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5.兰芝来闹
    他没有躲闪,用身子接住了我的拳,认真的,居高临下地望着我,狡黠地说:“你答应我的事,千万别食言。”

    白少安真是太坏了,竟然故意将我们困在这里,骗取了我的感情。

    不过……这重头再来的滋味,还挺不错的,至少这一次,不是我对他穷追猛打,我们之间的角色,好像互换了。

    他刚才问我相不相信缘分,我并没有回答他,其实,我是相信的,我信缘分之说。

    不然,怎么解释我们俩兜兜转转、寻寻觅觅,就算见面不相识,也会记得“前世”的情缘,记得对方的名字。

    这一去,白少安就老实了很多,再也没有出现被困的情况了,我这是才彻底明白,这地宫是他设计的,自然是熟记于心,怎会轻易踏入陷阱呢?

    果然,白少安的套路很深呀。

    这一转悠,我们终于出去了,来到了司令部的地下室,这地下室是一个堆满了杂物的储物仓,周围有无数排货架,而我们,就在最里侧的货架边上。

    当我们冒出头时,他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怎么那么冷?”

    “错觉吧!我挺热乎的。”我将手藏了起来,却被他生拉硬拽握在手心:“女人,就是爱撒谎。”

    他帮我捂手,牵着我一路到了司令部的门口,带着我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我着急去见梁友青等人,正欲离开,就被他拉住了,这才回过神,他还没松手呢!

    “松开。”我晃动了手臂,甩出波浪形。

    他说:“你就这么走了?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我耐着性子,实则内心已经快急爆了:“你说,你想做什么?”

    “起码,也得请吃个饭吧!”他正说着,眼睛透过我的脸颊,朝身后望去,我回头,正巧对上秋海棠从黄包车上下来,她额前的头发梳成了辫子,顺着发际线盘了起来,身着一身黄棕色格子旗袍,很明显精心打扮过,显得青春逼人。

    见到白少安和我在司令部门口拉拉扯扯,她的笑容凝固了一瞬,很快恢复假笑:“少安哥哥。”

    白少安看到她,眼神都是逃避的,好像秋海棠是个讨厌的,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你怎么来了?”他终于松开了手。

    “我想你了,就过来看看。”而后,秋海棠转向我:“这位是……”

    她问的不是我,而是白少安,白少安说;“未来嫂子。”

    “你……”我攥紧拳头,不想理他,便招呼也不打就离去了,只是临走前,我不小心瞥见了秋海棠的眼神,嫉妒、怨恨,巴不得分分钟撕碎了我,挫骨扬灰才过瘾。

    没想到啊,在如海棠花一般的清纯女郎身上,我竟然能见到如此违和的画面,还真是……难得啊!

    我知道,秋海棠一定恨透了我,她喜欢的少安哥哥,早已经是我的爱人,白少安失去记忆后,她原本以为自己有机可乘了,但,还是见到了最不想见到的画面,她怎能不恨我呢?

    不过,恨就恨吧,我也不掉一块肉,随她去吧,等我收拾完了李灿,有了时间再来对付她。

    我不管秋海棠和白少安了,总之眼不见为净,我看不到,就不会吃醋,不会去瞎想,他们怎么折腾,那是他们的事。

    待我急匆匆赶到梁友青的侦探所时,正好遇见他从门内出来,一边跑一边擦汗,只手抱着一堆文件,差点撞到我身上。

    “你怎么了,急急忙忙的。”我问。

    他见到是我,赶紧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你没事?”

    “我没事呀!”我心里惦记着柳含烟:“那个柳小姐在哪儿?”

    他这才被我提醒,赶紧带我走出弄堂:“在拘留所里,我们确实按照原计划进行了,但却疏忽了一件事,就是兰芝。”

    “兰芝?”对呀,这几天我太忙了,都忘了去看她,自从上次看到她几乎疯癫后,苏桃就让自家的一个姑奶奶去照顾她,我都没去看过她:“兰芝怎么了?”

    梁友青说:“兰芝找来了,现在正在保安部跟尹恒和三子闹着呢,想去见那女人。”

    “谁透露给她的消息?”我们之中不可能有人放消息给兰芝,除非……除非有人想趁乱生事。

    “希望尹恒和三子可得拦住了,不然,很可能会闹出大事。”我一路小跑,跟着梁友青朝保安队的拘留所跑去,这里不是警察厅,却比警察厅还要忙碌。

    警察厅是专门破案的机构,而保安队则是对付鸡毛蒜皮,打砸抢的部门,监牢里经常都是满员的。

    这个节骨眼上,兰芝想去做什么呀?自然是找那柳含烟兴师问罪呀。

    她是个什么性子,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她这一去,柳含烟必定要遭受一场大难。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两个女人两败俱伤,而真正的伤人者李灿,却始终做着缩头乌龟,不敢露面。

    等我赶到保安部时,里面安安静静的,一句说话声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的人死绝了。

    待跨入门内后,我见到拥挤的保安队大厅挤满了人,有犯事被抓来的,也有拿着保证金来赎人的,可是大家就像商量好了似的,一动不动地盯着同一个角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

    在角落的黑色办公桌边,兰芝的眼睛肿成了核桃,但却霸气十足地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椅子上,一边嗑瓜子,一边问:“你们这些混蛋,居然敢瞒着我,算什么朋友。”

    尹恒和三子像俩门神立在她左右,尹恒嬉皮笑脸道:“兰芝姐姐,我们也不是故意要骗你,实在是……开不了口。”

    “开不了口,就眼睁睁看着老娘被人当猴儿耍?”兰芝一拍桌子,又开始骂了起来,骂得入耳,骂舒服了,便收敛了三分:“我不管,你们要是不让我去见她,我就耗在这儿,让你们鸡犬不宁。”

    三子苦口婆心地劝:“你这又是何苦呢,见到又能怎样?”

    “见到了,俺……俺抽死她这个狐狸精。”兰芝发起狠来,可是十足的一个泼妇,就连李灿估计也打不赢她,谁让她是东北来的大个儿妞呢?一生气就会冒出东北话:“这王八羔子,要是搁俺旮沓那块,早就被乡亲揍个皮包脸肿了,还有那小贱皮子,我一定打到她叫妈。”

    正说着,我走了进去:“如果说,她不是狐狸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