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3.忠义门新门神
    老金坐在城墙之上,雨已经渐渐停歇了,士兵们的哭嚎声也渐行渐远,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都已经听不真切了。

    城墙上,变得安静起来,安静到一丁点风声都能被人捕捉到。

    我们聚集在老金面前,呈围拢之势,他抬头望着天,目光慢慢地转移到屋檐角,再转向城墙外面的江面上,在似乎在盯着某艘战船的桅杆。

    “都别过来!”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如上了年岁的老树,在这深夜中发出古老而沧桑的巨响。

    “大哥,你别做傻事啊!”尹恒说:“有什么想不通的,先下来再说。”

    三子也附和道:“别想不开啊!墙头上风大,快回来!”说着,他大着胆子伸出了手,老金半个身子都在墙外面,吼道:“别动!都不许过来!”

    “好,我们不过来!”我看着老金这姿态,应该是有话要说,不然,他早就下定决心跳下去了,现在我们不能强硬地救人,只能先稳定老金的情绪。

    “老金,我知道,你是在内疚,内疚十年前的事,所以,你想让自己成为另一个牺牲者,对吧?”我猜中了他的心思,他点点头,脸上的青筋突突地跳着:“当年是我害死了我兄弟,这十年是我用他的命偷来的,我已经过够了,不想再苟活于人世了。”

    老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展露出一道粲然的笑:“所以,你们不应该阻拦我,就让我下去赎罪吧!”

    我见他正欲起身,说道:“老金,你错了,你当年根本就没有杀他。”

    老金一直以为,是自己杀了同伴老姜,其实这么多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心魔,老姜根本不是因他而死。

    他半蹲着站在原地:“你说什么?”

    我望向沈遇:“刚才前辈也说了,老姜是甘愿站在忠义门的下面,我不知你们理解的甘愿是何意,但在我看来,这应该是心甘情愿自己付出生命的牺牲。”

    沈遇含笑着点头:“没错,你的那个同僚,他是自愿牺牲的。”

    说完后,沈遇告诉了我们另一个真相:“你的同僚十年前牺牲后,就成为了忠义牌坊下的一个门神,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守护着平城的南城门,就如现在,他就在门洞之下抵着门,不让邪灵入城。”

    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那个牛车上提着大刀抵门,喝牛头怪血的人,竟然就是老姜。

    没想到他竟然成为了门神!

    “所以,老金你真的不必自责,你没有害死他。”说话间,我朝着老金埋进了两步,他丝毫没有察觉到。

    老金听闻后,不可思议地伸长了脖子,那两只浑浊的小眼睛,探向了城墙的下面,恨不得眼神会转弯,穿过门洞,去见见自己的好兄弟。

    “为什么,为什么当年他去了,而独留下我一人,为什么呀!”老金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孩子。

    沈遇说:“是因为你当年的求生**。”

    当年在那场混战中,老姜和老金都在拼命杀敌,俩人若有不同之处,就在于老金想的是努力活下去,而老姜想的是,就算战死也要保护平城百姓的安全。

    所以,老姜死了,成为了门神,而老金却活了下来。

    “当年的事我有幸也在场,待我感觉到平城有异动,拼命赶来时,鬼军已经进城了,已经来到了忠义牌坊下。”沈遇当年也参加了这场鬼屠城的暴乱,阻止了鬼军的继续前进,虽然他的法力确实阻挡了鬼军,但真正让这场浩劫暂时平息的,是老姜。

    老姜是在忠义门下面牺牲而亡的,他幻化成为了缚地灵,是一种灵力极高的鬼魂,成为了忠义牌坊下的门神,是他将鬼军赶出城外,并守护在此。

    听到了沈遇的话,老金羞愧得无地自容,我劝慰道:“老金,我们都是人,不是神,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老姜那般视死如归,牺牲自我,你并没有错,你只是做了每一个人最正常的反应。”

    说完后,老金彻底败下阵来,哭得失去力气,嘴里一直喊着;“兄弟啊兄弟,老金无颜来见你啊!”

    就在这时,三子和尹恒眼疾手快,将他拽了下来,老金终于从城楼上平安下来了。

    这时,沈遇轻飘飘地走到我身边,还是如同来时一般,脚不沾地,而且身体是前倾的,就像在飞一般。

    我记得上次见到他时,他还是一副人样啊,怎么这么快就得道成仙了?

    “前辈,几日不见,你法术精进不少啊!”正说着,乌云散去,月亮出来了,地上的积水照出了大家的影子,却唯独照不到沈遇的身影。

    我看到后,吓了一跳,怎么回事,难道他……他不是人?

    沈遇飘到我身侧,我还未开口,白少安也发现了倒影的秘密,他一把将我拉到身后:“你是何人?”

    沈遇见自己也瞒不住了,便哈哈一声爽朗地笑起来,在我们面前旋转一圈,手里握着一把短剑:“我说过,这忠义门下还缺一个门神……”

    我们这才明白,原来,沈遇刚才已经牺牲了自己,成为了忠义门下的另一个门神,与老姜一起,守护住了这座城。

    我想到他们如此伟大,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你什么时候决定的?”

    “其实,我十年前就曾想过成为门神,守护在此,只是当时还未寻到云娘,我不甘心,如今……我已经见到了她,误会消除,各自安好,我已经没什么遗憾的了。”

    “你成为门神,成为此地的缚地灵,鬼婆婆她同意吗?”在我看来,他们错过了一辈子,现如今见了面,误会解除,不应该在一起长相厮守吗?

    但沈遇给了我答案,不!

    “情爱只是人世间的一场梦,也是时候梦醒了。”沈遇还是和当年一样,心中除了情爱,还有很多道义之事,在等着他。

    家国天下,缺一不可。

    我不太明白修道之一的心境,但他如今已经做出了和当年一样的选择,选择了人间,放弃了眷侣。

    不同的是,这次鬼婆婆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也能找的见他,而且,这一次鬼婆婆选择了支持他。

    或许,心怀天下的沈遇,才是云娘最深爱的那个男人,最英俊神武的模样。

    这下好了,两个门神归位,我的慈悲之水化解了这场不知持续了多少年的战争,那些马革裹尸,化为尘土的士兵们,终于可以结束战争,返回家乡了。

    沈遇将观花门的法宝交到了我的手上:“苏小姐,愿你的慈悲,能救济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