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1.丢入蛇坑
    眼下去找三子和尹恒,显然是不现实的,李灿这边一直在紧盯着,外面前后们都有人把手,只能伺机而动了。

    苏桃的掌心都浸出了汗珠,我让她放心,不过是个税的问题,不至于让我挨枪子的,大不了就是去监狱里待几天,我能承受得住。

    只是李灿现在把事做绝,以后我想给他机会,都难了。

    查账的人在翻看账本后,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很快就查出了问题,而关于账本的事,我确实是一概不知,因为这段时日以来,都是李灿在管账,我当他是自己人,也就放了一百个心,上次他挪用公款去买别墅,我也给了他一次机会,并没有让他赔偿,也没有将他报官抓起来,没想到……如今却养了条白眼狼。

    经过这件事,以及昨晚我遇鬼的事,我发现了自己最大的一个毛病——心软。

    我总是过于心软,总是抱着希望,觉得对方会善良,却总是撞到南墙,看来,我应该学会心肠狠一些,别再天真了。

    “苏小柔,你竟然偷税漏税,金额高达八百万元,情节极其恶劣!”税务局的这位陈长官,给李灿使了个眼色,李灿砸破手里的茶杯,外面的人便冲了进来,将我团团围住了。

    “怎么?你们还想在动私行?”我把苏桃拦在身后。

    李灿说:“大家相识一场,私行自然不会,只是要劳烦你去牢里走一趟了。”

    然后他对俩手下努努下巴,俩人就将苏桃给架走了,苏桃挣扎着,李灿摆摆手:“带下去。”

    苏桃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眼前,现如今,我孤身一人面对他们,动弹不得,这些打手欲将上手,我站了起来:“不必劳烦,我自己会走。”

    我跟着他们上了一辆私家车,李灿就坐在我前面,我的身边夹着俩打手,我冷笑一声,嘲讽道:“李会长,我没想到大都会这么赚钱,不过几个月,偷税漏税就能高达八百万。”

    李灿点燃一根烟,命人开车,当我们穿梭在闹市区时,他打开窗,将烟头丢掉,这才缓缓开口:“苏小柔,怎么说你我都是朋友一场,我曾为你出生入死,你也曾救过我,在情分上,我俩算是扯平了。”

    “好,既然两不相欠,你为何要故意栽赃陷害我!”我厉声问到。

    “要怪,就怪你知道的太多了……”他半侧着身子,回过头来:“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我的事你以后休想再管;二,你若一定要帮兰芝出头,想对付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如果我选二呢?”我故意问到:“你会如何不客气?”

    “别逼我,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为了自保,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李灿说这话时,表情异常狰狞,鼻子两旁的法令纹又深又长,眼窝都深陷进去。

    “李灿,咱们做事讲究个天地良心,如果你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对得起国家、百姓,对得起法律、道德,对得起父母、亲人,那好,我不会插手,但如果,你做的事违背法律、道德沦丧、伤害亲人,那我就绝不会坐视不理!”我不信他敢杀我,毕竟我身后有白少安、尹恒和三子。

    如果他不顾及他们,完全可以在大都会对我动手,或者请人暗杀我,为何还要弄这一出,利用查账来抓走我,其实他就是想吓吓我,给我一个教训罢了。

    等车到了地方,下车后,被他们蒙着眼睛押到了一个小黑屋子里,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废弃厂房,因为我在这里,闻到了很重的机油的味道。

    或许是笃定了李灿不会杀我,所以一路上,我也没有多害怕,只是不停地在记着沿途的道路,好像一路朝着江边去了,我竟然不知,警察厅和保安部的监房是建在这么远的地方。

    到了地方后,我被蒙着眼睛,终于重见光明。

    这里是一个老旧的框架建筑,巨大的钢架已经发黑、生锈,里面的墙壁一半脱落,另一半摇摇欲坠,在地上,铺满了黑色的淤泥,以及一些废弃的报纸、啤酒瓶碎片,随意地洒落在地上。

    这里应该就是之前美国人开办的百威啤酒厂,后来由于战乱的原因而关闭了,曾经风光一时,方圆十里都飘着酿制啤酒的酸味的大厂,如今,只剩一个肮脏的碎片。

    在一片稍稍干净的水泥地面上,放着一只吧台椅子,椅子应该是橡木做的,包着红色的牛皮,一个女人,瘦弱不堪地坐在上面,手背上输着液,旁边还有一个穿着白衣的护士,手中举着一支钢架,在撑着一瓶盐水。

    看到那女人,自从上次在司令部一别后,也是好些时日不见了,当时凌风音第二次烧了白少安后,宋昕妤就跟着凌风音离开了,我还以为会跟宋世元回到金陵,没想到,她却留了下来。

    “是你?”我看着她的模样,比上次见到要像个人形了,虽然还未恢复原貌,但脸上已经开始长肉了。

    “见到我,你很惊讶吧!”他咳了两声:“我现在这样,都是拜你所赐。苏小柔,咱们也来玩个游戏吧,我不杀你,但是……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说完后,命人将身后的黑白掀开,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坑,用水泥铺着,就像一个泳池,里面翻滚的,不是清澈的池水,而是一团团大小不一的蛇!

    看到成百上千的蛇在泳池里扭动,其中有一些想爬出来,却被坑边的雄黄给逼退回去,我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宋昕妤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双手撑着护士的胳膊,勉强站了起来:“苏小柔,我等这天等了好久,可惜啊,你身边太过严密,之前凌风音在时,偷偷派了人监视你,当然了,也是保护你,我完全没有空档将你抓来,如今……我找到了一个好搭档,有他在,就算是铜墙铁壁,也能给你凿出个洞来!”

    说着,她命人把我丢了下去:“让她也尝尝,我当时所受之苦!”她虽然“与蛇共舞”多时,此刻再次见到蛇,还是怕得发抖。

    随着她的一声令下,我被丢入了蛇坑里,当我落下去时,冰冷的蛇身在我身下猛地撞击,又霍然游走,我吓得尖叫一声,在蛇堆里打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