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0.诡异的牛车拉鬼
    看到这个人的身影轮廓,总觉得有一股说不出的杀气,虽然他一动不动,但是却给人以十足的压迫感,令人不敢靠近。

    尹恒将自己的三清铜铃交到了我的手里:“拿着,待会感觉不对劲,就使劲地摇铃。”

    “那你呢?”我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问到。

    他说:“我先上去试试水。”

    还未等我阻止,他就冲到了道路的正中央,就站在忠义牌坊下面:“何方妖孽!”他手里高高举着一把铜钱剑,与那牛车上的人相比,真像一只小小的蝼蚁。

    牛车没有停下,也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朝前走,眼看着那牛头怪快接近尹恒时,尹恒猛地朝旁边跳去,与牛车擦肩而过。

    “你……”尹恒伸手去抓,结果手臂却划过了牛车,他吓了一跳,再次追上,用双手去触碰牛车,却发现无论怎么抓,都抓不到牛车,就像另一个世界的来客,就算拼尽力气,也无法触碰到分毫。

    “看来,这真的是鬼。”尹恒招呼我们跟上去看看,看这个人究竟要干嘛,我和三子见接近这牛车也没有什么伤害,于是也跟上了,尾随着这辆缓慢的牛车,我们朝着南城门靠近,这一次,竟然没有再迷路,也没有再回到那忠义牌坊,而是一路畅通来到了城门下方,来到后,我们都见到了如老金说的那幅画面。

    在巍峨如山的古城墙下,站里着两排披着雨衣的守城士兵,士兵们一个个站着挺立的军姿,背上背着长管的步枪,双目有神地望着前方,一动不动。

    “他们怎么了?”我过去触碰了一个年轻的士兵,发现我就算捏着拳头打他,他也不会醒来。

    尹恒和三子也试了一下,最后我们聚集在一起,纷纷摇头,我问:“这是中了妖法?”

    尹恒说:“我看不像是妖法,因为我没有嗅到一丝的妖气,这状态,到像被什么迷住了。”

    “我倒觉得,有点像安德鲁医生说过的,催眠。”我想到了安德鲁曾催眠过苏桃,她被催眠后的状态就如同这般,一动不动,眼也不眨,身陷在自己的世界里,等候着催眠者的发号施令。

    “听你这么说,还真有点像,不过得要多么厉害的催眠师,才能让他们这么多人同一时间催眠呢?”尹恒摸着脑袋,左思右想都想不通。

    这时,那牛头怪已经将车拉到了城门的门洞内,一道白光从洞里闪出,就像一道巨型闪电,晃得周围亮如白昼,我们仨赶紧上去,躲在门洞外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那牛车已经到达了洞穴的最深处,也就是城门门板的位置,门外,是喊杀声震天的战场,有如野兽的嘶吼,也有人类沙哑的呐喊,兵器碰撞铿锵刺耳,浓烈的血水顺着城门的门缝下方流淌进来。

    当血水浸湿车轱辘时,牛车上方的那个黑衣男人,突然间挥刀斩下了拉车的牛头怪的头颅,只手捏着牛角,高高举过头顶,仰头喝着那头颅下方喷溅出来的血水。

    看到这一幕,我真觉得有点反胃,捂住了鼻子,勉强看了下去。

    喝完了血之后,那黑衣人将人头丢在一旁,手中执着大刀,面对着门板,这时,门板外传来阵阵撞击声。

    这门板是前清时期的老物件了,后来白少安来到平城上任司令后,为了稳固城门,便在门外面又灌了一道铁皮,加固了门与门框之间的铜叶片,将门扇的枢纽转加固了三次,配上精铁成条的插销,就算是用炮轰,也不一定能轰得烂。

    可现在,也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让城门被撞得怦怦作响,而那精铁打造的插销,竟然在这猛烈的撞击下,渐渐地变形,变得弯曲起来。

    眼看着城门的门缝在一点一点的变大,看到那门外的牛头怪们忽闪而过的脸,这位黑衣人大手一挥,只手将大刀按在门的插销处,顿时白光盛放,硬生生将门给合上了,原来,他是来守城的,是来守护城门的!

    看到是友,我们就放心了,现在,有黑衣人守着大门,我们放心不少,正准备去解决士兵们的事,结果一回头,我就对上了一双冰冷的眼睛。

    这双眼睛,狭长而漂亮,只是太过冷漠,在这渗人的雨夜,发出道道寒光。

    我突然近距离见到,吓了一跳,一脚往后踏去,陷入了一个泥坑里,险些不稳,一道坚实有力的手臂,立刻拦在腰下,将我几乎倾斜的身体,扳回笔直。

    “是你?”我看着眼前的白少安,发现他大晚上的,一个人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雨衣便出现在此,一点声儿也没有,比鬼怪还要吓人。

    白少安的手还停留在我的腰后,身体不动声色地逼近,将我逼得背靠城墙。

    “怎么,你跟人说话,都喜欢贴这么近吗?”我感觉他一附身,就能吻到我的鼻尖,作为两个没什么交集的“萍水相逢”的人,这么说话,不会很失礼吗?

    他的脸上布满了水珠,水流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以及琥珀色的眸子上,顺着脸颊汇聚到宽阔的下巴,滴落在我面前。

    他轻呼一阵热气:“你呢,你们又为何在此。”

    这是三子和尹恒都围了过来:“怎么只有白司令一人,其他人呢?”

    白少安这才松手,转身指着身旁木偶般的士兵:“都变成这样了。”

    “什么?”我们惊讶道。

    白少安说:“这一路上,我查看了全城的百姓,从司令部到商户再到寻常百姓家,所有的人都被定住了,维持着听到警报时的惊吓状态。”

    我想到我们听到警报时,有好多的百姓都探出头来,还以为打仗或者有空袭,原来那道警报声是白少安拉响的。

    经过他的提醒,我这才想到,在警报声响起时,我还见到有人的踪影,之后一路走来,压根就没有再看到一个活人,确实很奇怪,没想到,竟然是被“定”住了。

    尹恒这下更是摸不清头脑了:“按理说,除了天神,还有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让全城的人都被定住。”

    这确实不是人类能做出的事,我说:“既然全城人都被定住,为什么我们几人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