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7.生魂拜访
    “是谁!”我话音刚落,就抛出一个酒杯砸了过去,而那酒杯就在我眼前,直直穿过了影子,落在了门口的地上。

    随着我一声吼,除了兰芝,其他人都放下酒杯,立马醒了酒。

    “谁在门口?”三子把枪拔了出来,头上噌噌冒着冷汗。

    尹恒把他的枪按下:“不是人,是鬼!”

    “鬼?”梁友青听到后,两眼一眯,就灌下了一杯酒:“我这辈子,还没见到过鬼呢!哪儿呢,让我开开眼呗。”

    那黑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兰芝回头一瞧:“哟,苏桃来了。”

    “苏桃?”我横看竖看都看不出是苏桃啊,不过经她这么已提醒,我也觉得这身形跟苏桃像极了,一米五几的小个子,腿长腰短,乍一看,可不就是苏桃吗?

    可如果是苏桃的话,那她就危险了。

    尹恒喝了一口水,噗的喷到了面前,随着嘴里念念有词,那黑影子显现出了模样,还真是苏桃!

    苏桃脚不沾地,面色青灰,见到我们后,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一些小话,尹恒凑上去听,眼睛撑成了原来的三倍大:“你说什么?李灿为了混进保安队,把你给……”

    “怎么了?”我们一拥而上,我抓着他紧张地问,尹恒复述了苏桃的话:“把她给弄成了假死。”

    听到是假死,我的小心脏终于恢复了跳动,要是李灿真敢杀死苏桃,我一定要他狗命!

    听到李灿,兰芝举起酒杯,醉醺醺地说:“李灿你这个混蛋,老娘……老娘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跪下也没用!”

    我过去把她给放倒,让她躺在了椅子上,尹恒那边又听到了新的信息:“咱们快去保安队吧,不然苏桃这假死就要成真死了。”

    情况紧急,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抄起一杯冷水就朝兰芝的脸上泼去,吓坏了众人,我吼道:“看什么,快来搭把手,抬车上去!”

    这节骨眼,是不可能放兰芝独自一人的,我们架着她,将正在酒醒的兰芝带到了车上,一路奔向了保安队。

    在车上,尹恒向我们解释,为何苏桃能够灵魂出窍,还“多亏了”李灿让她假死。

    “我曾听过岭南深山有奇药,叫穴虫,此虫一年四季都在冬眠,只在立夏那天醒来,出去吃餐饮露,这种虫是一种极其珍贵的药材,一般都是高僧手中才有,可以帮助高僧练习龟息**,不吃不喝关在坛子里一整年,那人都不会死。”

    而只要服用了穴虫,就会变成此虫的习性,进入休眠假死状态。

    修道之人便可灵魂出窍,魂游仙界,可是一般人就没那么好了,会成为生魂。

    活着的人的魂魄,被称为生魂,跟死魂是不同的,在我们常人眼中无法分辨,但在尹恒这样的法师眼里,一眼就能瞧出生魂的活人之气,可是现在,苏桃的活人之气越来越少,都快变成真正的死魂了。

    “苏桃告诉我,李灿让她吃下了一种干巴巴的虫子,我就知道是穴虫了,只是这穴虫入体,并不会要人性命,我想不通,她为何会正在逐渐步入死亡呢?”尹恒不解。

    梁友青说:“是停尸房!”

    他告诉我们,保安队和警察厅的停尸房,最近重新装修了一下,安装上了冷风机器,就是为了保持尸体的冷藏不腐。

    “怪不得……”在冷气机下睡着,体温渐渐流失,可不就是要冷死了吗?

    “三子,你开车快点,再快点!”我催促道。

    待车停在保安队门前,我们已经顾不上停车了,匆匆往保安队大厅跑去,厅内又恢复了嘈杂和喧闹,梁友青跑到副队长座位前,掏出李灿的照片:“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看了看:“没有。”

    “那那个单独安置的孕妇呢?”

    “还在里面呢。”副队长说:“放心吧梁队长,有我守着,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可我却觉得不对,叫梁友青开门带路,再次去到了刚才的牢房里,牢房的铁门依旧锁着,只是墙上多了一个大洞,柳含烟不见了。

    “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想要从前门进。”我问追上来的副队长:“刚才可是有人来闹过事?”

    他点点头:“是啊,刚才有人说自己的妹妹被人打死了,然后两放就在这里扯皮推诿,弄出了好大的动静,对了,刚才闹得最凶时,那死人一方还拿了炮仗来丢另一方,差点没把保安队给炸了。”

    看来,就是在那时,李灿用炸药将墙壁炸出了一个小洞,将柳含烟接了出去。

    梁友青气得胡子都歪了,一巴掌拍在副队长头上:“蠢货!你们被人骗了!还不夸去追……”

    副队长被打蒙了,这才回过神来,带着人钻洞出去追人了,我提示道:“重点查水路。”

    “为何?”副队长问。

    梁友青又是一巴掌:“说你蠢还真是蠢,水路好溜啊,道路可以设卡啊!”

    “对对对,我重点查水路,水路!”

    他带人走后,我让梁友青快带我们去停尸间,刚进去,就看到靠墙的边上躺着一个女孩子,脸上盖着一块白布,身上的皮肤就像冰冻住了一般,都发白了。

    我走上去,颤抖着解开了白布,果不其然,是苏桃!

    尹恒摸了摸她的脉搏:“还有心跳。”

    “那快把穴虫弄出来吧!”眼下只能指望他了。

    结果尹恒却两手一摊:“我虽听过穴虫之事,但却不知如何操作,如何让它出来啊!”

    我将目光转向梁友青:“大侦探,你呢?”

    他摇了摇头:“闻所未闻。”

    三子就不用说了,他更是不会知晓这些神秘之事。

    尹恒说:“别傻站着,咱们先将她弄出去,弄到火炉边,万一身子一暖和,她就醒了呢?”

    我觉得很有道理,就像给冻鱼解冻一般,于是我们将她推到了门外,在房间里燃上了炭火,用棉被包裹着苏桃冻僵的身子,我烧来热水,用热毛巾擦拭着她的四肢。

    渐渐的,苏桃的身体暖和起来,也瘫软下来,可是,她却依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始终都没有苏醒的迹象,见烤火无用后,我们又陷入了焦虑中,尹恒说:“看来,需要请观花门的法宝出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