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3.一日十年的怪雾
    这不是一个常规的故事,更不是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反而是美救英雄。

    沈遇想不到,看起来如此娇弱、明艳的女子,竟然是观花门的传人,观花门是一个几乎消失了近百年的门派,据师祖留下的笔录不难看出,观花门是可以直接借神之力的门派,法力无边。

    他过去一直没有见过,如今见了,却是如此狼狈地出现在观花门人面前,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我与云娘一见如故,很多想法也不谋而合,于是,我们开始携手一起去降妖伏魔,收服天下的邪祟。”那段时光他并没有细说,但我却能从沈遇的脸上,从字里行间,感受到当年他的幸福时光。

    生死共,同进退,让他们成为彼此之间最为信赖的彼此,而爱情,也在这朝夕相处中,慢慢地发出萌芽。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这是《诗经·小雅·隰桑》里面的诗句,表达的是暗恋的幸福,这种介于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让他们之间充满了距离感,也充满了朦胧感。

    当听到这首诗时,我想到了当初在衣冠冢见到的“花式”孤坟,在里面挖出了那把折扇,据说,是观花门的前辈,为了追逐一个男人来到了乱葬岗,而后,打开了鬼门关,酿成大错,而那把折扇上,写着的就是这首《隰桑》。

    难道,云娘就是当初那位为情所困的观花门人?

    沈遇不知我的经历,也不知我手里的折扇,他自顾自说道:“可惜天不遂人愿,我和她的缘分竟然是如此的短暂,在相处了一年半的时间,正当我下定决心要与她表白,并一生守护她时,我接到了师门的命令,一群日本人毁了我们的道观,师父被抓了起来,我必须去救师父。”

    他走得匆忙,还未来得及跟云娘告辞,就离开了,结果以为很快就能解决,没想到这一去,发现情况比他想的要严峻。

    他们道观的法宝,也是能影响天下命运的一尊来源于西周的九星铸客大鼎,被日本人运走了,为了追回大鼎,他跟着日本的商船从天津港离开陆地,在海上忽遇一团迷雾,迷雾是黄青之色,十分怪异。

    我当时用尽了一切法术,才摆脱了怪雾,却发现那日本船上的人已经全都消失了,船上的清茶还冒着热气,炉子上的浓汤还在沸腾,而人却不见了踪影,真是怪异得紧。

    “不过好在,九星铸客大鼎找回来了。”可是,当他回来时,却发现天津港变了样,路上的人都没有人留辫子了,男子不留发,女人不庇体,街上随处可见洋人和小汽车,家家户户都亮起了小电灯。

    他的出现,在世人眼中,成为了一个异类。

    “我问他们,今儿是光绪多少年,对方哈哈大笑,说是一个疯子,那光绪都是老黄历了,现如今,光绪之后40年的民国二年,这个世上早已没有了皇帝,原来在我去迷雾中不过数日光景,人世间竟然过去了40年!”

    这么说来,他是十年前就回来了,在民国生活了十年。

    这个故事,听上去太过诡异,难道真有这样的地方,能像够一日十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