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4.十年一遇鬼屠城
    陈猛倒是没怎么用刑,就将这个事仔仔细细说了出来:“这群人,他们走路没有声儿,除了说保护苏小柔就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当时从树林里突然蹿出那么多人,且手持枪支,他们都吓坏了,赶紧拔枪应战,可是这群人却很是古怪,轻盈如叶,快如闪电,他们没办法瞄准,只能胡乱开枪,乱开枪的后果,就是……误伤了自己人。

    “我们虽听见对方开枪,却未曾见到对方的子弹,更没见到对方有人员伤亡。”这时,陈猛近距离射击了一个敌人,他亲眼见到子弹从那人胸膛穿过去,结果,对方并未流血,对方就像个没事人似的,让他很是惊恐。

    “这些东西,绝对是妖魔鬼怪,不然为什么走路没声儿,为什么子弹打不死。”听到他的话,王副官和周围人的表情十分凝重,王副官命人赶去现场检查痕迹,又命人请仵作赶紧去检查带回来的尸体,我在警察局等待了好久,喝了好多茶,等派出去的人慢慢回来,事情也渐渐朝着陈猛说过的“真相”靠近。

    首先,是派出去的小兵将三子带来了,三子听说我出事,立刻丢下帮会的事务,前来警局找我。

    见到我后,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你早上好好的出去,说是查账,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满身满脚的泥,确实挺狼狈的,关于事情的真相,我稍后再跟他细说。

    “没事没事,对了,我想问问,你有派人保护我吗?”我问。

    他皱着眉头:“没有啊……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是该派人保护你了。”

    既然不是他派人,这对人马又是谁派来的?

    而后是仵作和警察厅的大队长肖明回来了,他们得出了报告,这群人都是中弹而亡,一共七名死者,而尸体身上的子弹,和陈猛他们手上的子弹是同一款。除此之外,尸体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伤痕和子弹。

    最后,是前往案发地的士兵和警察,他们回来后,拿出了几张照片:“报告王副官,我们去现场后,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只见到陈猛等人和死者的脚印,并没有见到另一方人的脚印。”

    王副官问:“山上,周围,仔仔细细查过了吗?”

    他们点头:“查过了,树林里压根就没有任何脚印。”

    听到后,我和王副官面面相觑:“看来,这事需要找尹恒出马了。”

    原本以为是枪战的案件,现如今朝着灵异的方向发展,这时,警察厅里一个老警察,人称老金的一个看门老头子,颤巍巍地出现在我们面前:“长官,有件事,老身不知该讲不该讲。”

    王副官盯着老金,肖明对我们说:“这位人称老金,是我们平城的老警察了,在十年前执行一个任务,把脚伤了,这才退居二线,平日里就看看门,管管档案。”

    听到是负伤的老警察,王副官肃然起敬:“前辈您请说。”

    老金满是沟壑的脸上,露出一阵担忧的神色:“不知长官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传说……血染玉带魂不归,千军袭来屠灭城。”

    “这是什么传说。”王副官不是平城本地人,所以不甚了解。但听到这句话的肖明和其他警察,皆脸色一变。

    我隐隐觉得,这句话一定存有深意,一定有什么事,这时,肖明责骂道:“老金,你是不是又喝酒了,大白天就说胡话。”

    我给王副官使了个眼色,王副官便对老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老金白了一眼肖明,对王副官说到:“这个啊,是说平城每隔十年就要出现的一个怪事……”

    平城是一座江城,地处长江的江畔,从古至今就是一个鱼米之乡、码头城市,一个靠近水边,另一个是历史老城,古怪的传说自然是多不胜数,但有一个传说,每隔十年就会出现一次,就是老金刚才说的那句话。

    “血染玉带魂不归,千军袭来屠灭城。这两句诗中,玉带指的就是长江,意思就是每隔十年,平城就会发生一次浩劫,那江水里面死去的士兵,会上岸来,按照生前的夙愿,分为两个阵营,一个守护平城,另一方则是要屠城杀人。”

    肖明说:“老金,这只是个传说,你何必当真!”

    老金将自己的裤腿掀开,露出了一截萎缩的小腿,腿上有一个奇怪的齿印,看样子应该是人的牙齿印,乌青泛黑,但这么多年都没有好,还真是怪异。

    “这就是那屠城的鬼军当年咬的,咬过之后,我的腿就废了,这么多年再也没有好起来过。”他说完后,一个小警察说:“算算日子,老金的腿是十年前伤的。”

    听闻后,王副官脸色忽变:“这么说,今年平城就要出现鬼屠城?”

    老金点了点头:“我是土生土长的平城人,以前鬼屠城的时候,天上会狂风暴雨,我们在家,远远的就听到古代士兵们的喊杀声,以及刀剑相碰的铿锵声,这厮杀声会持续一整夜,等到雨停时,南城门外靠近江边的地方,地上会莫名其妙的出现那些生锈的兵器以及明代的火炮,但却不见其人。”

    过去,两方鬼兵交战,持续一夜就会消停,大家也只当是古代鬼兵在另一个世界交战,到了某个阴阳相接的点,就会出现在人世,只要大家不去围观,不去触碰这个禁忌,就一定没事。

    谁知,就在十年前,不知是谁打破了平静,在鬼军交战的当晚,便出事了。

    当晚,是老金三十多年来第一次听见有战船的轰炸声。

    之前在沉船葬时,我就了解过,江城以前也是古战场,是兵家的必争之地,江底不知埋葬了多少战船和战士,但之前并未曾出现过,而十年前,江里开始不太平了。

    “那夜正好是我带队巡逻,当时平城还没有组成保安队,都是由警察巡逻,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下着大雨,很大很大的瓢泼大雨,那雨滴砸在人身上,都是刺着疼的,当时我带着七个兄弟,披着羽衣,正巡逻到南城门处,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战船的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