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0.鬼衙金库的入口
    见我们满脸疑惑,苏桃也不顾上身体虚弱,撑着安德鲁就站了起来:“姐姐,我表哥他不是坏人,他真的不是坏人,他这么做,这么对你,是有原因的!”

    原因?我和兰芝对视一眼,兰芝对他抱的希望很大:“他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他跟那女人没关系,对不对?”

    我拦下兰芝,那柳含烟肚子都大了,说没关系,谁信呢?

    兰芝也知道,就是想骗骗自己,装傻充愣罢了。

    “兰芝,先别闹了,让苏桃把话说完。”我将兰芝抱住,想听听苏桃这边有什么新的解释,有什么重要信息。

    苏桃眼泪如潮水哗哗流了下来:“表哥他在我吞下那条虫子后,他对着我说了好多话,原来他不是叛徒,他真的不是叛徒啊!”

    苏桃说,李灿在她耳边说,如果我们之中注定要出一个叛徒,那就选择他吧!他辜负了兰芝,已经无颜在面对我们了,所以,我们之中,谁叛变,对方都会怀疑,但李灿叛变,就一定会得到对方的信任,因为,他是在用柳含烟和那未出生的孩子在做筹码。

    “表哥之所以没有主动跟兰芝姐坦白,是因为他真的不想伤害兰芝姐姐,他说,兰芝姐是他这辈子第一个爱的女人,虽然……他也不知为什么,这段感情就散了,这感觉就像,他们一起进的火车站,却分别搭乘了不同的列车,越走越远了。”

    兰芝听到后,失魂落魄地说:“我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会选择那个女人,而不是选择我。”她手指轻颤,点起了一根香烟:“他一直都想过那种男主外,女主内的平静生活,可我……却一直抛头露脸,连孩子都不肯生。”

    她说:“我偷偷流过他的孩子,他知道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吧!如果当初我不那么冲动,留下这个孩子,或许……我们的结局就会不一样了。”

    她抽着烟,不再说话,只是眼神涣散了,因为苏桃的话,让她明白了李灿的心,已经不在她的身上了,但她也并不羡慕那位柳小姐,因为柳含烟既然能成为李灿手中的筹码,作为主动展示给敌人的弱点,证明李灿的还不够珍惜柳如烟。

    也是啊,轻松到手的女人,崇拜着他的女人,在记忆深处能掀起多大的波澜?我想,李灿只是选择了一个适合的,可以过日子的女人,但他余生,一定会一直念着兰芝,因为,兰芝永远都是他捉摸不透的女强人。

    悲剧的命运,似乎在一早就被注定,就连我也为那大着肚子的柳含烟感到一丝的悲哀。

    苏桃说:“兰芝姐,你能想通就好了,总之,我表哥真的从未想过伤害你,也没想过要伤害姐姐。”兰芝对我说:“其实你不知道,当你被押送到宋昕妤面前时,那伙从林中奔赴的救兵,其实就是表哥安排的,他只是想博取到宋昕妤的信任,所以才将你送到她面前,姐姐,他真的不是故意伤害你的。”

    原来,那伙人是他带来的,可是他如何能有这样的本事,能够找到一群阴兵助阵呢?

    苏桃对我说:“表哥说,他曾去过趣园,他说,只要跟你说趣园,你就会明白了!”

    趣园?难不成是沈遇搞的明堂?

    这下,我渐渐清晰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沈遇和李灿安排的,李灿故意冤枉我、打压我,然后将我送到了宋昕妤面前表忠心。

    在我被丢入蛇坑后,他让沈遇**师请出的阴兵出场,而后我们调查,老金出面,将我们引到了鬼屠城的故事上,让我们经历了一场人鬼大战,而沈遇自己却变成了另一位门神,他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

    苏桃摇摇头:“表哥没告诉我为什么,哦对了,表哥还说,请你们放他一条生路,他想用一个信息,换你们的原谅。”

    “什么信息?”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苏桃说:“他让我告诉你们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哎呀,我说不出来,我得用笔来写。”

    梁友青立刻笔墨伺候,苏桃捏着钢笔,在稿纸上写写画画,出来了两个英文字母还有数字,37°07’n,119°10’e。

    “表哥说,这是那个啥金库的入口,我也不懂是什么意思。”苏桃像挤牙膏一样,说说停停的,而后,就再也挤不出来了:“我……我说完了!”

    我们大家围住了那张纸,看着上面奇怪的数字和英文,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什么密码,看着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这难道真如李灿所言,是鬼衙金库的入口?可我们如何破译呢?

    梁友青轻轻咳了两声:“这是经纬度。”

    安德鲁也凑了上来:“对,这就是经纬度,北纬三十七度零七,东经一百一十九度十,如此精确的地标,看来得对一对地图了!”

    什么北纬东经的,什么地标,我们一点也听不懂,但是既然安德鲁和梁友青说是那什么经纬度,那就是吧。

    事不宜迟,梁友青找来了一块地图,也亏得是在保安部,能够寻到地图,这家伙一般人家还没有呢!

    地图来到后,因为太大,我们铺了整整一个八平米的房间,才将地图完全展开。

    这是一幅精确的大中华地图,就连安德鲁也啧啧称奇,说从未见过如此精细的,梁友青白了他一眼:“你可别看了,转身就倒戈相向,将地图绘制卖了。”

    安德鲁生气道:“我是那样的人吗?你不想我看,我走就是!”

    见他要走,苏桃不乐意了:“消息是我带来的,也是我表哥拼死寻到的,我想让谁看,就让谁看,安德鲁,你别走,不要管他。”

    “行了,大家都少说两句,先看看这所谓的经纬度,究竟指的是什么地方吧!”我出面调停,让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地图上,梁友青手里拿着一把尺子,脚上套着丝绒的鞋套,带他顺着那串奇怪的东经北纬寻找时,很快就找到了指向的地点:“是在……在我国渤海海域!”

    “海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