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8.主动送抱
    那女鬼,原本凶恶无比,仿佛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此刻,却在水中,发出了凄厉的叫声,身体扭动得不成人形,被一团明黄的火焰包裹住,那火焰看着好像温度很高,很热,但我用手去触碰,却发现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像一团假火,在我面前变戏法。

    火光仍在闪耀,而我却支撑不住,闭上了双眼……

    直到……我感觉有人在按压我的心肺,那人张开了我的嘴,不断不断地朝我送气,在我耳边呼喊着:“苏小柔,醒醒,别睡!”

    是白少安的声音,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一个激灵,肺部一阵火辣辣的疼,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涌,我侧过身,猛地呕出了好多水,伴随着这些水,我咳了好一阵,才终于清醒过来。

    见我清醒,身边的人松了口气,瘫坐在湖边的泥潭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只手电支在身侧的石头上,照亮了周围,我看着眼前的这张脸,不敢相信,居然真是白少安!

    他不是……走了吗?怎会出现在这儿?

    我盯着他失神几秒,看着他满脸水珠,满身泥泞的样子,心跳不自觉加快。他在我面前,挥动着手:“没事了?”

    我木然地点点头:“你怎会在此?”

    他轻蔑地一笑:“我若不在,你早就死了,这时候,不应该说声谢谢吗?”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我接着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他双手撑在身后,望着天上的皎月:“我在刚才的路上,见到了几只拦路鬼,当然了,它们不敢靠近我,我是军人,一身正气,但你不同,你是女人,又孤身一人,我担心你出事。”

    所以,他便返回来帮了我,别说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就算是他认识的人,他也未必会这般好心肠,一定还有别的原因,只是现在,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我的。

    罢了,我追问这么多,只能徒增烦恼。

    我站起来,拧着身上的旗袍:“谢谢你,我先回去了。”

    “慢着。”他唤住我:“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我望着他,见他在地上耍赖:“你到底想怎样?”

    “好歹,也把我送回家吧!”他无赖地说,我怎么觉得,他复活之后,变得特别无耻呢?

    以前不近女色,对女人视而不见的白少安消失了,这次复活的白少安,属狗皮膏药的?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天黑路长,我害怕,你陪我回去。”

    “你……”我这才明白了他的用心,他是在担心我,又见我牙尖嘴利,不愿与他同行,便耍赖赖上了我。

    他故作软弱,只为护我安全回去,我心头不由得一暖,嘴上却丝毫不客气:“那还等什么,起来!”

    我一脚踹去,他赶紧挪开屁股站了起来,这一路上他生怕我跑了,始终拽着我的手腕,大手紧紧地不松开,到了公路上,他的912轿车停在路旁,明亮的车灯照亮前路,他淡淡地叹了一句:“从没见过你这么倔的女人。”

    “怎么,当着我的面,就开始说我坏话了?”我故作不悦。

    他说:“相比背后说人坏话,我更喜欢当面说。”他拉开车门,绅士地请我上车,并从车后面拿出一件干净的西装外套,罩在了我的身上:“真是个特别的女人。”

    他拉开车门坐在另一侧,车轮缓缓滚动起来,我低头望着他的外套,这一件,还是我们在一起两年时,我请裁缝帮他定做的,当时他没有去量体,是我说的尺寸,做出来后,真是一丝也没有差。

    他没有发现我的失神,而是自顾自说:“今日之事,若是换做其他女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你倒好,醒来后一副是不关己的模样……”

    “差不多行了!你虽然救了我,但我并没有允许你一直念叨我。”我也是有脾气的。

    这遇到鬼算什么?我连僵尸王都遇过,这些不过是下饭菜,不过今日确实很险,若是没有他的救援,我早已葬尸水底。

    虽然惊魂未定,但我也不可能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

    “而且,你好像对我能驱鬼,并不惊讶。”他疑惑地望着我,我自然是不会惊讶的,他之前非人非鬼,体藏神香时,便能让鬼邪不敢进犯,更别说身体里拥有神骨,更是无法估量。

    但他却不知,所以觉得我的反应太过反常。

    我还得满脑子编造谎言蒙混过关:“我听人说,军人血气方刚,鬼邪不敢进犯,更何况刚才司令用的是子弹,要知道,你可是沙场上杀敌无数的大司令,你的枪就跟那屠夫的杀猪刀一般,不,比杀猪刀的煞气更重,打死鬼怪,自然不在话下。”

    白少安的眼睛在我脸上凝视几秒后,稍稍放松了一些:“我终于明白,为何凌风音会为你痴迷了。”

    我鼻尖轻哼,虽然外表看着淡定,内心却早已翻江倒海:“白司令,我说过,你不是我的菜,不是我那杯茶。”

    我再次申明,就是不希望我们之间会再一次重蹈覆辙,在天下太平之前,只要我爱着他就够了,他不可以再爱我了!

    想到此,我将脸别过去,望着窗外渐渐出现的霓虹灯,感受着车内细微的呼吸声,我渐渐陷入了昏睡中,当我醒来时,车已经停下了,我感觉自己靠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结果……一睁眼,我果然在怀抱里。

    白少安也闭目养神,不知是真的睡着,还是在假寐,但我却是落在了他的怀中,我惊讶地弹开,他眯着眼睛:“我可没动,是你自己过来的!”

    我脸一红,我居然主动靠在了他的身上,真是……

    “不好意思,我刚才睡着了。”我慌乱地看着四周,到了我住处的弄堂口:“我回去了,谢谢!”我拉开车门,刚下来,他便摇下车窗:“我的衣服,洗干净了还给我。”

    他似笑非笑的样子,带着某种阴谋,我摸了摸身上的大衣,看来,他是故意找借口想要跟我再次见面,我会上当吗?明显不会!

    这件衣服,我一定会洗干净,但……我不会亲自交给他。

    我想,我和他之间,还是少见面吧,因为从他看我的眼神,我感觉到,狮子对我这猎物,充满了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