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4.云娘与小柔的渊源
    我不是神明,只是一个凡人,说救济天下,这个帽子实在是太大了,我不敢接过:“我……”我犹豫了,我连自己的事都没处理好,何谈拯救世人?

    沈遇朝我俏皮地眨了眨眼:“它们会帮你!”

    说完后,观花门的鼻烟壶、古书、幻花镜全都回到了我的手中,失而复得的心情,充满了感动、感激和沉甸甸的责任。

    我望着平城的屋顶和远处高高耸立的洋楼,现如今,全城的百姓或已陷入了梦中,这份岁月安好,原来是在看不见的地方,有无数人的牺牲换取而来的。

    我想,假如有一天,需要我牺牲生命和灵魂,我能不能做到像沈遇和老姜这般无怨无悔?

    答案是未知,但我愿意一试。

    交代完了一切,沈遇临走前还告诉了我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对了,你还记得,你娘家有个失踪的姨婆吗?”

    我记得,当年娘说过,我曾有过一个姨婆,姨婆生得美若天仙,可惜却离家出走了,至死都没有回来,难道……

    看到我惊讶却又豁然的眼神,沈遇点点头:“没错,云娘就是你的姨婆,她的名字叫云珍。”

    云珍!对呀,我怎么就忘了,之前在一个虚幻不真切的梦境里,鬼婆婆曾经让我叫她做珍娘,原来,她的名字是云珍,还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姨婆!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猝不及防。

    细细想来,我太祖公家确实姓云,我外婆就唤名云纤,没想到那失散的姨婆,竟然叫云珍,而我们却在茫茫人海中,于白公馆的地窖里相遇了。

    沈遇说:“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说着,他转过身,背对着我们,潇洒地挥了挥手,身上的长衫飘然晃动,顷刻间便融入了夜色中。

    周围一切都恢复了安静,城墙外的地上,散落着一些兵器以及两方的旗帜,一面红一面黑,上面的字迹都模糊了,而江边,那些战船和尸体也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些巨大的漩涡留在了水面上。

    “终于结束了!”尹恒瘫软地坐在地上,三子靠在冰冷的城墙上,一副劫后余生的傻笑,只是笑时得捂着胸口,他刚才挨的那一下挺重的,回去得好好去医院检查一下。

    老金蜷缩在角落里,哭得嗓子都哑了,却也能看出,他的心结已解,以后的人生,不会再如地狱般折磨了。

    我和白少安呢?

    我们俩不由自主的望向对方,默契的眼神,让我们相视而笑,并且,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别样的光芒,是我从未见过的光芒——欣赏。

    此刻的白少安,正用欣赏的目光对着我,不像曾经那般浓烈的爱,这目光中充满了尊敬。

    我回想六年前我们相遇,不管是偶然还是刻意,他见到我的目光,那一刻是惊艳,我知道,他是因为我的美貌而动情,而爱上了我,那时,我只是他身后见不得光的女人,一个天天只知道坐在窗前绣着方巾等他回家的小女人,他对我是百分之百的宠爱,但我明白,我并不是能和他并肩而立的女人。

    过去的几年,我很没有安全感,因为我了解他,我知道,如果出现一个足够优秀,优秀到令他动心的女人,他一定会离我而去,而我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每天祈祷,希望优秀的女子不要出现在他面前,现在回想,还真是傻啊!

    现如今,他对我投来欣赏而爱慕的目光,让我内心忐忑,老天爷,我和他该不会又一次剧情重现了吧!

    千万别啊……

    我克制着心中翻江倒海,故作平静道:“白司令,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惊恐地望向了尹恒,尹恒耸耸肩,表示了无奈。

    果然,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白少安重生后,跟我也就见了四次面,一次是在大华饭店,一次在趣园,一次在湖边,还有一次就是现在了,不过才见了四面,他居然对我说出了喜欢?

    如果不了解他的性子,我肯定以为他是个登徒浪子,想玩我,可我恰恰太过了解他,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他不会说出口的。

    而且,还如此笃定,如此自信的说出口!

    不行,我不能让他再一次喜欢上我:“可我不喜欢你。”

    他微微一笑,表示无所谓:“你撒谎。”说完后,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的脸,你的眼,你的心跳都在告诉我,你撒谎。”

    我这才想到,我的脸红,我的眸光,还有刚才贴身拥抱着杀敌时,我加速的心跳,不正常的呼吸,都在表示着我的心动。

    我轻叹一句,真不知我俩是缘还是劫!

    “别自作多情了,我说过,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朝尹恒走去,挤眉弄眼,尹恒将自己的小眼睛撑到极限,不敢相信我会选择他当这个冤大头。

    “我喜欢他这样的,你们好像一点也不像吧!”我扶起尹恒,他冰冷的手在我胳膊后掐了一道,仿佛在对我说:玩得过火了。

    可我没办法,我如果再继续对着白少安,继续被他步步紧逼,剖开假面,我怕我会忍不住做出疯狂的事。

    所以……只能委屈尹恒了。

    尹恒轻叹一句:“小柔,你眼真瞎。”

    “是啊,我就眼瞎了,怎么样?你说说,我俩出生入死多少次?你救了我多少次?这等恩情,还不得以身相许啊!”我知道尹恒不会当真,所以也不避讳,挑着肉麻的说。

    白少安静静地站在月光下,冷清地望着我们,就算如此狼狈,如此昏暗的光芒,都掩盖不住那俊美的面庞。

    嘴角微微上扬,变成月牙,带着坏笑和不屑,似看破一切,却没有说破,而后,他戏谑地道:“男未婚,女未嫁,我还有机会。”

    “是啊,这大半夜的,谁还不许做个梦呢!”我嘲讽道,不再理他,这时,周围站岗的士兵们纷纷苏醒过来,当他们看到城楼上有人时,吓得举起了枪,无数支枪口对准了我们,白少安挡在了我的身前,当他一亮相,所有的士兵都吓傻了。

    “司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