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5.白司令的逼问
    有了这层猜想后,我告诉了他,在白公馆后院的一处隐秘地窖里,藏着一个鬼婆婆,她的性子清冽,与众不同。

    沈遇说:“没错,她就是那个性子。”

    说完后,他将观花门的法宝悉数收走,对着我鞠躬三下:“苏小姐,谢谢你!”

    他说,他和云娘等了对方一辈子,也是时候团聚了,接下来的时光,无论云娘是上刀山下火海,还是去那地狱十八层走一遭,他都会不离不弃。

    “我欠她的太多,永远也还不完。”他朝我再一次鞠躬:“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我摇摇头;“去吧,云娘还在等你。”

    我挥手与他再见,也在跟观花门的法宝说再见,再见了我的伙伴们,那么多大风大浪,都是你们相伴,我才能一次次化险为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早已将观花门的法宝当做了自己的一部分,虽然这个念头很贪心,但我还是贪恋了一会儿。

    如今物归原主,我总觉得身上空荡荡的,突然间多愁善感起来,总觉得人的成长就是这般,最珍惜的人和物,都会一个个地离开自己。

    失去了父母、小轩、白少安之后,我连观花门的法宝都失去了,突然觉得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只剩下这滴滴答答分秒而过的人生了。

    在经历了沈遇和云娘的故事后,引发了我的思索,总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怎会那么巧,我入了地窖遇到鬼婆婆,她给了我鼻烟壶,然后我又偶得了古书、幻花镜、青铜片和折扇,而偏偏,我又还遇到了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完璧归赵。

    一切都太过巧合,都是命中的定数,而这对苦命鸳鸯,虽然殊途,但终究能同归,那我和白少安呢?我们是否能殊途同归?

    我深呼吸一口凉气,等我走下小桥时,池塘不见了,桥和接官亭也不见了,面前是一幢白墙灰瓦的大楼,我要穿过楼房,才能回到大门处。

    月光照在我的脸上,冰冰凉凉的,我稳定了心神,朝着来时的路走去,刚走到屋内转角处,就撞到了一个温暖且坚硬的胸口。

    “谁?”我警觉地后退一步,面前出现一道火折子,火光映红了我的脸,也照射出了他的脸:“白……白少安?”

    他怎会侯在这里?就像……就像刻意在等着我,看到他,我的心不自觉软了下来,又酸酸涩涩,明明恨不得一头扎进他的怀中,却要刻意保持距离,挂着礼貌的微笑。

    “苏小姐,你让白某好找啊。”他说着,挥一挥手指,大门就合上了了,我被他步步逼退到了墙角:“你这是干嘛?”

    “有些事,白某不太明白,想要好好问一问苏小姐,可否耽误你几分钟?”他虽然嘴上客气,但却用行动告诉我:你无路可退,唯有就范。

    没想到重生一次,没想到失去记忆,他还是这般的霸道,唯舞独尊的王者之气,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散发出来。

    “白司令,我能拒绝吗?”我问,他眼波流转,落在我的脸上,轻盈无声:“不能。”

    我努力想躲开他的包围之势:“那好,有什么话,你直说吧!”

    他双手将我按在墙壁上,强有力的手臂,钢铁般的胸膛,将我禁锢在内,我们就这样,近距离的,在昏暗的老宅里四目相对。

    一种叫**的情绪,从我眼中不自觉地溢出来。

    天知道,我有多想见到这张脸,之前他差点魂飞魄散,我想到再也见不到他,再也无法与他双眸交错,再也无法感受到他的呼吸,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而此刻,他好好地站在我面前,身上的记忆消失了六年,熟悉的异香也烟消云散,但只要他安然无恙,我就无憾了。

    我曾经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能永恒的,坚硬如磐石,也会经历风水雨打,化为尘埃,唯有爱,是这个世界永恒的存在,我爱他,与生死无关,与时间无关。

    不管发生何事,我还是爱他,无法自拔。

    或许是被我灼热的眼神往得太久,白少安倒是不好意思的移开目光,他动情了,我看得清清楚楚。

    过去,他心跳加速时,他想吻我时,就是这样的眼神,无法克制地流露出来。

    理智渐渐恢复,我告诉自己,苏小柔,不能这样!你们不能死灰复燃,不然,你让尹恒锁上他的记忆,又是为何呢?不是没事找事吗?

    “怎么?白司令害羞了?问不出口了?”我装作浪荡的样子,轻轻搭上了他的肩,他讽刺地笑道:“万代兰小姐勾人的本事,白某确实佩服。”

    “过奖。”我知道他在讽刺,用讽刺掩饰心中的不安和躁动。

    “我苏小柔是个直爽的人,秉承着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若好好的跟我说话,我也会好好说话。”

    “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他感慨一句,便步入正题:“我听说,请阿倪旺和蔡荃,以及攻打新风寨,都是你的主意?”

    “没错。”我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你是如何得知,我和阿倪旺、蔡荃的关系!”他没有用枪指着我,但这压迫感十足的语气,让我觉得被人摁住了脖子。

    “如果你听说了我的事,应该会知道,我是凌风音最爱的女人,你的事,很多都是他告诉我的,在我面前,他几乎无话不说。”在此之前,我就已经想好,要凌风音帮我这个忙了。

    果然,听到我的回答后,他信了,因为他知道,凌风音有神通,知道他的秘密也不是什么难事:“好,这些事姑且过了,我还有一事,需要苏小姐解疑。”

    “请讲。”我想,回答完毕之后,他就会放我离开了吧!

    “刚才你手中的那把枪,你是如何得到的?”他认出了自己的枪,并且来兴师问罪了。

    我知道这枪瞒不过他,耍赖说什么看走眼,压根就无法打消他的疑惑,便微微一笑:“怎么,你认识这把枪?”

    “实不相瞒,这枪就是我的。”白少安说:“这把枪是定制的,世上唯有一把。”

    当我听到这把小巧的手枪是定制的时,鼻头突然一酸,原来,他把世间唯一送给了我,可惜,过去的我不知道真相。

    面对他的问题,我吸了吸鼻子:“这把枪,是我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