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1.催眠术始作俑者
    就在我们想不通时,一道脚步声踏雨而来,我们看去,是那穿着一身雨衣,一瘸一拐的老金。

    看到老金时,他朝我们挥挥手,费力地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你怎么也……”我想到十年前,老金带领的队伍就是在这样的一个雨夜里,难道,这有什么特定的讲究吗?

    老金没有穿雨衣,淋着雨,被浇了个通透,他急匆匆地告诉我们:“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了!”

    我们洗耳恭听。

    他激动地说:“是这雨!”

    老金伸出手,接住雨水:“是雨水让他们都变成了这样。”

    说完后,我们开始静下心来,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果然,这雨是有规律,不,应该说是有旋律的。

    雨点落在大地上、瓦片上,形成了一场打击乐,滴滴答答的有节奏的响声,似乎是一段来自远古的击打声,仿佛是古代巫师裹挟咒语的某段旋律,确实跟普通的雨水有些不同,再配合天上的雷声和闪电,让人眼前产生了某种幻觉,仿佛白光闪过的一瞬间,看到了很多奇异的画面。

    我回过神来,原来是雨水的原因,怪不得,我们还曾想,是谁如此厉害,竟然能催眠了一个城的人,原来这雨水就是罪魁祸首。

    可为什么我们几人没有受到影响呢?

    老金也解释不通,现如今,大家也没时间多加考虑了,纷纷朝着城楼上跑去,先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再说。

    我们沿着冗长的石阶像城楼上跑去,还未跑到城楼上,就听见一阵怪叫传来,看到是那牛头怪,老金的眼中溢出仇恨的光,掏出手枪就对着那牛头怪开了一枪。

    城楼上,已经爬上了七八个牛头怪,白少安掏出了一把左轮手枪,六颗子弹,没有任何一颗是虚发的,每一颗都准确无误地打在了牛头怪的身上。

    就在他加子弹的时候,一只牛头怪从身后的房檐上飞了下来,冲着白少安的后脖子扑去。

    “小心!”我话音未落,双手就已经扣动扳机,一枪打中了牛头怪的腰侧,那牛头怪回头瞪了我一眼,消失在了夜空中。

    我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白少安上好了子弹,侧头见到那牛头怪消失在他身后,目光转向了我,举起枪朝我身后怦的开枪,我的右侧一个准备袭击的牛头怪,被击落掉到城墙底下。

    他邪魅地勾起嘴角:“我不欠你了。”

    都这时候,还管欠不欠的问题,真是个奇怪的人。

    来不及多想,我们继续投入战斗,爬上来的牛头怪,比我们想象人数要多了几倍,我们手里有枪,但总有子弹打完的那一刻。

    很快,三子的子弹就射光了,他情急之下,以手相搏,跟牛头怪打了起来,奈何那牛头怪力气奇大,一挥胳膊,就像荡秋千一般,将三子甩飞出去。

    他重重地摔在了城墙上,倒地滚了两圈,吐出了一口血。

    “三子!”我朝着那伤他的牛头怪就是一枪,等我回过神时,三子已经被牛头怪给围住了,我扣下扳机,却没有出现该有的响声,打开弹匣一看,发现子弹已经没了。

    我把枪丢到一旁,冲到站岗的一个士兵面前,夺过了他的步枪,拿在手里后竟然发现自己不会用,便举着枪杆当棍子用,想冲到三子面前去救他,虽然我知道,以我的能力,能救下他的机会微乎其微,但只要有一点点的机会,我都不会放弃。

    “我跟你们拼了……”我怒吼一句,箭步向前冲去,还未靠近,就撞到了一个冰冷的胸膛,胸膛的肉很结实,并随着微微加速的心跳在颤动。

    白少安拦在了我的面前,只手夺过了我手中的步枪,另一只手转过我的头,手掌正好覆在我的双眼之上,他低声在我耳边说道:“闭上眼,交给我。”

    短短一句话,换来了我的心安,那坚定的,就像说去吃个饭般稀松平常的话语,在我心里是如此的温柔,这是一个承诺,一个眨眼之间能就实现的诺言。

    若是换做别人,我自然不会相信,但出自白少安,我便知道,他不会食言。

    我安心地闭上眼睛,他始终搂着我,用单手杀敌,耳边瀑布般的雨声,渐渐离我远去,我仿佛站在舞台中央,周围是华丽的交响乐,我正紧贴在白少安的胸膛上,跳着交际舞,前后左右,旋转无数个周圈,迎来身边的喝彩。

    良久,我感觉到胸膛的主人不再动弹,睁开眼一张浆果色的薄唇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屏住呼吸,不敢动弹,仿佛眨眨眼,那睫毛就会碰到他。

    白少安淋着雨,满头的湿发耷拉在他的脸上,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我,眼神在发问,问我还想抱多久。

    我害羞地松开手,尴尬地问:“杀完了?”

    他没有回答,我望向四周,刚才围攻三子的牛头怪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把步枪丢给三子,三子接住后,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再次加入混战。

    我也想战斗,但却被某人攥住了手掌,他的大手握着我的小手,当手指碰到我掌心的疤痕时,他皱起眉头,表情哀伤,脸上的每一条肌肉都在拧紧,我担心他会想起什么,立刻转移注意力:“你拉着我干嘛?”

    他用力地甩了甩头上的水珠,恢复理智:“你一个女人,不要犯险。”

    “白少安,你别小看了女人。”我要不是枪没子弹了,会怕这些牛头怪?

    他不做评论,总之就是拉着我的手,让我一直跟在他的身侧,他是个久经沙场的人,早就练就了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技能,就算在如此嘈杂的战场上,他的反应也是十分惊人的。

    总能准确无误地发现敌人的袭击和藏身处,与他相比,我就是慢了一拍的笨牛,在他身边不能成为他的帮手,反而还拖累了他,因为我,他只能只手杀敌,子弹打完了,就拔出身上的匕首,始终将我护在身后,不断厮杀。

    我曾经幻想过,有朝一日能够跟他一起上战场,没想到,这一天来临时,我又后悔了,我不想跟他上战场了,因为,我会成为他的拖累。

    “专心一点。”他一个神龙摆尾,转身就是匕首划过,身后的牛头怪化为灰烬。

    “你说什么?”

    “我说,你专心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