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7.白少安的信任与怀疑
    “说说看!”我们一边进去,他一边说道:“我早就在楼上见到了你们,不然,怎会下来亲自迎接?”

    他说:“这件事,发生得如此恰巧,正正就在我出现时,她就跌落了下去,太过巧合,便是疑点。其次,依我们为数不多的见面,我可以了解到,若是你存心想教训她,定不会做得如此难堪,给自己留下把柄。”

    我没想到,过去几年的白少安并未真正了解我,反而是重生后的白少安,仅仅只见过我几面,就如此了解我的脾性。

    确实,如果我想对付秋海棠,有的是不动声色的法子。

    “还有一点,这件事最大的受益人,不是你,而是海棠,所以综上种种,我相信你是无辜的。”白少安将我们请进了办公室里,让一名女职员前去倒茶,见我心中这口气顺了不少,他提醒我道:“以后,离海棠远点,她这个人心不坏,就是心思深沉。”

    三子忍不住道:“都学会陷害人了,这还不坏,要知道,我们可是三双眼睛对着她,她都敢乱来。”

    白少安笑了笑,不置可否,然后转移话题道:“你们来司令部,是有事找我吧!”

    他这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白司令,我知道你手中有鬼衙金库的卷轴……”

    他见我如此笃定,便暗骂一句:“恐怕你找错人了,这世上,早已没了鬼衙金库的什么东西。”

    他刚说完,我就知道他在给我绕圈子,欺负我不知道内情呢,我啪的一下丢出了一块青铜片:“白司令还记得昨前日的枪战吗?”

    白少安点点头,我说:“你已知晓他们是洪门的人,而他们不惜暴露身份,大张旗鼓,就是想要我手里的这个东西,鬼衙金库的开门钥匙!”

    当听到后,白少安果然变了脸色,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他赶紧嘘声,让我们住嘴,待女职员上茶后,他亲自走到门边,确定走廊无人,这才锁上了房门:“你说……这奇形怪状的东西,就是鬼衙金库的钥匙?”

    “是的。”我对他说:“这只是其中的一块,还有几块在我手中。”

    尹恒说道:“不仅如此,鬼衙金库的位置,以及当年沈遇在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知道了。”

    白少安终于不再装模作样,坐在了沙发上:“你们既然都知道,为何还要来找我,何不悄悄前往,瓜分这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我摇摇头:“因为条件不够,而我们想要的,鬼衙金库也满足不了。”

    “哦?”他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我说道:“我们有钥匙和地点,但却没有参透钥匙的奥秘,我想,既然卷轴留存于是,很有可能会帮助我们解开钥匙的秘密,其次,我们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前往鬼衙金库,没有办法抵挡洪门的追杀,唯有寻找司令帮忙,一起联手,方有希望。”

    他静静地听着,似在观察我的话是真是假。

    “第三,我们在场的人,都不会被财富所熏心。”我对他解释道:“白司令你就不用说了,你若想得到天下,不过翻手的功夫,可是你并没有,那是因为,你志不在当皇帝,当总统,而是希望天下统一,国泰民安。”

    闻言,他对我有几分刮目相看,因为我说中了他内心深处的夙愿。

    “而我,我也不想做什么大富大贵之人,我只想找到我那落入敌手的弟弟,跟他好好的度过余生,金钱与名望对我而言,只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所以,我并非是为了金钱而去。”

    尹恒接着说他自己的:“我呢,我这个人就更简单了,大家都知道,我是个修道的人,是奔着多行善积德而入世的,我以后是励志要位列仙班的人,凡俗之物入不了我的眼。”

    三子也表态道:“我也是,我以前就是一个渔夫,觉得花花世界很好,结果来到后转了一圈,却又觉得这世界就那样,还不如回去我那镇原小城,一人一舟的过日子,清净!”

    听闻后,白少安还是不说话,看来他还是不够信任我们,也对,我们几个现如今在他眼里,就是几个非亲非故的人,才见了几次面,就巴巴地来找他,说要他拿出鬼衙金库的卷轴,这确实有点荒唐了。

    “或许,你觉得我们是特务,故意来骗取你的,又或许,你以为我们是疯子,不管怎样,我们的诚意都拿了出来。”我说道。

    他双手叠加在一起,拇指轻轻摩挲,一般他露出这样的小动作,就表明他正在思索着,而这件事,一定是在他心里很重大,生死攸关之事。

    良久,他说:“这就是你们的诚意?”

    “那你想要什么?”我问。

    白少安想了想,看着手上的手表:“现在是八点零三分,从此时开始,我给你三天时间,这三天里,你可以想法子说服我,或者是拿出你的诚意,若能打动我,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若是不能,那不好意思,你们不知何时才能见到我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又要消失不见了?

    他说:“近日,越南士兵在美国人的鼓动下,最近不断骚扰云南边境,云南王准备开战,我要带兵支援,若是战事结束得快,我可能几日就回,若是运气不好,我可能就战死沙场了。”

    “不行!你不能去!”我因为太过激动,而忍不住抓住了他的手:“战场上刀剑无眼,你……”你刚刚复活,你好不容易复活,怎么就如此犯险?

    可这些话,明明到了嘴边,却又说出不口了。

    白少安眼眸一亮:“你这是……担心我?”

    我松开手:“谁担心你,我……我是怕鬼衙金库的卷轴没了下落。”

    他冷笑一声:“所以,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后的八点零三分,我正式带兵出发。”

    说完后,他起身送客:“慢走不送。”

    我望着他故作轻松的得意样:“好,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地交出卷轴,咱们,走着瞧……”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妖妖感谢每一位读者,谢谢你们陪伴了我,祝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心想事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