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5.寻找帮手
    我步履如风,也顾不上睡在缸子里一夜手脚发麻,阔步朝着街边走去。

    刚出去,就撞到了三子的身上,他身后带着几名小弟,也是一阵风风火火。

    “小柔,你怎么藏在这儿呢?”三子问。

    我现在没时间跟他们解释:“快,带我去司令部找白少安。”

    “怎么了这是?”三子和尹恒都落到了我的后面,百思不解。

    我说:“先把车叫来,有时间再说吧!”

    这一路上,碍于司机在场,我都没有开口,三子知道了我的顾虑,将司机赶下了车,亲自上阵开车,当车上只剩下我、尹恒和三子时,我方才开口,将昨晚的奇遇告诉了他们。

    听闻后,尹恒说:“怪不得昨天晚上我俩找了一夜,既找不到184号,也找不到你的踪影。”

    “姨婆特地安排,你们自然是找不到的,只是开始进屋时,她把我吓得够呛。”

    三子说:“好歹是个亲人,有这么吓唬人的吗?”

    尹恒反驳道:“这你就不懂了,她那姨婆既然要将宝贝转手,自然是设置一番考验的,只是我没想到,她老人家竟然会委屈在鼻烟壶里,跟着你经历了这么多事。”

    “别说你了,我听到时都不敢相信。”现在姨婆过自己的日子去了,她已离开鼻烟壶,这宝别已经没什么用了,我留在了身边,权当做一个念想,纪念这位为了云家,为了我们而牺牲的伟大先祖。

    然而,三子不明白道:“青铜片是拿到了,鬼衙金库的秘密也知道了不少,可这跟白少安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说见到他要绕道走吗,为何急匆匆的去找他?”

    我解释道:“我以前总是觉得还有时间,慢慢的来,可现在,一件件事告诉我,我必须尽快解决鬼衙金库的事,解决洪门的事,才能让我的父母亲人安心上路,所以,我必须去找白少安了。”

    我告诉他:“白少安手里,可是握着鬼衙金库的卷轴啊!”

    三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不仅如此,我觉得,我是时候找一个帮手了。”与其单枪匹马,不如我和白少安联手对付,也总好过一人计短。

    而且,白少安还是一个我信得过的人,姨婆提到过,鬼衙金库会让人迷失了自我,我相信白少安是一个特别的例外,他曾去探过太平天国宝藏洞穴,所有的人,唯有他全身而退,唯有他不受诅咒,我想,这必定也是有原因的。

    无论如何,我再怎么想避开他,现如今也得面对了。

    尹恒怯怯地问:“要不要我唤醒他的记忆?”

    “不必。”我让尹恒千万别冲动:“现如今,我只想以合作者的身份与他见面,就事论事而已,不会掺杂任何的私人感情。”

    尹恒忧虑道:“你真能说到做到?”

    “嗯,说到做到。”

    我们赶到司令部时,白少安的912轿车刚刚进去,我们一行人走到了铁门前面,突然间,那种后背被人死死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我一回头,却只见车来人往,并未有人盯着我。

    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又是错觉?

    一阵风吹过,江城的清早湿气很足,带来了一丝阴冷,我感觉肺部有点难受,忍不住咳了起来,咳得天翻地覆的,好一阵子才喘过气来。

    尹恒和三子关切地替我拍背,三子说:“你这身子,该好好养养了,以后这些奔波劳累,熬夜受寒的事,尽管交给我和尹恒来做吧!”

    我捂着嘴,将嘴里的一丝血腥咽了下去:“你刚刚当上金荣帮的老大,帮会事物众多,人心还未统一,你不必浪费太多时间帮我,有空好好去管着金荣帮,千万别出了乱子,千万别学我当甩手掌柜,别学我用人不善……”

    我又咳了起来,三子急得脚步都乱了:“你说你,自己都咳成这样了,还关心我,那个帮会,是你想我去接手的,不然,我压根就不在乎,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在河边当粗人使唤惯了,这当了老大,整天有点点头哈腰,端茶送水的,反而落得浑身不自在。”

    我笑道:“你呀,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多少双眼睛盯着那位子,消尖了脑袋都凑不到跟前,你倒好,坐上了交椅,还嫌弃。”

    “行了,我说不过你,但是,你别忘了,自己是个女人,女人的身子可不是这么糟践的。”三子的话虽然粗,但是理不粗,我确实觉得自己活得不像一个女人,如果可以选择,我还真想回到过去,坐在窗前绣花,等候良人归来啊!

    尹恒满面愁容,这下连话都不想说了,只是将自己的黑袍子脱下,露出里面的一道白色大褂,他将袍子罩在我身上:“别说了,外面风大,快进去吧!”

    我点点头,正准备迈开步子,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阴阳怪气的声音:“大清早的,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小柔姐姐。”

    身后的一辆黄包车上,端坐着秋海棠,手里拿着一个三层的竹木食盒子,似乎有油煎的味道传出。

    这秋海棠付了钱,慢悠悠地下车,整理了一下鹅黄的小雏菊短款旗袍,拢了拢身上的白色珍珠扣线衫外套:“姐姐,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自打上次去过趣园之后,我们就一直没有见过了,见到她,我又想起了上次在趣园,她是如何侮辱我,陷害我的事,心里便涌起了一股怒火。

    尹恒扇了扇面前的空气:“大清早的,哪里的来的一股子锼味儿。”

    三子也装腔作势:“是啊,莫不是那乡下吃馊水的母猪来了?”

    我睨了一眼,这俩男人,嘴巴也忒毒了,不比这小家子气的女人要逊色。

    “秋海棠,好久不见。”我打过招呼后,转身不理她,直接往门内走,那守门的士兵之前就曾得过令,不必拦我,可是没想到秋海棠却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原来我还以为司令部是个多么严密的地方,没想到什么人都能进啊。

    我在前面走,秋海棠一路小跑冲了过来:“姐姐,大清早的,你来司令部做什么呀。”

    “你管天管地,管得着我吗?”我不屑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