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6.就让我们醉一场
    听到我的声儿,兰芝火焰更甚:“小柔?怎么也知道?”

    我想,瞒是瞒不住,坦白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你……”她冲到我面前,双手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整个人提了起来:“说什么好姐妹,说什么共患难,我呸!竟然瞒着不告诉我。”

    我双手抓着她的手,尹恒、三子和梁友青上前来拽着:“放手,快放手。”

    我面对着兰芝,吼道:“我跟你说有用吗?一个男人变了心,就算用枪抵着,他也不会再爱你,你还不明白吗?”

    我的话一出口,兰芝就像被万箭穿心的稻草人,变得歪歪斜斜,失去了力气,要是不三子接着她,她早就倒在地上了。

    周围的人正看着热闹,我拔出枪,怒吼一声:“滚,全都给我滚出去!”

    见到有枪,他们吓得纷纷逃窜,很快,原本人潮汹涌的安保队,变得空空如也,只剩下我们五人在偌大的大厅里对立着。

    “兰芝,你醒醒吧,李灿他真的变了。”我告诉了她,我是如何发现李灿的事,尹恒和三子也各自说出了自己的发现经历,但兰芝不相信,她不断地摇头:“我不信,我不信他会这样对我,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是他的初恋啊,他怎会舍得……”

    “舍不舍得,都已经做了。”我抱着兰芝,感受着她碎了一地的心。

    她哭着说:“怪不得……你那时候总是劝他把别墅收拾出来,接我去住,就是在给他一个机会,可是他却……”

    是啊,我当时以为李灿和兰芝还有转机,如果这事能圆满的瞒过去,兰芝这一辈子都不会经历他出轨的伤心。

    如果可以,我宁可她这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过活,因为生活给她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替父还债,委身为妓,好不容易有了新的生活,却……再度破灭。

    “可是小柔,我还是不相信李灿会这样对我,他是这个世上最老实的男人,我当初就是看中他老实巴交,脚踏实地的样子,才会跟他在一起,我不信他会背叛我。”兰芝双手捂着我的胳膊,求着我:“我求求,让我见见那个女人好不好,我保证我不掐死她,我也不打她,我就跟她聊一聊,好吗?”

    我知道,如果我不答应她,她这辈子都不会死心的。

    “好,我答应你。”我话音未落,兰芝就说:“就我和她俩人,好吗?”

    三子、尹恒、梁友青一齐对我摇摇头,但我却愿意相信兰芝,我知道她的内心是个好女孩,她不会伤害无辜的。

    “好,就你们俩人。”我让梁友青打开天门让我们进去,左拐右拐经过好几道门才来到了拘留室,在一个单人的牢房门前,兰芝被梁友青铐住了双手:“兰芝,对不住了,你想进去,只能以犯人的身份。”

    “没事,你开门吧!”

    梁友青轻叹一句,摇了摇头,将门开启后,兰芝被他推了进去,关上牢门后,我们都没有走远,就在周围站岗,生怕他们会发生不测。

    但过程却比我预想的要平静多了,里面传来了说话声,还有小声的啜泣和笑声,让人莫不着头脑。

    这俩人,还真聊得起来!

    换做是我,把我和秋海棠或者宋昕妤关一块,我铁定不会多聊。

    聊了一个小时后,我的脚都站酸了,这时,梁友青开启了房门,凶神恶煞地对兰芝说:“你家人来赎你了。”

    兰芝点点头,若有所思地望着柳含烟的肚皮:“好好照顾自己,真心的!”

    这句话颇有意味,她出来后,我问她:“怎么回事,你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兰芝眼泪已经干了,如释重负地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我问了她很多关于李灿的事,才发现,原来,我们认识的不是同一个人。”

    兰芝说:“我想喝酒,陪我吗?”

    “陪。”我刚说完,那几人就冒了出来,异口同声说:“还有我们!”

    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畅饮了,虽然我知道现在敌人还未剿灭,不能掉以轻心,但大家真的太累了,被压得太死了,急需一场宿醉来让每人缓和心境。

    特别是我,我的身上,压着几重大山:白少安、小轩、苏家的秘密、苏桃、兰芝、李灿……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烦恼,都来自于各自在乎的人。

    但,酒精却是个神奇之物,它能让人忘却烦恼,身未动,但心灵却早已踏上了一段奇妙的旅程。

    这一群各怀心事的人们,在大都会,围着圆桌,吃着火锅,举起酒杯,各自豪饮。

    火锅的蒸汽就在我们面前晃动着,每一个人都影影绰绰,每一个人都变得不像自己。

    兰芝连喝了三杯伏特加后,辣的嗓子疼,话匣子也就此打开了:“你们知道吗,那个女孩是有多好,好到……我都觉得自卑啊!哈哈哈……”她疯疯癫癫地笑了起来:“出身好、相貌佳、年纪小、学历高,最重要的是,她崇拜李灿啊!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见到个成熟男人,都觉得是天上的天神,我呸……”

    “真是幼稚,幼稚!”她跟我们碰杯:“你们说,那女人是不是幼稚,婚都没结,就跟一个男人跑了,还大了肚子,书不读,家不回,在罗曼蒂克的世界里,他这是伟大,为了爱贡献所有,但是,在现实世界里就是傻,就是无知,就是混蛋!”

    兰芝的话也不无道理,想到我之前离开父母,执意跟白少安私奔而套,等我知道后悔时,已经晚了。

    就是兰芝说的这般,傻、蠢、无知透顶。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当初忍耐心中的爱意,留在父母身边,或许……苏家的悲剧就不会上演了。

    想到此,我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苦涩、火辣的酒液,刺痛着我的五脏六腑,但是……却无比的爽快!

    “我是比不上她了,我比不上她了。”兰芝苦笑一阵:“我一个站街女,一个污了身子的女人,一个不下蛋的母鸡,他不要我是应该的,人嘛,都有选择更好生活的权利,他娶了这个小柳,日子比我过得舒服,值,真值!”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也不知是真醉了,还是装不醒,就在我们乒乒乓乓碰酒杯时,一道人影从门外一晃而过,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待我回过神来,确确实实看到了那道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