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0.救星在此
    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款款走到我们面前,闪烁的眼眸似乎在说:跑啊,我看你们往哪儿跑。

    柳含烟躲在我的身后:“姐姐,这些是什么人?”

    我侧头对她说:“此事跟你无关,他们应该是来找我的。”

    我这边急得头都大了,原本还以为我们的计划可以正常进行,开拦截我们的人会是梁友青,结果这倒好,正主没来,倒是来了洪门的人。

    “你们已经抢走了我弟弟,现在又想做什么?”我今儿个就当豁出去了,我知道这首领暂时不会杀我,不然,我早已死了千百次了。

    果然,那男人开了口:“我想要你跟袁雪静交易的东西。”

    原来是冲着青铜片来的,没想到他们的消息那么灵通,我们这边才跟袁雪静的人沟通,跟她达成协议,而洪门的人就知道了,看来青帮里面有内鬼啊。

    “我凭什么给你?”我反问一句:“我跟袁雪静是等价交换,不是强迫也不是买卖,你们拿什么跟我换?”

    “我们手里有更丰厚的报酬,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们苏家的秘密吗?难道不想知道令尊的真正死因以及尸首在哪儿吗?”他的这个筹码,直击我的心灵,若是我拒绝,那可真是不孝了。

    我望着巷子两边夹着的狭长天空,在心中道:“爹,我是换还是不换呢?”

    思来想去,我终于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我对袁雪静那边,并没有透露手上有多少块青铜片,所以,我只要交出一块即可,其余的,我自行分配。

    想到法子后,我点了点头;“那咱们一言为定,你告诉我苏家灭门的秘密,我交给你青铜片。”

    “好,爽快!”那人呵呵一笑,笑过之后,神情又阴森起来:“你千万别给我耍花招,不然……”

    “我一介平民,怎能跟先生斗,别说笑了。”说完后,我清了清嗓子:“现在,你可以放我们离开了吧!”

    那人却丝毫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我急了:“你什么意思?”

    他说:“你可以走,但这个女人必须留下。”

    原来他想要柳含烟做人质,让我老老实实交出青铜片?果然狡猾,可我却死活都不会答应的,柳含烟是我们这出戏的女主角,若是轻易交给别人,出了差池,我难辞其咎。

    “不行,她是个孕妇,身子不方便,跟着你们一群臭男人东奔西走,万一出事,你们负得起责吗?”我厉声问道,由于太没底气,我刻意加大了音量,给自己壮胆。

    首领听闻后,也注意到了柳含烟的肚子:“罢了,我亲自陪你去取一趟。”

    看来,他是不打算放过我,要将我盯得死死的了,为避免路上出什么其他的幺蛾子,我让柳含烟先走:“出巷子一直往北走,会有人接应你。”

    “你呢?”柳含烟虽然单纯,但也看得出来这群人不是善茬,她以为我跟李灿是一伙的,还关心起我来了。

    “我没事,你先走!”我不想让她卷入洪门的风波,这事,我一个人面对就好。

    待柳含烟离开后,我终于回过神:“走吧!”

    首领走到我身边,将我搂在怀中,另一只手藏在黑色的西装下,里面是一个冰冷的管状物抵着我,上膛的声音虽然细微,但在我听来,却异常明显。

    “走!”他话音未落,很快,我皮包里的小手枪也上了膛,对着他的腹部。

    他有枪,我也有!

    “呵,你果然跟之前不同了。”他笑得一抽一抽的,好像还颇为欣赏,我真想劝他别抽了,万一手抖不小心开了一枪,我岂不是冤死了。

    “吃一堑长一智,我不可能永远原地踏步。”说完后,我问他:“还想去我的闺房吗?”

    “为什么不?”他反问一句。

    “你就不怕我开枪打死你?跟你同归于尽?”我的枪可不是假把式。

    他说:“不怕。”

    我近距离地看着他下巴上卷起的胡子毛,总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个怪胎,骨子里充满了迷之自信,仿佛天下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还真有不怕死的。”我念叨一句,他把我带到了巷子的另一头:“你的枪抵在我的腹部,就算开枪,顶多能打到我的肠子,不会致命,可你就惨了,你会被我的人打成马蜂窝。”

    好吧,我忽略了周围还有这么多人悄悄用枪指着。

    待到了他们的车上,一路回到我居住的小弄堂,我往院子里瞅了瞅,这才想起尹恒和三子出去办事了,也不知他们见到柳含烟了没。

    得了,别想了,我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我慢吞吞的上楼,那首领也不催我,只是一直搂着我,吃了我不少豆腐,让我颇为不爽,就连在狭小的木楼梯上,他都要和我并肩而立,他的左手,我的右手都藏在衣服下,彼此握着枪,谁也不敢放松,弄得我手心都出汗了。

    不知道的,看着我们上半身僵硬不动,两两拥挤,互不相让,真是一幅奇葩的画面。

    然而,更奇葩的还在后面,当我们转过楼梯转角,一道藏在阴暗中的侧影、高大的侧影出现在了门口,来人今天没有穿着军装,而是穿了一身造型时尚的皮衣和洋人的深蓝色牛仔裤,乍一看还没认出来。

    而更让我觉得起鸡皮疙瘩的是,来人手里捧着一捧姹紫嫣红的花,如果我没看错,那应该是南洋才有的花卉——万代兰。

    “咳咳……”受了刺激,我剧烈地咳了起来,白少安原本安安静静站在门前,背靠墙壁,两眼观花,听到响动后,他微微抬起眼眸,一眼就看到我和其他男人搂在一起上楼的模样,神色由晴转阴,再转暴雨前夕。

    这节骨眼上,他怎会在此?

    “白少安?”我低吟一句:“你怎么来了?”

    身边的男人很明显知道白少安,见到他在此,便浑身僵硬、紧张起来,手中的枪抵了我一下,似乎在提醒我,快点解决这个大麻烦。

    在首领眼里,白少安是个麻烦,可在我眼中,他就是救世主啊!

    听见我的问话,白少安明显不悦,但还是礼貌却又冷漠地回答了我:“我的衣服,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对呀,他还有件衣服在我这儿呢,天知道尹恒他们洗了没。

    “你的衣服我已经还给江副官了!”我对他挤眉弄眼,故意提起的是已死的江副官,而不是王副官,不知他能否明白我的暗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