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8.穴虫与无根之水
    这事怎么扯到了观花门呢?

    尹恒说:“既然这穴虫跟佛门高僧有关系,那我想,你的古书之中可能会有记载。”

    正好,我把法宝都带在了身上,于是,我将宝贝都请了出来,摆在办公桌上,分别是幻花镜、鼻烟壶、古书。

    我恭敬地拜了一拜:“恭请观花门法宝指点穴虫的秘密。”

    说完后,我将手指附在了古书之上,很快就被咬了一口,指头上出现了一道比头发丝还要细的伤口,隐隐渗出了血。

    古书沾到我的血迹后,书页上开始浮现出了小字,字在写,而鼻烟壶上则是冒出了青烟,开始幻化成像。

    当然了,这一切别人都是看不到的。

    所以在他们面前,我就是个对着空页和空气发呆的傻子,但是所有人都不敢打扰我。

    我一字一句给大家念出古书上的话:“穴虫,因其穴藏龙脉归息而得名,长两指,色泽金黄……”我念了一大堆穴虫的属性,又从鼻烟壶的烟雾中看到此物是一个金黄色,藏于龙穴,吸取了龙脉之精华的一种虫子。

    念了整整两页后,这才看到了唤醒的办法:无根之水。

    无根水,这不就是下雨吗?

    我们望着这天,晴空万里,也不像要下雨的天儿啊,这可怎么办?

    尹恒拿出了自己的黄符:“等着,且等我呼风唤雨来!”

    他钻入墙洞就飞奔而去,不一会儿,原本还是大晴天的,就立刻乌云密布,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尹恒去而复返,找到了一个白瓷杯,接了满满的一杯雨水,回来后先是喂到了苏桃的嘴里,而后又泼于面上,可是苏桃却丝毫没有苏醒。

    “怎么回事,这难道不是无根之水吗?”我喃喃道。

    尹恒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亲自求的雨,亲自接的水,难不成还骗了你们?”

    “我不是这意思。”我在想,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何无根之水根本无用?

    我再次问古书,古书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了。

    “你这古书关键时刻就不吱声了。”我一把将书合上:“现在好了,无根水用上了,可她还是没醒。”

    梁友青坐在一旁,脸上的酒意还未消散,红扑扑的,他舌头打结的说:“三三三……三宝寺!”

    “三宝寺?”我站了起来,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既然尹恒说着穴虫高僧可用,我们为何不去请高僧来此呢?

    城内就有一个千年古寺三宝寺,之前寻找太平天国宝藏时,我还装作香客来到过寺庙前的马路,后来却钻到了林子里。

    眼下,梁友青提醒得好,我们可以去请三宝寺的高僧来啊!

    于是我们兵分几路,我和梁友青镇守保安部,尹恒去三宝寺请高僧,我让三子去请安德鲁过来,万一苏桃醒来,可得让安德鲁好好检查一番。

    他们去后没多久,副队长归来了:“报告队长,我们已经请示了白司令,将整个江城和江面封闭了,可是,却仍旧没有找到那贼人的踪迹。”

    我问:“副队长,他们来闹时,是什么时候?”

    副队长想了想:“就在你们到来之前的十分钟。”

    “十分钟……他们带着一个孕妇,应该还未走远,我想,还在城内。”我正说着,兰芝不知不觉出现在了身后,看着她眼神哀怨,凄凄惨惨的模样,我知道,她已经酒醒了。

    “去西市的家里找找。”兰芝说完后,来到了苏桃身边,默默地将苏桃揽入怀中,轻轻抚着苏桃的脸:“李灿是一个喜欢自作聪明的人,他一定会想,你们现在肯定满通缉他,于是,西市的老屋变成了一个灯下黑的藏身之地。”

    兰芝苍白无力地道:“就算……就算我和苏桃回到老屋,见到了他们,也不会忍心出卖他们的。”

    兰芝扭头看着我们,嘴皮都裂开了:“我跟你们说他藏身之地,并不是为了报复他,而是……我想见他一面,想亲自问他,他爱的是谁。”

    兰芝说,如果李灿说只是逢场作戏,出了意外,搞大了柳含烟的肚子,那她可以不恨他:“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一个被千人睡,万人骑的妓女,不要求他为我洁身自好,但是,我不能接受他的变心,心变了,就算我留着这个人,也没啥意思了。”

    副队长听完后,带着他的队员们又冲了出去,兰芝望着那墙上幽幽洞口,化身成为了一方磐石,正等着自己的夫君归来。

    她未盼来李灿,却盼来了尹恒和三子等人,他们几乎是一起到达的,安德鲁率先从门洞钻了进来,他身上背着药箱,脚底上有黄泥,看样子是去郊外出诊来,看到苏桃闭着眼,就像一个睡着的美丽公主,倒在兰芝的怀中,他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苏桃、小苏桃……”他冲到苏桃面前,双膝跪地,将苏桃捧在手心,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隐隐含着泪花。

    我见到尹恒将一位穿着土黄色僧袍的瘦和尚恭恭敬敬地请了进来:“元修师父,请进!”

    这位叫元修的和尚,就是三宝寺的方丈,他见到监房的墙上破了洞,也并没有太过惊讶,而是既来之,则安之的一种状态。

    见到他,我和梁友青、兰芝朝他行礼,我着急道:“阿弥陀佛,元修师父,这位就是服用了穴虫的女子,劳烦您将穴虫取出,好让她苏醒过来。”

    元修师父双手合十,对我们说到:“这穴虫,需要无根之水才能唤醒。”

    尹恒说:“刚才我们试过了,根本没用。”

    元修哈哈笑道:“那天上来的冰凉之水,又怎会有效呢?”说完后,他将目光投向紧紧抱着苏桃的安德鲁,就像供桌上的菩萨,正慈悲地俯视着众生:“解药就在这位外国施主的身上,咱们只需出去,静静等着就好。”

    在安德鲁身上?难道,洋人有唤醒穴虫的特效药?

    既然元修师父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必打扰,纷纷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安德鲁和苏桃,虽然我心里一直担心,可是元修师父却微笑着对我说:“世间一切皆是缘,情到深处放能解。”

    我靠在外面的墙壁上,静静地听着安德鲁用一阵低沉的德语在苏桃身边轻轻念叨着什么,德语说完后,又开始说蹩脚的中文,不知是不是我的幻觉,我好像听到了他说:“我爱你!”

    元修师父对着我说:“此次前来,老衲并非是解穴虫而来,而是要交还一样宝物给施主。”

    “交还宝物?”这下,我可摸不着头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