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3.姨婆云珍的秘密
    这鬼魂飘到我面前,让蜡烛都变了色,当看到蜡烛的火焰变成墨绿色,不禁让我想起了当初张月明出现时的场景,看来,这也是个颇有法力的鬼。

    既然是鬼,那就不干人的事了,我把枪塞回了包包里,从怀中摸了幻花镜在手:“你要再敢吓我,我就收了你!”

    那女子双手换在胸前,故作惊讶:“哦?那你试试看,看你的宝贝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大言不惭的鬼魂,那好,咱们就试试吧!

    我将镜子对向那女鬼:“乾坤一气,循环赫奕,上照飞神,下灭群魔,金焚不洩,逍遥太极……”

    这是启动幻花镜的口诀,一旦念完,幻花镜中的女仙就会出现了,果然,很快镜子就金光盛放,就在那女仙正欲出来时,那女鬼哈哈笑道:“接下来,是不是要念无强无昧,无妄无溺,以花为章,鬼哭神愁,逢妖寸斩,遇魔擒收?”

    她怎会知道?

    她说完后,浅浅一笑对着幻花镜;“老朋友,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我看到幻花镜里,飞出了一滴眼泪,直接落到了女鬼的掌心里,这可是从未见过的奇景啊,难道这女子是……

    女鬼抬起头来,柔声对我说道:“我就是云珍。”

    云珍?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姨婆?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细节,果然跟我一模一样,就像在照镜子,她清了清嗓子,出现了一阵苍老而凌厉的嗓音:“这样,你是不是就认得我了?”

    果然是地窖里鬼婆婆的声音!

    “你真的是……是我的姨婆?”怪不得沈遇说我和姨婆很像,就连我娘当初也说过,我长得像那位美若天仙的姨婆,原来不是像,而是……我们几乎一模一样。

    鬼婆婆,不……现在应该叫我的姨婆云珍,她依旧保持着年轻的模样,就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因为死亡,她永远被定格在青春貌美的时刻。

    “没错,是我。”云珍大手一挥,屋子就像变了戏法,那些灰尘、蛛网和鬼手都消失不见了,房子变得干净整洁,头上悬着的水晶吊灯都亮了起来,我一瞧,我哪是在三楼啊,分明转来转去还是在一楼,这一切不过是姨婆用镜子幻化出来的一个个世界。

    楼梯处哪里还有什么阶梯,那儿只有一面镜子,里面出现了一道阶梯,而我刚才就是顺着阶梯走到了镜子里。

    原来,不是姨婆在镜中,而是我去了镜中。

    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姨婆说道:“这些只是雕虫小技罢了,我想看到的,是你能否在极度惊恐,极度无助的情况下,找到问题症结所在,战胜恐惧,迎面解决问题。”

    原来,她是在试探我,想看看我的反应:“我有让你失望吧!”

    “丫头,不要妄自菲薄,你已经比一般人要厉害多了,在诡异的怪屋里,在见鬼的情况下,你不哭不闹,很快就能发现是镜子所谓,更是能拿出观花门的法宝直击鬼邪,勉强合格吧!”姨婆走到沙发上,轻飘飘地坐下,身子与沙发始终隔了半指的距离。

    “来,坐下说话。”她的容貌虽然很年轻,但是说话做事却十分的老成,就是个活了白八十岁的老人。

    我坐在了她的对面,看到她,我先是惊吓,而后是惊愕,最后是惊奇,到现在,我已经接受了现实:“姨婆,这些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杳无音讯,又为什么……会被困在白家的地窖之中?”

    我有很多很多的疑问,想要从姨婆的嘴里听到真实的答案,姨婆轻叹一句,撑着头:“很多事,我原本是想带入棺材里的,但后来发现,压根就带不进棺材,既然命运不愿放过我们云家,那……我便只有迎难而上了。”

    她的话让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云珍说道:“丫头,你可知,我们云家是什么来历?”

    云家?我只听娘说起过,外公是江浙一带的富庶人家,在清朝就曾是一方乡绅,到了民国就有些没落了。

    姨婆听后再一次哈哈大笑:“你娘真这么跟你说?”

    我点点头。

    她叹道:“那四丫头要这么说,可是折辱了我们祖上的风光。”

    说完后,云娘说道:“我们云家来源甚久,上可追溯到皇帝蚩尤的年代,或者更远,祖祖辈辈的身上都藏着一个秘密,关于鬼衙金库的秘密!”

    “什么?”我坐不住了:“不应该是苏家人跟鬼衙金库有关吗?怎会是云家人?”我有些糊涂了。

    云娘肯定地点了点头:“是云家,不是苏家。”

    她告诉我:“这件事,还得从咱们家族里的一个叛徒说起。”

    明朝灭亡之后,大清入关统治了中原,那之后,江湖上就成立了一个组织叫洪门,而这个洪门的发起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家的一个叛徒!

    “那是明末清初的时候,世人都以为洪门的创始人是抗清义士殷洪盛发起的,却不知,这殷洪盛能够办起洪门,都是因为云家那位叫云舜的孽障!”

    云舜是当时老祖上那届的二儿子,年幼就喜欢钻研这奇门遁甲,修行法术之事,因窥探鬼衙金库的秘密,而被鬼衙金库给魔障了。

    一日做梦,梦到自己当了皇帝,于是便鼓动殷洪盛等人,在乱世组建了洪门,嘴上说得好听是反清复明,其实,云舜心里却盘算着称王称霸的事儿。

    这云舜是个玲珑蹊跷的人物,不仅将殷洪盛等人哄得团团转,就连老祖手上关于鬼衙金库的钥匙都给骗了去,而后的事,不用她说我也猜到,云舜肯定去探了鬼衙金库。

    “洪门之所以能有物质撑这么多年,后来又跟太平天国相关,一切都是跟鬼衙金库有关,他们这群人呐,贪心、真是贪心!有了钱还想当皇帝,当了皇帝还想成仙,总之,人的**是无穷无尽的,只要是个凡人,就容易迷失在不断膨胀的**之中,变成一个妖魔……”

    云舜私自开启鬼衙金库,大批大批往外运财宝的事,最终传到了老祖的耳里,老祖听说后,想方设法找到了云舜,在家族祠堂里处死了他,并且将鬼衙金库的钥匙,弄得四分五裂,散落到各地,就是为了防止悲剧再一次重演,而每一个云家血脉的人,身上都留有鬼衙金库钥匙的线索,但这线索微乎其微,不极其所有云家之人,是无法找到的。

    于是,就过了多年相安无事的日子,可就到了姨婆云珍这一代,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