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6.秋海棠暗算
    她却好言好脸,贴了上来:“当然了,若是你想见少安哥哥,我可以帮你引荐,可以替你通知一声。”

    “你?”我站在了台阶上,打量了她一番:“怎么,你现在不做科研,不开餐厅,转而来司令部当跑腿的了?”

    “能为少安哥哥分忧,是海棠的荣幸,就算是跑腿的又如何,只要不给少安哥哥添乱,不让他受伤被害……就已经是海棠的福气了。”秋海棠说着自己,却明里暗里的讽刺我祸害了白少安,想让我知难而退保白少安周全,这夹枪带棒的,这难道就是书香门第教育出来的大家闺秀吗?

    听到她的话,我自然明白她其中的深意,不过,为了鬼衙金库的事,我也顾不上其他了,现如今,我手里有钥匙和经纬度坐标,白少安手里有卷轴,我俩缺一不可,能不能够解开鬼衙金库的秘密,就要看我们的合作了。

    这不是一件小事,也不是我个人的私事,而是关乎我母亲一族云氏,以及洪门和天下苍生,不能再拖了。

    也不知是被她激怒了,还是被猪油蒙了心,我对她说了一句气话:“我后悔了,我现在就去唤醒他的记忆。”

    “慢着!”秋海棠急了,她自然是要急的,因为白少安若是恢复记忆,她之前套用我和白少安的故事,她在他面前惺惺作态的假面,就会被立刻撕毁,她自然是不愿意的。

    “怎么,你怕了?”我站在比她高一截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面对着她,她说:“你尽可以去解除他的封印,但我得提醒你一句,先把后果给考虑了……”

    “这用不着你提醒我。”

    “是啊,我确实没有资格教训你,但如今,我和少安哥哥米已成炊,我们连婚期都定下了,你这么做,不仅会让他失去了我爹娘这方的支持,还会让平城再次陷入动荡之中。”

    米已成炊?难道她和白少安……他们已经……

    我稳定了心神,不对,她一定是故意讹我的:“就算这样,那又如何?”

    她见这样都戳不中我的心窝子,便急促地说:“你就不为他想想吗?你若是这么做,他以后做事就会束手束脚,你,会成为他的掣肘,会阻挡他的前程,甚至会危及他的性命!”

    “那你呢?你跟他在一起,就不怕成为他的掣肘了?”我与她四目相对,眼神厮杀。

    她说:“我不怕,因为必要时刻,我会舍我保他,而这一点,你做不到!”

    是的,正如她所言,我确实做不到,因为我身上背负得太多,就如我之前所说,我的命不是我自己的,我的身上,还有父母的仇,云家的祸事,以及小轩的性命,我不像这个秋海棠,爱一个人爱到疯狂,爱到可以放弃父母双亲,放弃自己的性命,我真的做不到,所以,或许她是一个比我更适合白少安的女人。

    由此,我败下阵来,一句话,我到底是输了。

    正当我准备转身上去时,突然间,秋海棠抓住了我的手,一秒变脸,哭了起来:“姐姐,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打我就打吧……”

    话音未落,她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滚落到了楼梯底端,虽然这台阶不高,也只有五六阶,可是,她却趴在了地上,食盒里的生煎包和豆浆散落了一地,一道人影从我身后飞奔而过,跳下台阶,将她抱在怀里。

    “你没事吧!”是白少安!

    我站在原地,手掌还保持这向前伸出的姿态,终于明白秋海棠为何要突然抓着我的手,说出这番莫名其妙的话了,原来是她看到我背后白少安走了过来,所以故意做的一场戏。

    这场戏,在白少安眼中,就是我这个恶毒的女人推了正在道歉的、楚楚可怜的秋海棠!

    好一副苦肉计啊!

    我以前认为宋昕妤难对付,现在想想,宋昕妤坏在明处,而秋海棠,确实坏到了骨子里。

    “少安哥哥,我……我是真的想跟姐姐道歉,我自知上次是自己错了,我不该口无遮拦,折辱了姐姐,可是……可是……”她埋首在白少安的怀中,白少安看向我,看到了惊呆的我,他的怒意渐渐浮上了面颊:“怎么回事?”

    我还未开口,尹恒和三子就替我作证:“我们可以作证,是这个女人故意抓着小柔的手,然后跌下去的。”

    秋海棠哭诉道:“对,他们说得没错,是我自己跌下来的,跟姐姐没关系。”

    好啊,好一副楚楚可怜,纯洁无瑕的面孔,让人见了真是恶心。

    白少安却始终盯着我:“你们俩人是小柔的亲信,这个证明是真是假,尚未可知,但,我想听苏小姐亲口告诉我,是或不是!”

    我轻叹一句:“我没有推她,信不信由你。”

    秋海棠又开始作妖了:“是啊少安哥哥,真不是姐姐推我的,我是自己不小心,都怪我这双鞋,是鞋跟不稳。”

    白少安将秋海棠扶了起来,这时王副官赶到了面前,白少安将人丢给他:“先扶小姐去医务室上药。”

    秋海棠这才发现自己的胳膊、手掌和大腿外侧出现了擦伤,很是狼狈,便转着白少安耍赖:“少安哥哥,我怕疼,你陪陪人家好不好。”

    白少安就像哄一个小孩子般柔声说道:“听话,先去上药休息,我忙完手里的紧急军事就来看你。”

    “好吧,你一定要来啊!”秋海棠被王副官扶走了,一边走,一边恋恋不舍地回头望着他,那眼眸含泪,委屈到不行的小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啊!

    她一走,尹恒就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秋小姐不转行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三子附和道:“就是,没见过这么能演的。”

    我收回了手,对着白少安:“你可信我?”

    他轻轻一笑:“自然信你。”

    “你该不是趁她不在,搪塞我吧!”其实我内心真的很希望白少安能相信我,虽然这件事不算什么大事,但我平白遭受了秋海棠的算计,已经是心头不爽,若是他也不信我,那我们的合作趁早作罢,别开始了。

    白少安认真地说:“我不是傻子,没那么好糊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