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8.抓紧时间
    离开司令部后,我一直都愁眉苦脸的,尹恒见状后说:“如今之计,只能解除白少安的封印,让他想起你了,不然你怎么证明?”

    怎么证明是我来想的事,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同意解除他的封印的。

    “可你怎么证明呢?你跟他说的,他一个字都不信。”尹恒叹道。

    还真是难呐。

    就在我们刚出大门口时,一阵呼声将我们留下了:“苏小姐,请留步。”

    我们回头,见一身穿墨蓝色长衫,脚踏一双黑布鞋的书生,飘飘然而至:“在少安那边碰一鼻子灰吧!”

    “明知故问。”我白了他一眼:“有话就说,我还想赶回去补觉呢。”

    江月白说:“别介啊,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要知道,我是来帮你们的。”

    “哦?说说看!”我耐着性子,就跟他伫在这大门口处,他不说,我就不打算走了。

    他轻叹一句;“其实你以为白少安跟你说的是公事,其实,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明白吗?”

    难道,白少安是希望我用处理私事的办法,跟他解决?

    这不是要叫我出卖色相和身体吗?他想得倒是美。

    “其实不瞒你说,白少安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眼熟了,他派我和梁友青去打探消息,亏得是我们知晓这件事,故意做了隐瞒,若是换做别人,你和他过去的事,早就翻出来了,所以,你逃是逃不过的,还不如迎难而上,直击难题。”

    “怎么个迎难而上?”我倒想找一个两全法。

    江月白双手一拍,鬼主意就上了心头:“我看着这几天白少安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不好好吃饭,终究不是个办法……”

    我明白了:“我今晚请他吃饭。”

    “今晚?”他瞥了一眼司令部里:“有人候着,怕是再晚,黄花菜都成别人的下酒菜了,打铁需趁热呀!”

    好个江月白,生怕白少安被秋海棠给拐走了,让我立刻出手,可我刚刚才从这儿出去,又回去,太难为情了吧!

    江月白说:“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面子,丢就丢了吧,以后有的是机会找回来。”

    “我怎么听着,你明面上是帮我,实则都是为了白少安考虑呢?”我怀疑他就是白少安派来的一细作。

    他举起双手:“冤枉啊大人!”

    “好,你也别在我面前耍嘴皮子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又好笑又好气的,江月白嘿嘿一笑,眼镜反着光:“就知道你聪明。”然后他招呼三子和尹恒:“兄弟我们几个也有段时间没见了,走,我请你们下馆子喝酒去。”

    尹恒会心一笑,摆摆手就走了,三子倒是愣在原地:“不行,我们走了,小柔怎么办?”

    江月白袖口里滑出一柄折扇,敲了敲三子的头:“瞎操心,走吧!”

    他们走后,我又回到了司令部,径直来到了楼上的办公室,里面传来一阵撒娇声,是秋海棠在娇滴滴的喊疼:“少安哥哥,人家的伤口好疼啊。”

    白少安不冷不热地说:“回去伤口别碰水。”

    “嗯,我记住了!还是你关心我……对了少安哥哥,我爹今早又一次问了,你什么时候得空去我们家,商量结婚的事。”

    白少安对她安抚道:“我上次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不明白。”

    “我说了,在天下太平,国家统一之前,我不会考虑结婚。”白少安说得云淡风轻,这边,秋海棠急了:“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其实在古时,多少名将不是先成家后立业,这并不冲突。”

    这时,我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一阵如释重负声:“请进。”

    我进去,瞥见秋海棠坐在办公桌的对面,委屈得正要落泪,见来人是我,便收起了眼泪:“怎么是你?”

    “哟,我也不知道原来秋小姐在里面,对了,你的伤口好些了吗?”

    她捂着手上缠着的纱布:“多谢记挂,好多了。”

    白少安见我去而复返,眼神中到底是迸出了一丝喜悦之情:“怎么?落东西了?”

    我走到他身边:“是啊,我落下你了。”说完后,我伸出手:“既然是三天之约,我自然要把握时间了。”

    秋海棠吓得脸色都变白了:“你,你们……”

    白少安轻笑一声:“王副官,送秋小姐回去。”说完后,他的手搭在了我的手心里,温热而宽厚的手掌,牢牢攥紧了我的手:“走吧,苏小姐,抓紧时间……”

    我们走出司令部,他问我:“你想带我去哪儿?”

    “重安镇。”我对他说:“我想带你去我的家乡。”

    “好。”他没有问一句为什么,就只身跟着我,租了一辆白色的小福特轿车,一路颠簸来到了重安镇,当来到这个挥洒着惠州古韵,延续着江南文脉,夹杂着西洋小景的依山傍水的古镇,当我们从高大巍峨的镇门进入时,当我们踏上六百多年的石板路时,白少安终于开了口:“你带我来,是想让我见什么人吗?”

    “是的,我想让你见一个真实的苏小柔。”我走在路上,不断有认出我的老乡跟我打招呼,张家媳妇,刘家婆婆,还有借口卖酥糖的例数,纳鞋底的嫂嫂,他们都是从小看着我长大。

    “小柔,你终于回来了。”他们一拥而上:“丫头,这些年你不着家,你知不知道你们苏家出大事了!”

    他们看着白少安,有些人认出了他:“这不是白司令吗?”

    白少安点点头:“各位乡亲,苏家出了何事?”

    那李叔是个嘴皮儿溜的人:“去年大概是5月初一那天,有一群官兵冲到我们的重安镇,直奔苏家,说是从苏家的老宅里查出了囤积贩卖的鸦片,苏家老爷被提走了,这一去就在监牢里没了。”

    我含着眼泪:“不仅如此,我娘忧思成疾,也在一个月后跟着我爹去了。”

    “那小轩呢?”刘婆婆问道。

    “小轩……小轩被我弄丢了!”

    众人一片唏嘘:“你们苏家就那一根独苗,你弄丢了,你爹安能瞑目呀!”别说他们这么想,我也是这么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