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2.霸道又霸气的白司令
    白少安模拟两可的说:“自然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见车轮滚动,是朝着白公馆的方向而去,立刻叫停:“停车,我要下车!”

    见我挣扎得厉害,他只手拽住了我细嫩的胳膊:“坐好,别瞎动。”

    我才不会听他的,趁着现在车速不快,我赶紧跳车得了,因为我害怕,万一去了白公馆,遇到白远卿,我岂不是暴露了?

    我精心布下的局,可怎么办?

    所以,我绝不能跟白家人碰面。

    就在我挣扎时,白少安手腕一发力,我就成了软绵绵的面条,靠在了他的胸膛里,呼吸都变得炙热起来。

    “你……”

    “嘘,别说话,有人在周围盯着我们。”他唇齿没有动,但声音却实打实地传了出来,我纳闷呢,他什么时候学会腹语了?

    这想法只是一闪而过,我听到他的提醒,抬起眼皮子朝周围看去,果然看到周围的楼上有人在站着,盯着这辆车。

    “现在怎么办?”我紧张得呼吸都凝重了,这些人该不会放冷枪吧!

    他说:“凉拌。”见我精神紧绷得厉害,他补了一句:“放心吧,他们不敢乱来,毕竟宝贝在车里,万一有个闪失,他们就得不偿失了。”

    原来他早已摸透了洪门人的心思,怪不得如此镇定自若。

    看着他身上流露出的清冷皓月般的气质,我知道,他一定想好了对策,看来这人暂时不打算告诉我,而是想在我面前再次微风一把。

    “好,我不瞎动弹了,你可以松手了吗?”我被他抱着,会忍不住想缠上他,想永远都做一个小女生窝在他的怀里,就这样赖一辈子。

    他纹丝不动:“怎么,我刚才救了你,你不应该好好感谢一番?”

    “呵!哪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强行搂抱良家妇女。”我嗤之以鼻:“你这叫占我便宜。”

    “是吗?”他深呼吸一口气,背脊放松地靠在牛皮做的座椅背上:“要不找人评评理,看你我抱着,是我占你便宜,还是你占我便宜!”

    “你!”我知道,他是全国女人都为止尖叫的美男子,大司令,我苏小柔是个无名之辈,跟他抱在一起,确实占了他的便宜。

    这么一想,我还挺划算了?

    “白少安,你不要强词夺理,谁占谁便宜,你我心里明白。”不过,我还是很享受被他拥入怀中的感觉,像喝醉了酒,有点醉,脸上温热烧红,望着窗外高楼林立,树影晃动,就像入了极美的梦境,就连凉风也变得撩人起来。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这样做,只是想跟你贴近一点,因为我想看看,你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你知道吗,你就像一块充满了魔力的吸铁石,而我就是那磁铁,不自觉被你吸引。”

    “白司令,你这话对多少女人说过?”我吃醋道:“是不是对秋小姐也说过同样的话?”

    他收起下巴,鼻息的热气噗洒在我的脸上:“你这是……吃醋?”

    “呵,哪里来的飞醋?”我伸出指头,轻轻点在他的胸膛上:“别自作多情了。”

    “那好,我不自作动情,我只想跟你交个朋友,可以吗?”他伸出手,满满的诚意:“我是认真的。”

    这个朋友,该不该交?

    见我犹豫,并不为所动,他强行抓起了我的小手,霸道地握住:“从今往后,我们是朋友了。”

    我甩开手:“谁跟你是朋友,想得美。”

    “怎么?我救了你两次,难道,还不够资格成为你的朋友?”他又拿救命之恩来压我,我翻了个白眼:“我又没叫你救我。”

    “好你个女人,过河拆桥的功夫不错。”他说完后,问了我一个问题:“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想当面问你。”

    我想,该不是问什么情情爱爱的问题吧,这不像他!

    “什么问题。”

    “经过这几次接触,难道你没发现我有何不同?”他的话是在试探。

    确实很不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说好听了,是神仙下凡,说不好听,他就是个妖物,正常人都会吃惊,但我却没有丝毫的诧异,确实引人怀疑。

    “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说道:“我从尹恒他们那儿,得知过一些关于你的事,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他轻笑一声:“你果然跟一般女子不同。”

    见我没搭理他,他自顾自说道:“一般女子,遇见鬼怪、落水、枪战,都会吓得哭哭啼啼,你倒好,真是如同死水,波澜不惊。”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见多自然不怪了。

    但我的事,却不想再对他透漏一个字:“白司令,我劝你最好不要对我好奇,因为你对我好奇就会对我感兴趣,探索多了,就会不知不觉爱上我,这对你而言,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看来,你还是为我考虑了。”他说完后,深呼吸一口气,胸膛涨得鼓鼓的:“由此,我更喜欢你了。”

    我一口老血,这人什么逻辑?有毛病吗?

    他有没有毛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汽车停到了白公馆的门口,果然,兜兜转转,我又回来了。

    想到去年我嫁入白家,闹出那么多荒唐事,最后还放火烧了老宅,回到此地,还真是如同去往地府。

    “你带我来这儿干嘛?”我问到,并遮遮掩掩,生怕被看门的、扫地的亦或者是白少恒、白远卿给认出来。

    他说:“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我不!”我抓着车门把手,怎么都不肯进去,他拉着我的手,见我不肯松动,二话不说就将我拦腰抱了起来,霸气地扛在了右边的肩膀上,我面朝下地垂在他的身后。

    “白少安,你无耻……”我双腿晃动着,却被他轻轻拍了一下屁股:“老实点,听话。”

    这一声充满磁性的低音哄,差点没把我给融化了,就像热恋的恋人,在哄着闹脾气的小女生,那满满的宠溺掩饰不住都流露出来。

    被他打了一下后,我果然老实了,与其说老实,不如说我认命了。

    不过这样也好,这个姿势,只要我将脸埋起来,就不会被人瞧见了,于是,我只能拼命地捂着脸,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大麻袋,被人扛肩上了。

    这一路上,我都没敢抬起眼眸看看四周,也不知他带我去了哪儿,就在我以为快到目的地时,一双皮鞋出现在了身后:“小叔,你这是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