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2.奇异景象
    我虽然对蛇不是特别惧怕,但任谁被丢进蛇堆里,都会恐惧得浑身发麻发软,双目紧闭,不敢睁眼吧!

    特别是细细的,冰冰凉凉,滑滑腻腻的活物在我下四处游走的感觉,差点没把我吓得昏死过去。

    伴随着我的尖叫声,坑外,一个女人哈哈大笑起来,虽然她的身体已经没办法支撑她狂笑了。

    “苏小柔,感觉如何啊!”宋昕妤撑着站在坑边稍远的高地上,幸灾乐祸地问道。

    我双手抱着头,身体蜷缩成一团,感觉自己快要被恐惧吓得窒息了,压根没心思去在意坑边传来的一阵阵不怀好意的笑声,那些笑声就像在斗兽场旁边,众人围满了场上,一个猎物被丢进了老虎笼子里,他们正等着那猎物被老虎掏心挖肺,吃进肚子里。

    那血淋淋的场面,让坑边的人异常兴奋,而这兴奋,就化作了他们的笑意,充满了恶意的笑声。

    别说他们了,就连我也觉得,我很快就要被这些蛇给缠死,大大小小,花色不一的蛇们,很快就会朝我爬来,淹没我的身体,将我的脖子死死缠住,我是被它们给缠死的,最后被大蟒蛇整个吞进肚子里。

    想到我的凄惨死状,我就拼命地尖叫起来,叫着叫着,我的叫声越来越大,周围的笑声越来越小,剩下的蠕动也越来越少,感觉到周围气氛不对,我试着睁开了眼,刚睁开,就看到了一幅奇异的景象——所有的人,以我为圆心中点,纷纷朝着四处逃窜而去,甚至有好几条蛇受不了,直接越过了雄黄粉,朝着旧厂区里面的人冲去,其中就有一条小小的花斑蛇朝着宋昕妤游走而去,一边靠近,一边吐着信子。

    “快,快救命!”宋昕妤双手双脚盘在了护士的身上,周围冒出一堆黑衣暗卫冲到她面前,手起刀落,那花斑蛇就断成了三段。

    蛇身虽然被切断了,但还在原地扭动着,龇牙咧嘴地对着宋昕妤,仿佛要记住死谁杀死了它。

    我站在大坑的底部,看着周围的蛇,像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纷纷逃窜,不由得也好奇起来,我大着胆子,迈开腿,朝着左边的蛇堆靠近,那蛇一下子炸开了锅,疯狂地朝着别处跑去,大蛇小蛇缠在一起,一个压着一个,拼命逃离。

    我张开双臂,站在坑中,我身上没有雄黄粉啊,它们为何如此惧怕?

    不过这样也好,原本宋昕妤是想还将我困在蛇坑里饱受折磨,没想到这些蛇竟然怕我,真是天助我也!

    这个时候,不趁机逃,还能作甚?我趁乱悄悄爬上了地面,身上满是泥浆,也顾不上周围有暗卫和打手在,就在厂房中穿梭起来。

    李灿首先发现我逃了,他吓坏了,赶紧大吼一声:“快!抓住她!千万别让她跑了。”

    他身边的一群布衣打手就朝着我追赶过来,我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发地进了,于是只能发挥我身材显瘦的特点,朝着破旧厂房那些残垣断壁之中跑去,钻过塌下的横梁,越过满是碎砖头的凹地,我找到了一个圆圆的,类似于发酵桶的地方,悄声躲藏起来。

    那些打手跟丢了人,自然是一声令下,要在周围不断寻找,我双手捂着嘴,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就在这时,我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层绿莹莹的气体,有点像眼花,那气体一闪而过。

    一个穿着土黄色衣裳的男人出现在面前,他个子跟我不相上下,手里提着一把匕首,正在周围寻找着,钻过横梁后,他径直朝着发酵桶的地方走来,我的手悄悄伸进了包包里,里面放着白少安送我的枪,我想,若是他再靠近,我就冲出去,大不了鱼死网破。

    近了,他离我近了,就在他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咬着牙,按下了扳机,却没有听到应有的刺耳声,而是……一阵死气沉沉的金属摩擦的响声。

    一丝丝水流从枪管中流淌出来,带着南湖特有的湖腥味,我这才想起来,这把枪昨晚泡过水了,应晒一晒再行使用。

    现在好了,手枪也没用了,我随手抓了一根木头,觉得光光滑滑的,拿在手里甚是顺手,正准备冲出去时,那男人站在我面前,东张西望看了一眼,那目光竟从未出现在我的身上,可我明明站在他面前,他又为何视而不见呢?

    难不成是帮助我的内应?

    应该不是,从他真实且带着傻气的目光中看来,他是真的没有看见我。

    我站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发现他压根就看不见我,眼神直接穿透我的脑袋,看到了另一幅光景。

    这时,外面的头目吆喝一句:“查得如何?”

    这名男子快速退了出去:“北边没发现。”

    其他方位的人,也纷纷前来禀告消息,都说没有见到我的踪迹,于是他们继续往前追踪了,我也得以松了口气,不然,我就得举起武器跟他们肉搏了。

    还好有根木棍……我低头一瞥,差点没吓破胆,在我手里握着的,哪里是什么木棍啊,分明就是一根死人骨头,这根骨头又长又直,应该是腿上的股骨。

    看到是死人,我吓得赶紧一丢,我手上沾了不少的尸泥,别提多恶心了。

    而刚才我藏身的地方,哪里是什么发酵桶,分明是一个个翁棺,就整齐的排列在我身后的墙根下。

    一个外国人的啤酒厂,怎会有中国传统的翁棺?我来不及思考,就听见了两道枪声传来,很快就是一片如鞭炮般密集的枪声在废墟的上空响起,好像是两拨人正在进行枪战,十分的激烈。

    就在我犹豫该不该出去时,身后突然齐刷刷站了一排的死人,这些不是死人,而是翁棺里的鬼魂,他们纷纷穿着黑白灰三色的长袍子,披头散发,面对着墙壁,一阵鬼气森森的声音说:“周围没人了,快出去吧!”

    我这才明白,为何刚才那打手明明就在眼前,却压根看不见我,应该与那道绿色的光芒有关,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鬼遮眼!

    “谢谢各位鬼大哥,鬼大姐!”正所谓人分好人坏人,鬼也分好鬼和怀鬼:“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