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1.枪战雨林
    在听到我提起江副官的那一刻,白少安的眼眸定住了一秒,就这一秒的停顿,让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白少安没有明白我的用意,我将第一时间开枪。

    但结果表明,我赌赢了!

    白少安接收到了我的信号,也是,以他的聪明才智,怎会不知我是故意说的?我跟王副官认识,自然不可能不知江副官的事。

    他依旧靠在门边,没有移动的迹象,漫不经心地转移话题:“男朋友?”

    我尴尬一笑:“客人。”

    “生意不错。”他将花递过来,挡住了男人的脸:“可是……是我先定了你,做生意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得了吧,他不是你能惹的主儿。”我看到那万代兰在首领脸上擦来擦去,透过花丛,看到白少安似笑非笑的小眼神,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狭小的楼梯间里,正好被我们三人挤满,必须有一人后退,不然真无法挪动身子。

    就像一个三角形,恰恰好被我们给固定住了三个点。

    这时,那男人终于不耐烦地开口了:“滚开,别坏了大爷的雅兴。”

    我煽风点火:“先生可别这么说,他可是大名鼎鼎的白司令啊,也不是好惹的主儿。”

    相比首领的气急败坏,白少安面对此情况,倒是游刃有余,仿佛真是在斗情敌:“你说得没错,这个世上,只有你能惹我。”说完后,他不动声色,只手揽过我的腰,轻轻旋转一圈,便反手握住了首领的枪口。

    怦!

    一声枪响传来,我感觉腰上一震,手指也不自觉地开了枪,发出闷响,身上的衣裳被热血给浸湿,我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白少安将我搂在怀中,一个转身抬脚一踢,那首领就被他给踹了下去,顺着楼梯滚落。

    我瞧着蓝色旗袍上展开一朵血玫瑰:“你受伤了!”

    他将手藏在身后,抿着嘴唇,满脸是汗的靠在墙壁上:“别管我,快进屋……”

    “不行,你让我看看!”我扑上去扒拉他的手,他死死压在身后,逼得我不得不趴在他身上,双手缓过他宽阔硬朗的身子,去摸索他的右手。

    当脸颊紧贴在他胸口时,我听到了一阵心跳,由缓慢的跳跃,到飞驰如呼啸的火车,轰隆的、周而复始的跳动,一发不可收拾。

    伴随着心跳声加快,他的体温也渐渐升高,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我都感觉到了他炙热的肌肤。

    “你……”

    他的手突然出现,将我紧紧按在怀里:“看吧,这可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

    那坏笑的嘴角,阴谋得逞的侧颜,都在提醒着我,我被这家伙骗了!

    “放开!”我张开嘴,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胸膛,他吃痛后松了手:“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吗?”

    说罢,他摊开右手,掌心出现了一枚子弹。

    当我看到子弹时,真有点不敢相信,他竟然徒手接到了子弹,而且还毫发无损,比之前的神香还要厉害。

    神香虽然给了他不死之身,但,却没办法阻止他不受伤害,每一次受伤,他都十分痛苦,却只能等待伤口自动愈合。

    看到他这一变化,我心里是激动的,有了这副身躯,他当真可以所向披靡,如神在世了。

    见我握着他的大手,反复揣摩,他得意地扬起下巴:“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

    刚得意了几秒,他目光投向我的身后,便止住笑容,将我挡在身后,一阵枪声传来,我捂住了耳朵顺着墙壁蹲下,我感觉到身边的墙壁和门都被子弹给肆掠了,但很奇怪,只要是朝我袭来的子弹,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待适应了这场枪战后,我睁开眼,见到白少安泰山般稳健地站在我面前,用身体,用双手帮我挡住了子弹。

    见到那么多子弹打在身上,却丝毫不受影响,这群洪门的帽子帮吓傻了,都忘了给枪补充子弹,就在这空档,白少安从容不迫地拔出了枪,一枪一个准,丝毫没有浪费子弹,最后还留了一个看起来胆小的,那人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被吓得腿软。

    白少安将手上接住的子弹丢了一地,转身将我扶起来:“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透过他的肩膀,我盯着墙角那个人,我知道白少安留他下来,是要留活口问话的,可还未等白少安问出一个字,那人就脑袋一斜,死在了角落里。

    我们冲了过去,白少安撬开他的嘴,看到那人牙缝间藏了半粒胶囊,他说:“看来,是个严密的组织。”

    那是当然,这可是洪门的人呀。

    他脱下皮衣盖在我的身上:“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跟我走。”

    我点点头,却想到宝贝还在家里:“等等。”我哆嗦着开门进去,将观花门的宝贝和青铜片包裹在一块红布里,藏在了身上,被宽大的皮衣所遮挡。

    他倚在门口抽烟,姿势很迷人,在经历了刚才的枪战后,他的淡然散发出一阵迷人的光。

    “他抓你,就为了这东西?”他努努下巴,问到。

    “是啊,就为了这些身外物。”我走到门前,看着房间门口布满了弹孔,我这扇精美漂亮的欧式红木大门,也被打得缺了角,现场一片狼藉,不免感慨:“你说人可不可笑,死物比人命重要。”

    白少安深沉地说:“在有些人眼里,死物是活的,活人是死的,这就是乱世。”

    我们一路向下,避开了楼梯间的尸体,尸体有八具,其中有些是年轻的,十几岁的孩子,有些是年老如我父亲的年纪,也不知是为了什么,就这样豁出了性命。

    白少安说:“可惜,刚才那个人跑掉了。”

    “他是这群人的头目,是洪门的人。”我不知道他还记得洪门吗,他的表情告诉我,他记得。

    “洪门?你确定?”他告诉我:“我追查洪门已久,他们行事隐秘,极难查探,怎会如此明目张胆?”

    我拍了拍怀中之物:“或许,是这件东西对他们很有用吧!”

    说完后,他把我带上了他的912轿车,当关上门的瞬间,我才回过神:“你要把我带去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