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9.南城门鬼打墙
    若是没有听闻十年一遇鬼屠城的故事,没有看到老金的腿,我和三子的世界里,雷雨就是雷雨,只是一个自然的现象,没什么特别。

    可现如今,我们都隐隐觉得,这雷雨天跟鬼魅挂上了勾,仿佛这一年的雷雨出现,我们都要提心吊胆了。

    特别是尹恒刚刚还说,他明明算过今夜无雨,可为何偏偏就打雷了呢?

    这一切的反常,都让我们朝着可怕的一幕想了下去。

    尹恒再怎么迟钝,看到我和三子的眼神,也明白了:“你们是担心,今晚会上演鬼屠城?”

    我点点头,还未来得及收拾好桌子,这天上就哗啦啦地下起了雨,雨点每一粒都比黄豆还要大,砸在人脸上还有点疼,我和三子跑到屋内去避雨,却见那尹恒像个木头似的,还待在院子里,一动不动。

    “尹恒,你干嘛呢,快进来啊!”我叫道。

    他抬起手臂,让我住口,然后愣了几秒,走到香案面前,端起了刚刚用过的一只瓷碗。

    这只碗之前是装清水的,他画符洒出之后,那碗便空着了,如今下雨,由于雨势太大,没过一会儿,那碗里就接了半碗的无根水,当尹恒端起瓷碗后,足足站了五分钟,才回过神来,一步一步走到床边,将碗里的东西举给我们看。

    “你们瞧,这是什么?”他把碗捧到我们面前。

    我一瞧,发现碗里竟然是粉红色的雨水。

    “这雨怎么会是粉色的?”我不解。

    三子说:“难道这就是人们说的腥风血雨?”

    尹恒也不知如何解释,但这粉红色的雨水,我们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是大家心里有数,或许今晚,要出大事了!

    还未等到子时,我们就听到了一阵轰隆声,不是天上的雷,而是地上的炮响,响声震天,轰鸣不绝。

    我们听到城内响起了拉警报的声音,周围的住户们纷纷探出头来,一个个就跟见了鬼似的,吓得瑟瑟发抖。

    “难道不是鬼屠城?而是真的打仗了?”三子抓了抓脑袋。

    尹恒和我都觉得,这事没有这么简单,若真是打仗,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收到,为何要选在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要知道,很多枪支一旦进水就无法使用了,包括白少安特质的枪支,泡了水后,会段时间内无法作用。

    所以,攻城的人,绝不会选择这么恶劣的天气开战。

    “咱们去城楼看看就知道了。”尹恒的提议让我们都很赞同,大家穿上了黑色的胶皮雨衣,脚上踏着雨靴,肩并肩走进了雨幕中。

    这雨真是太多猛烈了,周围全是刷刷的雨声,我们说话的声音都被完完全全盖住了,大家在黑暗中,一直朝着炮响的南城门处走,越走,我们的心里就越发的害怕起来。

    十年前,故事的发生地,也是在南城门,只是当年冒雨匆匆赶去的不是我们,而是老金、老姜等人。

    十年后,历史再度上演这一幕,我们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但若是让我们遇到当年牛头怪闯入的一幕,我想,我一个女人也会奋战到底的!

    雨水在我们耳边,与越来越清晰的喊杀声和炮火声交织成为了一首激情澎湃的交响乐。

    我呼哧呼哧喘着气,黑色的雨鞋踏在积水上,溅起一阵水花。

    远远地,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那腥味很让人反胃,甚至有点熏,熏得人睁不开眼。

    “你们闻到了吗?”我大声地问。

    “什么?”他们都摇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难道,他们没有闻到?

    我想,或许又是幻觉了。

    我跟在他们身后速速走去,远远地,就看到了南城门的影子,可是我们走啊走,走啊走,走了老半天,却还像在原地打转,等我们再走了五分钟,尹恒觉得不对劲了。

    他把我们拉到了一处屋檐下避雨:“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

    尹恒指着我们面前的牌坊,上面写着:忠孝二字。

    “如果我没记错,我们穿过这处牌坊,已经有好一阵子了,绕来绕去,又回来了!”尹恒说道。

    三子也喘着粗气说:“是啊,最邪门的是,我们走的都是直线,这笔直的大道,面前就是南城门,可怎么走,都好像在绕圈子,可大家没有拐弯啊!”

    “看来,我们是遇到鬼遮眼,鬼打墙了。”我说道,尹恒也点点头,正准备拿出点法器来作法,这时,我们就听见,面前的街道上,传来了一阵车轱辘的声音。

    哗啦哗啦,吱吱呀呀,仿佛是老农们拉东西的牛车的声音。

    那牛的身上,挂着一道铃铛,每走一步,就会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在这雨里异常的明显。

    “嘘……”尹恒将手指竖在嘴前:“你们听,这么晚了,还有牛车在走。”

    我点点头:“这雨声那么大,可那车轱辘和铃铛声,就好像丝毫不受影响,比雨声还要来得清晰。”

    “对呀,这不正常!”三子拔出了枪:“我去瞧瞧。”

    尹恒拦住了他:“现在我们三个不宜分开行动,做什么都得一起,大家有个照应。”

    我也赞同尹恒的提议,现在城内城外怪事不断,我们不能贸然分开,万一出事,连个支援的人都没有。

    “那好,咱们一起去瞧瞧。”三子是个火焰很高的人,从前在河边生活,也没有什么水鬼精怪敢来叨扰,当时我就知道,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坐在家里赛过活菩萨的镇宅之宝。

    都说鬼怕恶人,三子虽然不是恶人,但一身的正气和杀气,确实能令一般的鬼怪退避三舍。

    雨一直下着,我们仨在雨中手牵着手,朝着那牛车的方向走去,刚靠近忠义牌坊,就见到黑色的夜幕中,在安静的街道上,缓缓走来了一道庞大的黑影,影子确实是一辆牛车,只不过拉扯的不是我们常见的水牛,而是一个戴着牛头面具,下半身变得透明的牛头怪。

    牛头怪弯着腰,一副很辛苦的样子,身体前倾,鼻孔喘着白色的粗气,将背后的板车朝着南城门的位置拉去。

    车上,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此人虎背熊腰,手里拿着一把类似于关公青龙偃月刀的武器,定定地站在了上面,正朝我们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