五天后!”三子一哆嗦,那信纸就烧了起来,在我们面前化为灰烬。

    “你看清了吗?”尹恒问道。

    三子说:“就那么几个字,有啥看不清的,只是,这大佬的会议,不是说夏天举行吗?怎么现在提前了?”

    我想,可能是因为袁静雪知晓洪门已经盯上了我,生怕青铜片在我手中夜长梦多。于是便紧急提前召开会议,希望能快点解开鬼衙金库的秘密。

    听闻我的分析后,他们也觉得很是在理,尹恒说:“我今早回去,一看那屋子里都成了马蜂窝,墙壁上全是子弹窟窿,怕是房东太太看到后要哭晕在现场。”

    “现如今五省的这圆桌会议要提前召开,算算日子我们今明两日就要启程了,不然赶不上火车,参加不了会议了。”我提醒道。

    平城虽然离上海不是很远,可是,为了避免路上出什么乱子,我还是建议早点出发。

    尹恒说:“什么叫怕出乱子,是一定会出乱子好吧!洪门的人知道后,一定会拦路堵截的,这下,可有得我们玩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