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7.青帮的回信
    青帮的信跟普通的信件不同,信封是铜制造的,很难想象他们竟然会把黄铜压制得如纸般薄,做成一个信封的模样,在封口处,用火灼烧过,然后印上了青帮的印章,保证了信封中的机密,一旦要打开,就一定会破损,就算换一个新的信封,没有青帮的印章压制封口,收信人也会知道,此信被人开过了。

    “我找人验过,是青帮的印记。”三子没有开启信封,就是为了等我一起看信。

    他拔出一把刀,将刀口对着封口处挑烂了开口的印记,信封开启,里面夹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信纸,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子,写了一句话:用青铜片,换苏小轩的命。

    落款是袁静雪,还盖有她的印章。

    当这页纸被我们完后,也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豁的就燃起了火焰,就在我们面前烧成灰烬。

    “是磷粉。”我说道,看来对方做事真是极其小心,怪不得这封信要用密闭的铜信封裹着,因为一旦接触了空气,很快这封信就会燃烧起来。

    三子望着膝盖上的灰烬,问:“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说:“自然是兑换约定了,青铜片对我无用,能够换小轩的性命,也算有点价值了。”

    “可是,它却关乎着鬼衙金库的秘密,你就这样交给别人了?”三子提醒道。

    我轻笑一声,高昂下颚:“自然不舍得,所以,我们要尽快在交出青铜片之前,弄明白青铜片的秘密。”

    青铜片不值钱,值钱的是秘密,一旦我参透了其中的奥秘,别说青铜片了,鬼衙金库的卷轴送她都行。

    “那现在我是不是应该回信一封,尽量拖延时间?”他的话正是我心中所想。

    “没错,你就说……青铜片交给别人不放心,等到青帮开大会时,你亲自带去。”

    “好,我回去后立马回信。”三子这个人是个行动派,他虽然话不多,但做事扎实,我很是信任。

    “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我现在无法跟袁静雪联系,唯有靠他了。

    三子憨憨地一笑:“我们那么熟了,说什么客套话。”

    他话音未落,我就敏锐地听到周围有一阵沙沙声,那种被人盯着的紧张感再度出现。

    “有人!”我神经质地望向周围,三子立马掏枪:“谁在外面!”

    司机大哥颤巍巍地过来:“老大,是小的刚才在买烟。”

    “不,不对。”司机在车的左侧,而我感觉来源于车的右侧,右侧有什么?我探出一双眼睛,右侧是一片林立的高楼,看样子是法式建筑,白色的楼墙,上面刻满了法式的雕花线条,楼上有很多的小窗户,都是紧闭着窗。

    我问:“这是什么地方?”

    我看到那房子前面的大门头上,还挂着两面法国的国旗。

    三子说:“这里是法国的商会馆。”

    “法国?那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吧!”我晃了晃脑袋,难不成是最近太过劳累,产生幻觉了?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三子一声令下,车缓缓启动,朝着城市的另一边驶去,我回到了小屋,尹恒正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一壶酒还有一块祥记卤猪肉,正乐呵呵地走在街上,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当看到三子的车后,他挥了挥手,车停在了弄堂口,我下车后,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紧张感立马浮现。

    “娘们,你咋了?”他将酒和猪肉丢给三子:“你去泥塘捉鱼来?”

    “不是捉鱼,是捉蛇。”我轻描淡写,不敢去回想我在蛇坑里的感觉。

    “蛇好啊,可以给我泡酒。”他伸出手:“蛇呢?”

    我一巴掌拍过他的掌心:“好你个没心没肺的,都不关心关心我。”

    “行了,能开玩笑,那就是没事了。”尹恒把酒和卤肉拿了回来:“快回去换身衣服吧,换好了下来吃饭,瞧你这一身,不仅脏,还臭烘烘的,什么味儿啊。”

    他还未说完,我就直接跑回了屋子,一边跑一边闻着身上:“有味儿吗?好像是有股腥臭味!”

    等我沐浴更衣后,天色已经暗了,楼下传来了炒菜的香味,我下楼正好赶上东坡肉起锅,要说这东坡肉,还是咱江河一带做的最地道,肥瘦分明,条理清晰的五花肉,配上黄酒、葱姜、生抽和糖,便会交汇处一道肥而不腻,入口咸甜,令人回味无穷的菜肴。

    而尹恒做的,更为好吃一些,因为他是用冰糖来替代的白糖。

    看到有好吃的,我自然是不会客气,在开动之前,我们仨先喝了一杯白酒,听说是来自山地洞藏的一种洞子酒,入口甘甜不辣嗓,酒醉之后不头疼。

    “这酒如何?”尹恒问道。

    三子竖起大拇指:“好酒,正好可以给小柔压压惊。”

    “压惊?”尹恒莫不着头脑,三子这才想起还未告诉他:“今天,小柔差点出事了!”

    尹恒不相信:“不就是去查个账吗,怎会出事?”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对了,你们今天有没有见过苏桃?”

    “没有啊!”他们面面相觑:“难道苏桃出事了?”

    我现在是一点胃口也没有了:“糟糕了,我脱险了,却忘了苏桃那丫头。”

    尹恒早就把苏桃当做自己的妹妹了,故紧张问:“怎么了,有发生什么大事了?”

    我长话短说,将今天我的遭遇告诉了他,三子也点点头,附和道:“今天就是我去警察厅把她给接回来的。”

    我忧心忡忡:“我今早叫苏桃找个机会出来,给你们通风报信的,现如今你们都没见到她,看来,她还在李灿手里。”

    尹恒气得快跳起来:“李灿这个王八蛋,妈的,看老子去收拾他!”

    “且慢,这件事急不得。”我止住他:“再说了,苏桃还在他手上,万一他狗急跳墙,伤了苏桃可怎么办?”

    三子让我们别着急,他打了一个口哨,从巷子外跑进来一人,是三子在金荣邦的副手;“曹青,你帮我去大都会和西市的李灿家找找看,看苏桃在吗。”

    我加了一句:“如果都不在,就去安德鲁的诊所看看。”

    “对对,还有安德鲁。”三子交代完毕后,他对我说:“你也别太担心了,咱们啊边吃边等。”

    “对对,免得菜凉了。”尹恒夹了一块晶莹剔透的东坡肉给我,我端起饭碗,仅仅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为了支撑身体的正常需求,咽下了这碗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