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8.李灿背后的女人
    梁友青顶着两只熊猫眼,将儿子赶回了屋后去玩耍,这才坐在了他的办公椅上,点起了烟灰缸旁边的石楠木烟斗,待烟斗冒出奇形怪状的烟雾,他将一个大号信封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看到牛皮纸封面上,写着一个人名——柳含烟。

    这名字,看着怎么像秦淮河畔边上的花名呢?

    梁友青看出了我的猜想,笑着说:“这次你倒是猜错了,这个柳含烟,是个家底清白,干净得不能再干净的女人。”

    “什么?”生逢乱世,竟然还有干净得不能再干净的女人,看来这个柳含烟是个名门闺秀啊!

    “名门之后倒也不是,据我调查,这个柳含烟是金陵人士,父亲是银行的普通柜台职工,没有任何毛病,母亲是家庭主妇,家中还有一长兄名柳焕诚,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整天就泡在自己的画室里画画,然后兜售画作。”

    这么说来,确实是个小康之家,那她一个外地人,是如何跟李灿认识的呢?

    我翻开了梁友青查到的资料,其中有一张照片,是这女生的借书卡,上面写着国立大学文学系大二学生。

    “原来如此。”柳含烟是来平城念大学的,怪不得才会遇到李灿。

    “不过现在,她怀了李灿的孩子,已经悄悄退学了,她父母兄长那边不知情,还以为她在大学念书。”梁友青说完后,让我接着往下翻,我反到了一张美国教会医院的诊单,根据单子上所写的日子,这个柳含烟大概在5月就生孩子了。

    看到这份资料,我觉得倍感煎熬,若查到柳含烟是一个别有心机的女人,我还可以想办法对付她,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标明,她是个好人家的女孩,同样作为女人,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她残忍。

    梁友青继续说:“我的人曾装成孕妇,跟她说了一会儿话,她应该不知道李灿和兰芝的关系,她甚至都不知道李灿的家在西市,面对搬出别墅,她只道是李灿最近手头紧,准备转手了别墅。”

    “一点怨言也没有?”我心里抱着一丝丝邪恶的希望。

    “没有!”梁友青摊开双手,也很是无奈:“我听过他们的对话,那个女孩才十九岁,单纯得很!”

    看来,这件事错不在那个女孩,而是在李灿这个畜生,他一边跟兰芝在一起,一边又找了个女大学生,还把人家蒙在鼓里,若是换做从前,我一定会冲动地找到柳含烟,跟她说个明白,但这一以来,很可能会酿成一些祸事,比如,万一她情绪激动流产,又或者受不了成为小三一死了之,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所以,我也和纠结,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不对柳含烟下手,我就无法成功救回苏桃,惩治李灿,为兰芝出口气。

    可若是下手,该如何做到两全呢?

    我知道李灿和兰芝的这段感情已经走到尽头了,再加上李灿对我下了狠手,我觉不会放过他,但是那柳含烟和孩子是无辜的,我不能连累无辜。

    “你们,有什么好法子吗?”我问。

    三子和梁友青面面相觑,想了一会儿后,三子说:“这件事不如我出马吧,就算出事,也是怪在我头上。”

    “说什么胡话,你以为我是怕担责任吗?”我插着腰气得要命,梁友青想了想:“不如,我们演一出戏吧!”

    “演戏?”我一看他那奸诈的小样子,就知道他想到法子了:“快说说。”

    梁友青说:“李灿现在一定不敢露面,我们不如反过来玩玩,让那柳含烟配合我们演戏。”

    “你这个法子,倒是挺新鲜的。”我感慨道。

    梁友青告诉我们,这场戏必须大家一起配合,首先,让三子的金荣帮声势浩大的全城搜捕李灿,李灿听闻后,必定会躲藏起来。

    第二步就是我拿着之前和李灿的合影去找柳含烟,想办法博取她的信任,然后告诉她李灿惹上大事了,有人要杀他,还要杀了柳含烟母子,我是李灿派去接她的。

    之后,就是梁友青上场,梁友青除了是侦探和白少安的左膀右臂,还有另一个身份,保安队的队长,他到时会派人将我和柳含烟抓捕入狱,说我们是重刑犯,择日就枪毙。

    然后,尹恒会第一时间潜入牢房内,给我们通风报信,说买通了执行枪决的士兵,到时候打在我们身上的不是子弹,而是橡皮做的软子弹。

    到时我和柳含烟就倒地配合好了,绝对不会有事的。

    只要我们行刑后,就会被拉到城外的乱葬岗,到时李灿会在外面接应我们。

    听完他整个计划后,我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李灿,可以呀,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将这法子想出来了。”

    他双手抱拳:“过奖过奖,主要是我看得多了,耳濡目染,学坏了!”

    他啊,本来就是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三子听完后,发表意见说:“我觉得这个法子太麻烦了。”

    我扭过头,对着三子杀气十足的四方脸:“麻烦倒没什么,只要能圆满地解决此事,要记住,这个女孩也是无辜的,我们不能拿他们母子的性命儿戏。”

    计划立即进行,我们兵分几路,前去做足准备,带到下午酉时左右,金荣帮的人首先开始出动了,大家小巷满城寻找李灿的下落。

    而三子的人也一直盯着柳含烟的住处,果然不出我所料,她住在美国商会里面。

    在美国商会的日子,也并没有李灿想的那般顺心,我看到这些金发碧眼的美国人,压根就不待见柳含烟,要不是因为李灿还有点作用,他们早就将她扫地出门了。

    就连晚饭都没叫她一起,而是单独让女仆给她在院子里端来了一个白瓷盘子,里面有一块面包、一根火腿和一个煎蛋。

    隔着围墙的护栏,我远远地看到了这个女孩子,倒是人如其名,有蒲柳之姿,身材显瘦,面色雪白,一双含笑的大眼睛此刻也忧郁不少,正挺着微微凸起的肚子,愁容满面,巴巴地望着铁门外面,期盼着李灿前来接她。

    我就在一旁,默默地耐心等候,待女仆离开后,我轻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柳含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