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9.苏桃恋爱了
    元修师父对我说:“此件宝物,相信施主已经见过其他的了。”

    说完后,他与我到了一个僻静处,确认周围没有人,也没有可能有人看到我们后,他从依稀里取出一件黄布包裹的小物件,递到我面前,我打开一瞧,是一片青铜片!

    就跟之前我手上那两片是同一类型,只是形状不同。

    “你怎会有此物!”我赶紧收好,这东西洪门可盯着呢,切不可露出。

    元修师父说:“三宝寺之所以唤名三宝,便顾名思义,有三尊宝物,这第一宝就是石佛的秘密、第二宝便是地宫里供奉的释迦牟尼的佛舍利、第三宝,便是这太平天国的宝贝!”

    什么?太平天国的宝贝?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点点头:“没错,就是太平天国的宝贝。”

    元修告诉我,世人只知太平天国有珍宝无数,藏在江城的地下,可是却不知当年太平天国真正要保护的,不是金银财宝,而是这一块青铜片!

    “此物由来已久,据老衲所知,跟鬼衙金库有着密切联系。”元修说,这么多年,这块青铜片传了很多任主持,到了他这一届,也是在苦等物归原主之时,没想到,还真被他等来了!

    “你曾来过三宝寺,到了门前却过门不入,老衲没说错吧!”元修的那双亮闪闪的眸子,仿佛能看穿一切。

    我也不瞒他,当然了,也瞒不过他:“是,我确实曾过门不入。”

    “那就是了!”元修说:“你来之时,佛祖给了我提示,我取出宝物时,佛祖又告诉我机缘未到,于是,老衲便耐心等候,今日,尹道长登门之时,佛祖便提示弟子,机缘到了!”

    听了他的话,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佛祖竟然能跟人直接沟通,真是不敢想象,不过,既然他已经将此物赠予,不,不是赠予,而是送还给我,那是否证明,我就是这青铜片的主人?

    “元修师父,您能否开示我,这青铜片究竟是什么东西,它该如何使用?”

    元修双目对着那青铜片:“既已物归原主,它会告诉你一切……”

    说完后,元修师父飘飘而去,望着元修师父的背影,想着他圆润的光头和看穿一切的眼睛,我想,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他既不说破,就证明,我一定会知道一切的奥秘的。

    待我将青铜片揣在怀里,尹恒便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做贼似的凑在我耳边:“苏桃醒了!”

    “醒了?”我赶紧冲回去,却被尹恒拉住了:“急什么,你悄悄过去悄悄,记得,要悄悄的。”

    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

    但我还是听了他的话,轻轻靠近了房间,门口已经堆了三个人在偷听,加上我和尹恒,足足有五个,这画面也太过滑稽了。

    我忍住想笑的冲动,在门外寻了个一席之地,竖着耳朵也偷听了起来,苏桃醒了,虽然说话很虚弱,但她确确实实醒了过来,此刻,正在安德鲁的怀里撒娇呢!

    “是你说的,你可不许反悔!”苏桃的声音像蚊子,安德鲁笑得像个傻子:“嘿嘿,放心吧,我不会辜负你的。”

    这是什么情况?好像……好像是情人之间的情话啊!

    “你不嫌弃我吗,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我不干净。”苏桃当初还因为自己悲惨经历而差点疯掉,还好是安德鲁给她治好了病,现如今提起过去,苏桃总是自卑的。

    要不是遇见了迷人帅气的安德鲁医生,恐怕,她都会发愿当小尼姑去了。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是单相思,不敢透露分毫,哪知安德鲁却早已经喜欢上了她,默默地爱在心底,窗户纸一直都没有捅破,要不是因为苏桃中了这穴虫的道儿,差点醒不过来,安德鲁的爱意还藏着掖着呢!

    安德鲁听到她的话,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啄在脸上好响亮的一口:“我知道你的过去,我接受你的过去,如今,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我?”

    “我……我……”苏桃说不出话来,隔着墙壁,我也能感受到她的心脏在怦怦直跳,这小丫头,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答应他吧!”兰芝跳了出去,略带伤感,又充满祝福的说:“别像我和你表哥这样,该相爱时选择了分离,如今想携手过一生,却变成了分飞燕。”

    苏桃脸一红:“兰芝姐,你……你怎么在这儿,还偷听人家讲话。”

    我们全都跳了出去,尹恒说:“我们也在啊。”

    “你们!你们坏死了,你们居然偷听,那我们刚才的话……”

    三子憨笑道:“全都听见了。”

    安德鲁不仅一点也不害羞,反而更加紧密地抱住了苏桃:“既然大家都在,正好帮我做个见证,苏桃小姐,你愿意做穷医生安德鲁的女朋友吗?”

    看到安德鲁终于大胆示爱,我笑得合不拢嘴,这是长久以来,难得遇到的一件开心事。

    “答应吧!”尹恒说。

    “答应吧!”三子和兰芝说。

    “再不答应,我就把安德鲁拉走了。”梁友青打趣说。

    我对她说:“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你爱,也爱你的人。”此时此刻,我想到了白少安,想到他在黑暗的底下通道对我说的话,想到了他的认真,想到他的天长地久里,安排了我的位置。

    苏桃终于点点头:“好,那我也请大家做个见证,我苏桃,喜欢你安德鲁!”

    说完后,她大胆的搂着安德鲁的脖子,吻了起来……

    “哇哦……”大家纷纷起哄,三子更是吹起了哨子,路过的守卫们纷纷投来目光,觉得很奇怪,在保安队被人炸开墙壁,掳走犯人时,这群人还像开舞会一般开心。

    喧闹过后,我不解地问道:“对了,苏桃究竟是怎么醒的?”

    尹恒哭笑不得:“你可知古书和元修师父说的无根之水是什么?”

    “什么?”

    “眼泪!”

    对呀,眼泪也是无根之水,我怎么就忘了呢,怪不得元修师父说,冷冰冰的雨水怎能唤醒穴虫,原来是需要人的眼泪啊!

    这就是为什么,安德鲁抱着苏桃哭泣后,苏桃会苏醒的原因吗。

    尹恒说:“我理解为爱,你觉得呢?”

    “对,就是爱!”

    就如西方的童话故事里,骁勇善战、英明神武的王子来到了睡美人的城堡,吻醒了公主,从今往后,王子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感情的事告一段落后,苏桃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姐姐,有一件事非常重要,是表哥让我告诉你的,我差点忘了。”

    我愣了几秒:“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