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3.白家密道
    这声音的主人,化成灰我都记得!不正是那变成了阉人的白远卿吗?

    真是冤家路窄,真没想到一入白公馆,这第一个碰见的人就是他。

    我不敢抬头,将脸埋在了白少安的贴身衬衫里,嗅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的体香。

    白少安停下脚步,转过身:“是你?你身体好些了吗?”

    由于他转身,我顺利地被转到了身后,不用面对白远卿,让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白远卿歪斜着身子,朝我偷瞄了几眼:“我身体好多了,话说小叔啊,这青天白日的,你就抱着一个女人回来,看来,你也并非如外界传言,是个不近女色的苦行僧嘛。”

    听到他暧昧的话,我真想一口唾沫吐死他,果然啊果然,人只要内心猥琐,说话都透着一股令人恶心的臭气。

    很显然,白少安也不喜欢他的话,便淡淡地说:“我是男人,自然有需求。”

    这句话真是一把刀直戳白远卿的心窝子啊!谁不知道白远卿已经是个阉人了,换做在前清,他洗洗干净直接就可以进宫去伺候太后了。

    白少安在他面前说自己是个男人,这不是给他啪啪打脸吗?

    果然,白少安腹黑起来不是人。

    听到白少安的回答后,白远卿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他冷笑一声,说道:“**一刻,远卿真是羡慕小叔啊!”

    说完后,他拂袖而去,只是临走前,向我投来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透过头发丝间的空隙见到,也不知他是否认出了我。

    罢了,不管了,认出又如何,没认出又如何?

    这一路上,人人见到白少安皆抡圆了嘴,谁都不敢相信,白少安竟然会扛着一个女人回家,就在我快脑充血废掉时,他终于将我放下了,一把丢在了他的床上。

    看到这古色古香的房间摆设,我不禁皱着眉头,这是恬园。

    他带我来恬园,是想金屋藏娇?不,我不会同意的,我还急着去找尹恒、三子和梁友青汇合,解决李灿的事呢,哪有闲工夫跟他耗着。

    “白少安,你混蛋!”我骂了他一句,正准备起身,就被他宽大的身体给压回了床上,此刻,他就在我上面,我们彼此的胸膛紧贴着,呼吸喷在对方的肌肤上,你来我往,形成了一段暧昧不清的旋律。

    他的嘴唇,若有若无地在我鼻尖上游走:“你说我是混蛋,那我还真该对你做点混蛋事,省得白担了这骂名。”

    我的心怦怦跳起来,越发地剧烈了,感觉随时随刻都会跳出胸膛:“你……你别乱来啊。”

    见我吓得屏住呼吸,一脸羞红的样子,他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身体压了下来,脸庞无限放大,就在我闭上眼,准备着接受一切时,忽听到一阵机关的齿轮声,身上也猛地一空,白少安早已站在了床边,一脸坏笑地对着我:“怎么,你现在是不是很失望?”

    我坐了起来,随手抓了枕头丢过去,砸在他身上:“白少安你无耻,你耍我!”

    话音刚落,他用快如闪电的速度,俯下身吻住了我的唇,浅浅一个吻,唇间一轻柔,如梦如幻,亦真亦假,让人陷入了迷醉中。

    他安静地闭着双目,我惊恐地瞪大眼眸,而后,是触电的感觉。

    “这下,不是耍你了吧!”说完后,他笑意满满地离开,我跳起来朝他扑去,真想狠狠揍他一顿,他抓住我的高举的小拳头,下巴点了点床边的墙壁:“省着点力气,走完这条通道再打我吧!”

    原来,他这里做了一条密道,而密道的开关,正好就是在他的床背靠的某一块砖头上。

    怪不得他刚才要趴在我身上,原来是为了勾着那块砖,而后又突然吻了上来,还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实在是可恶!

    见我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就像个阴谋得逞的小男孩,嘚瑟地偷偷笑着,我抹了抹嘴角:“白少安,你堂堂一个司令,竟然强吻女孩子,要不要脸。”

    他脱口而出:“明明是你的嘴唇叫我吻的,美其名曰:感谢。”

    “我建议你去安德鲁那里检查检查脑子。”我正说着,他已经进入了密道里:“快来。”

    我与他保持着一米以上的距离:“你先走,从现在开始,你离我远一点,知道吗?”

    “你确定?”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还真有点可爱啊!

    “确定。”

    他转身离去后,我闪入密道,刚走没两步,身后的墙壁就关闭了,我摸了摸,是石墙,也不知机关在何处,只能屁颠屁颠跟着白少安朝着密道深处走去,沿着一路向下的阶梯,我们进入了白公馆庞大的地下王国,这里有很多的直径一米多的管子。

    管子是他在修建白公馆时提前埋下的,管道错综复杂,可以通向白公馆内的任何地方,以及馆外的司令部和东城门外的小树林。

    这么看来,这项地下工程,也是颇为浩大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让人发现,却能穿过这么多高楼和民宅?”我好奇地弯腰,跟在他一米开外的地方。

    白少安手里举着火把:“山人自有妙计。”

    我又问:“那我们现在是去哪儿?”

    “司令部。”他得意的说:“那群蠢货现在还在白公馆外守着,又或者正在想办法打入白公馆内部,殊不知我们早已离开了那里,去往了别处。”

    怪不得白少安说,要带我来最安全的地方,恐怕那群人将白公馆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我的踪迹。

    由此,我对白少安的态度好了三分,只是心中有些不悦,这家伙,之前竟然还防着我,有密道竟然也不说一声,是怕我逃走吧!

    怪不得我说,他总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来老宅找我,原来是有密道,亏我还以为他真的这般神通广大。

    走着走着,白少安在前方“咦”了一声,而后就停下了,手中的火把,那火焰忽明忽暗的,定了几秒后,他突然倒退了过来,弯着身子步步后退。

    “怎么了?”我问。

    他摆摆手:“快退吧,我好像走错路了。”

    “什么?”我刚准备后退,身后的管道就发出一阵响动,一块沉重的水泥板子落了下来,而他前面也落了一块板子,两头夹击,将我们密封在了管道内进退不得,见状后,我心咯噔一下:“你该不会告诉我,你碰到机关了吧?”

    他无奈地点点头:“怕是我们要被困死在这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