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7.神奇的内脏“摄像机”
    三子嘟囔一句:“又没病人,他们这么急匆匆的干嘛呀!”

    安德鲁笑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这些都是医学上的疯子,用你们中国的话说,就叫医痴,在他们眼里,时间是很宝贵的,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出现一个医学上的奇迹。”

    我先到了梁友青的儿子梁小超,他就是换了肺结核,相当于被判了死刑:“那你们研究出治疗肺结核的办法了吗?”

    安德鲁摇摇头:“这是重点科研项目之一,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在决绝这一难题。”他告诉我们,世界每年约有300万人死于肺结核,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事呀,我们现在的都城金陵,是人口最大的城市之一,人口约有30万左右,却只是这数字的十分之一,这么想来,三百万的人数,真是相当可怕的数字了。

    “别说肺结核了,瘟疫、鼠疫、流感……任何一场传染性的疾病,都将加速人类人口的大规模减少,为了消除这些可怕的疾病,这家医院才会闭门研究。”他一边说,一边将我领到了卡伦的办公室。

    这一路上,很多医疗人员与我们擦肩而过,嘴里念叨着我们听不懂的话,手里都拿着文件夹,几乎是小跑着消失,看到他们如此匆忙,我更加的肃然起敬了。

    房门敲了三下,安德鲁将我们引了进去,先是介绍了我和三子,而后,向卡伦说明了来意。

    他们说德语,我也听不懂,便观察起了这个小老头,这是一个小个子的教授,小小的肩膀都撑不起宽大的白大褂,他头发早已经斜顶,只剩后脑勺一圈稀疏的红头发,两只眼睛深深凹陷下去,被啤酒瓶那么厚的眼镜片给遮住。

    听到安德鲁的话后,他点了点头,对我们表示了好感,而后便引着我们去到了一楼一个密闭的大铁门外,安德鲁对我说:“苏小姐,有件事我想,我还是应该告诉你。”

    “你说。”我想,该不是这什么射线的,有问题吧!

    他开口道:“卡伦教授希望能将你的病历存档,以便他进行研究,因为他正在写一本关于x射线的学术文章。”

    我想了想,这个……没病还好,若是有病,岂不是别人都知道了?

    似看出了我的担忧,他说道:“放心吧,他写的是德文。”

    想到我们国家会看德文的人少之又少,我点点头:“好,我愿意献出我的病历。”

    “谢谢你,苏小姐!”

    说完后,他们让我进入了这个小房子里,让我脱去身上的金属物,以及玉佩,我在屏风后面换了一身大袍子,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方块面前,卡伦医生手下的学生进来帮我摆正,调整机器,然后就出去了。

    在此过程中,我一直都在观察这个铁壁机器,这个小家伙,真有那么厉害?不用开到就能看到人的五脏六腑?要是用于我们国家的医疗,不知会有多少病人获益。

    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想办法,让这个机器在大中华的土地上普及起来,最好每一个城市都能有一台。

    等过了一会儿后,机器响了起来,震耳欲聋,但我想到安德鲁的话,进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别乱动,于是我站得笔直,等门再次开启时,那名学生告诉我,已经好了。

    而后,我躲在屏风后面换了衣服,出现时,三子看了看我:“这么快?”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安德鲁和卡伦聊了一下,而后点点头,转身对我说:“教授说需要一个星期后才能出片子。”

    “好,我可以等。谢谢你们了!”我捂着小心脏,希望片子出来后,我什么事都没有。

    三子拍拍我的肩:“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我点点头,但愿吧!

    回去后,安德鲁给我开了一点消炎止咳的药片,三子又带我去中医药店买了一个润肺的枇杷膏,又买了雪梨和冰糖,说回去要给我做冰糖雪梨。

    看到他忙前忙后的样子,我笑道:“要是别人知道,堂堂金荣帮的老大,竟然做这等小事,岂不是折辱了你的威名?”

    他手里提着东西:“你是我妹妹,我不疼你,谁心疼?别人要笑,就笑去吧!”

    正走着,忽见一个金荣帮的小弟跑了过来,对他耳语几句,他听后,把药和吃食交给了那小弟:“你给我送回去,我马上过去瞧瞧。”

    “是!”那小弟提着东西跑远了,我问:“怎么了?”

    他说:“梁友青那边传话了,好像查到了点东西,让我们立马过去,尹恒已经赶过去了。”

    “好!”我没想到梁友青竟然如此快速,但在赶过去前,我拦住了他:“待会见了他们,你千万别提我的病情,特别是对尹恒,一定要保密。”

    三子摸不着头脑,说:“我买了那么多东西,尹恒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怎么瞒呀。”

    我想想也对,便改口道:“那就说我感冒咳嗽气管炎了吧!”

    “好,我知道你不想让尹恒担心。”还是三子懂我呀!

    我们俩坐上了轿车,一路飞驰到了梁友青的侦探事务所附近,下车后又是一路狂奔,没有一刻歇息的,当我们赶到时,尹恒已经坐在里面了,正跟梁小超玩着积木。

    看到我们到来,梁小超兴奋地朝我奔过来:“姐姐,你来了!”

    他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因为激动而咳了起来,而这咳嗽跟哈欠一般,也是会传染的,我也咳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尹恒蹭的站起来:“娘们,你怎么了?”

    梁小超指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姐姐,你怎么学……学我啊!”

    我摸摸他的小脑袋,将咳嗽压制了下去:“傻瓜,姐姐不是学你,姐姐是感冒了。”

    尹恒听到后,紧张道:“那你还出门吹风?不行不行,赶紧给我回去,躺床上捂着。”

    我噗嗤一下笑了:“你当我发烧呢,捂出一身汗就能好了?”我宽慰他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对了梁友青呢?”

    梁小超指了指房间里面:“我爹在里面洗脸呢!”

    合着是忙了一夜,没空洗脸,这会儿“梳妆打扮”去了。

    等了五分钟后,梁友青穿戴整齐,头发油光蹭亮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哟,都来齐了,咱也不耽误,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