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4.你相信缘分吗?
    我不相信我们会被困死在这儿,一定有机关出去,我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石墙边上,用力地砸着墙,却连渣滓都没法敲下来。

    “愣着干嘛,赶紧试试你那边?”我对他吼道。

    他摇摇头,干脆坐在了管道之中:“没用的,这密道是我设计的,所以我知道,一旦误入了错误的道路,误入陷阱,是怎样的下场。”

    陷阱?难道真如他所言,我们落入了陷阱里,还是他老人家亲自设计的陷阱?

    “你一定留有后手的,对吧?”我想,他当初设计时就没考虑过误入的情况吗?

    他摊开双手:“还真没考虑过,再说了,我设置陷阱是留给敌人的,难不成我还要在陷阱里给敌人留一个活路?”

    不管怎样,我还是得挣扎一下,我拔出了手枪,里面只有两发子弹了,我对着石墙开了一枪,在狭小的空间里,震耳欲聋。

    可让我失望的是,子弹嵌在了石墙上,根本打不穿。

    白少安坐在我身后,拍了拍身侧:“坐下吧,省点力气。”

    他倒好,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但我无法冷静,我还有人没救,还有那么多等着去处理,怎能坐地等死?

    但现在,好像除了等死,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做了。

    我又是拍门,又是呼救,叫了很久的救命都没人搭理,我终于接受了现实,我们要困死在这里了。

    为了在密闭空间里保留足够的空气,白少安熄灭了火把,整个世界伸手不见五指,但也没关系,毕竟在这节管道里,只有我们两人。

    被困密道的陷阱里,无人救援,一开始是挺绝望的,但接受了死亡正步步靠近后,我反而轻松了不少,至少实现了我跟白少安不求同年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日死的愿望,能够跟心爱的在一起下黄泉,想想,死亡也没那么可怕了。

    一切都看开后,我摸黑坐在了白少安的身便,背靠着圆形的管道,冰冰凉凉的。

    见我认命,白少安在黑暗中轻笑了一下:“你相不相信缘分?”

    白少安也会说缘分?

    “据我所知,白司令不像聊缘分的人吧!”我心里很纠结,在想要不要告诉他真相,反正我们都要死了,告诉他又何妨呢?可转念一想,他会相信吗?那么离奇的故事,当做别人的故事听听挺好,可若是让他知晓是这过去六年发生的事,他会信吗?

    罢了,还是不说了,就让我们好好的度过,这最后的时光吧!

    “你倒是挺了解我。”白少安靠在我身侧,声音低沉有磁性:“过去我也不相信缘分,但遇见你后,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缘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还记得我跟你的第一次见面吗?”他指的是哪一次?

    见我不吱声,他说:“大华饭店。”

    对,那是他重生后,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就在大华饭店,那时他身侧正挽着秋海棠,正眼都没瞧过我。

    “当时我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你。”他说,他一眼便被我所吸引:“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遇到你之前,我都未曾出现过。”

    我感觉到,黑暗中,他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压抑着心跳。

    “遇见你,我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我们已经在一起三生三世,好像我们曾相恋过……”他说这话时,我已经别过脸去,眼泪一滴一滴地默默掉了下来。

    我没想到,他都失去记忆,却还能记住这份感觉,确实,我们是相爱过,我们是世上最熟悉彼此的人,只是现在,他把一切都忘了,但,我们之前发生了那么多,爱得那么深,记忆里,怎能一点印记都没有呢?

    于是,他便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将一切归咎于缘。

    我抹干眼泪:“白少安,你跟女生搭讪的方法,也太老套了。”

    他说:“如果你认为,这是我胡编滥造的,我也没办法,就算你把我当做疯子,我也想告诉你,见到你,我会忍不住深深被你吸引,我会忍不住想靠近你、保护你,跟你在一起,无论做什么,我都觉得……很安心。”

    这算是表白吗?

    “最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无耻之徒的,是我每次见到你,都想抱着你,情不自禁想……吻你!”他轻柔地笑起来:“还记得刚才的吻吗?”

    “你该不会又想……”我捂住小嘴。

    他噗嗤一下笑了:“我好像在梦中吻过,所以,我想试试看,是不是我熟悉的感觉。”

    “无耻。”我觉得他重生后脸皮越发的厚了。

    他俨然没有在意我的嘲讽,而是回味道:“跟我记忆中的感觉……一模一样。”

    我伸手想揍他,却扑了个空,紧接着,跌入了他的怀里,他得意地笑:“看来,我就说嘛,是你投怀送抱。”

    “混蛋,无耻!”我费力地想爬起来,他却环住了我:“躺会吧,毕竟,我们要成为彼此生命中最后的同伴了。”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们能被困住吗?”我委屈地说。

    他轻叹:“好,都是我的错,是我带错了路,害了你,我会为你负责的。”他轻轻摸着我的后脑勺,顺着我的头发捋,就像在安抚一个受惊的孩子。

    “算了,你自己也被困在此,我怪你又有何用,负责的话就别说了,你现在自身难保,负什么责。”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我还是安心地趴在了他的胸前。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可以出去,我们获救了,你会给我一个机会,跟你在一起吗?”他认真地问。

    我想了想:“等天下太平,国家统一,我会考虑的。”

    “好,一言为定。”他在黑暗中握着我的手:“说好了,不许反悔。”

    “绝不反悔……”

    说完后,我觉得有有点冷了,肺部又开始难受,咳了起来,一咳就无法止住,他帮我拍着背顺气,等我止住后,他问:“生病了?怎会咳得那么严重。”

    “感冒而已。”捂着嘴,生怕他闻到血腥味,结果,他还是闻到了。

    “什么感冒,会让你咳出血?”说完后,他在黑暗中动了动,一阵轰鸣声响起,火把再度着了起来,前后堵上的石门缓缓上升,见此,我一拳锤在他胸口上:“白少安,你耍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