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6.自相残杀
    “关于我和鬼军搏斗的记忆,醒来之后记得不是很深了,就记得厮杀的过程很疯狂,到最后,一声鸡鸣,我倒在地上之前,看到老姜就在我面前,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说到这里,老金说不下去了,老泪纵横。

    肖明将我们带到一旁:“那晚,老金一直以为厮杀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伴老姜,而他的身上,也留下了老姜与之搏斗的伤痕。”

    听到这个故事,我可谓之揪心,没想到老姜和老金拼杀了一夜的敌人,竟然就是他们双方,而鬼军呢?

    老金抽了杆烟,接着说:“这鬼军在鸡鸣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我和老姜都倒在了血里,被送到医院时,我被抢救回来了,可老姜却失血过多……没了!”

    老金捂着脸:“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他不断地对我们说:“我那天晚上,明明杀的是牛头怪和鬼军,但为何……为何会这样……”

    老金活下来后,身上的伤养了半年多才痊愈,当他出院时,发现自己的脚上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牙印,如果他没记错,就是那晚一个鬼军咬的。

    回去后,这牙印就开始隐隐作痛,他用了很多法子,都没办法将牙印去掉,这时,有个老友提醒他,可能这是阴病不是阳病,让他去找个懂行的人瞧瞧,于是他找到了一个道士,那道士知道他要来,吓得提前关门。

    他在门口敲门敲了半个时辰,里面的人始终不愿开门:“这位官爷你请回吧!你腿上的东西,恕贫道无法开解,是大凶之物,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得到了道士这句话,老金并没有吓得惊慌失措,反而觉得很好,就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因为他误杀了老姜,一直心中耿耿于怀,夜夜不寐,早就想一死了之了。

    结果,却没想到这牙印并没有褪去,也没有要他的命,而是吸取他腿上的血脉,让他的腿萎缩成了一根细细的棍子,没有拐杖,压根无法站立。

    “这支腿,虽然没有痛过,但情况如何,你们都看到了,而就在刚才,你们回警察厅之前,我腿上的牙龈突然痛了起来,一抽一抽的疼,再看到你们来到警察厅,我觉得一定有事,便偷偷听到了你们的讲话……”

    老金说出口时,被肖明狠狠批了一顿,说什么不该听的机密,就不能去听,还说要处置老金。

    王副官说:“你确实不该听我们谈话,但今日这事,你告诉了我们调查的方向,也算是将功补过了,惩罚就免了吧!”

    肖明瞪了老金一眼:“下次……不,不能再有下次了。”

    老金点头说好,然后担忧地望着我们:“我刚才听说,这群人没有脚印,无声无息,又导致他们自相残杀,总是觉得跟那鬼兵有些相似。”

    王副官道:“这也不对呀,不是说鬼兵到了雷雨交加之夜才会出来吗?”

    “我也正奇怪呢,你说这天儿也没有打雷,也没有下雨,怎么鬼军就出现了呢?”老金叹道,我皱着眉头,真是后悔当时害怕挨枪子没去凑热闹,要是我看了现场,指不定能发现什么。

    可现在再去,已经查不到什么有利线索了。

    “这件事暂且不要对外发布,老金你这几日仔细观察你的腿,若是有异样,就立刻派人打电话通知我。”王副官说道。

    “对了,你们别忘了,这群鬼军是冲着我来的,说什么保护我,所以,等我回去问尹恒,看看通过道法能问出什么线索来。”我将目光投向一旁的三子,他看出我眼神另有深意,便附和道:“那我先带她回去换衣服了!”

    他们都点头说好,我走时,听到人窃窃私语在说,我是谁啊,为何金荣帮的老大会亲自来接。

    我轻叹一句:“三子啊,你现在可是名声大作,我跟你走在一起,压力好大啊!”

    我的轻松无法带动他的情绪,他始终沉浸在一个紧张压抑,惊恐哀伤的情绪中,上车后,他并没有急着开车,而是把他的司机差遣了下去:“小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知道,我在王副官和警察面前没有说实话。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将我今天的经历全都告诉了他,听完后,三子捏着沙包大的拳头,一拳打在面前的座椅靠背上。

    “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他骂道:“他小子有今天的人模狗样,能坐上这个位置,都是因为你,这个白眼狼,竟然还害你,做假账本诬陷于你,还跟宋昕妤推你下蛇坑,想让你被蛇咬死,看来,是要逼得我动手了!”

    “不行。”我的眼前一直出现苏桃苦苦哀求的模样。

    “怎么,难道这种人,你还要顾念旧情?”三子的暴怒,整辆车都感受到了。

    我的心也拔凉拔凉的:“我答应过苏桃,不会要他的性命,其实要想把他从商会会长的位置拉下来没你想的那么容易,他现在有宋昕妤撑腰,只要他还有利用价值,宋昕妤就会想办法保住他,所以,要想让他尝点苦头,我们就要让他身败名裂,众叛亲离,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狗命,我自会留给他,大家朋友一场,我也不会不留情面,但他必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我告诉三子,李灿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就冲他手上戴的那块欧米茄的镶钻手表,我就知道,他的产业中一定有猫腻。

    再加上他成了宋昕妤的人,还跟着亲日亲美,我就更不能留他上任了。

    “那我们改怎么做?”三子问道。

    “这几日,我不便于出面,一切就要靠你了,你们金荣帮人手众多,关系甚广,我需要你们二十四小时盯着李灿和他的那个女人,我就不信会抓不住他的任何把柄……”

    “那好,我立刻安排人去做。”正说着,他想到了一事,从西装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封信:“这是青帮的回信,你赶紧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