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0.相见不相识
    当我抬起头时,目光灼灼对向了秋海棠,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反了,明明是秋海棠欺骗了白少安,用了我的故事,为何我要惧怕见到她,不是应该她看到我心虚吗?

    为何我会被她洋洋得意的眼神给打了回去?

    我不甘心,也不甘示弱,便抬起头来,直勾勾地对着她,果然,她开始不自然了,心虚地移开目光,直往白少安的身上贴,白少安这个人我最了解了,他喜欢的,不是秋海棠这样一味只懂得依偎女人,能与他平起平坐的女子,更为让他欣赏。

    果然,白少安不适地轻轻推开了她:“海棠,站好。”

    秋海棠被他轻轻地一说,撅了噘嘴:“少安哥哥,别那么凶嘛。”

    她这样,引得阿倪旺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少安兄弟,你也要怜香惜玉一点嘛。”

    白少安淡淡一笑,并未做声。

    等他们寒暄完之后,白少安进到屋内,刚进来,他的目光就停留在了我的脸上。

    那目光,让我的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尹恒见到后,挡在了我面前:“白司令,好久不见。”

    白少安的思绪被打断,微微点了点头,便开口问:“这位是……”

    江月白起身向他介绍道:“这位是大都会的老板,也是这次剿灭新风寨的功臣,苏小柔苏小姐。”

    “苏小柔……”他听到我的名字,重复了一遍,痛苦地皱了皱眉,右手不自觉地捂住了后脑勺,很痛苦的样子,秋海棠见到后,赶紧扶他坐下:“怎么?又头疼了?”

    白少安一直都有头疼症,之前我嫁入白公馆时,他头疼还是叫我揉的太阳穴。

    过去,他总说,只要我轻轻地给他揉两下,他就不疼了,还会笑得灿烂如星。

    如今头痛症再犯,我差点没忍住要冲上去,结果,是秋海棠按住了他的太阳穴:“我帮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

    那急切的样子,配合白少安闭眼凝神的模样,我心如刀割。

    阿倪旺和蔡荃关切地守在两侧:“少安兄弟他这是什么毛病?”

    蔡荃终于开了口,发出一阵低沉的嗓音:“白司令的头之前中过散弹,虽然碎片取出,但却让他患上了头疼的毛病。”

    秋海棠赶紧接过话茬:“对呀,前段日子,少安哥哥就是因为这旧疾发作,导致他忘了很多事,医生说了,他应该静养,可是他偏不听。”

    白少安按住她的手,睁开眼,不耐烦道:“好了,我没事了。”

    说完后,阿倪旺和蔡荃这才回归本位,一场宴席就此开始。

    这宴席,是仿造古人的宴会,中间是奏乐的大厅,我们的席位就在两侧,中央坐着白少安和阿倪旺,俩人把酒言欢,秋海棠被赶到了左侧的小桌上。

    而我则是跟尹恒坐在一张小矮桌边,喝着梅子酒,吃着当季的河鲜。

    这个时候能吃到河鲜可是个新鲜事,因为春季,渔民都约定俗成不会去捕鱼,要给鱼苗休养生息的时间。

    正吃着,阿倪旺将目光投向了我:“苏小姐,此次我们能成事,多亏了你的里应外合,你如此有勇有谋,我敬你一杯。”

    我双手举起酒杯:“此次全都是大家配合默契,小柔虽是一个平民女子,不懂家国天下的大事,但也深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只是出了一份绵薄之力。”

    “好,真是说得好!好一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要是人人都有苏小姐这般胸襟气度,明白事理,我们大中华一定能赶走列强,兴盛起来。”阿倪旺一开心,便仰头干了这杯酒。

    我心里不舒坦,刻意不去看白少安的身影,也仰头灌了一大口酸涩的酒水。

    这时秋海棠看了一眼阿倪旺望我的眼神,她仿佛看出了他眼里的贪婪,便开口道:“我听闻苏小姐是大都会的头牌,花名为万代兰,定是吹拉弹唱不在话下,正好,大家伙那么高兴,不如请苏小姐为我们表演个节目,可好?”

    此话一出,场上的人各自出现了迥异的神色,阿倪旺自然是高兴地说好,但尹恒、梁友青和江月白却铁青了脸,那三子喝了酒,火气正上头,趴的一下拍了桌子站了起来:“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侮辱我们小柔……”

    此话一出,白少安蹭的抬起了眼眸,手中的枪不知何时掏出,正对着三子的脑门:“找死!”

    眼看着他要扣动扳机,我飞奔而出,挡在了三子的面前:“白少安,住手!”

    白少安见到我,眼神有些浑浊不清,眉头接着皱了皱:“滚开,我不杀女人。”

    我本想硬碰硬,却不想瞥到了秋海棠眼眸闪过的阴谋之色,便咬着腮帮子,看来,这又是秋海棠的阴谋诡计。

    她这么做,无非就是要我出丑,结果没想到,三子却冲动了,导致现在剑拔弩张,如今看到矛盾升级,秋海棠眉眼间闪过一丝喜色,却还装作柔柔弱弱的委屈样:“少安哥哥,算了吧,都怪海棠说错了话,是我折辱了苏小姐。”

    白少安瞥向我,充满了不屑:“你没错,不必认错,我答应过你,谁敢欺负你,我定将对其千刀万剐。”

    看到他对秋海棠百般呵护,我的心都要碎成渣子了,不过,为了三子,我咬着牙,硬是挤出了一道迷人的笑意:“大家都稍安勿躁。”

    我抬头望着白少安:“此事是因我而起,三子也是喝醉了说错了话,还请白司令见谅。”

    白少安却不为所动,我问:“你要如何才肯放过三子?”

    白少安枪口挥了挥:“给海棠道歉!”

    “道歉?”三子吐了一口唾沫:“我呸!白少安,你今天有本事就杀了我,别想欺负小柔,我告诉你,小柔才不是你们说的什么舞女,她是这个世上最美,最聪慧的女人……”

    他嘟囔着还想说,我赶紧给尹恒使眼色,尹恒一掌打晕了他,这下他晕了,我正好有借口离开了:“我先带他下去。”

    “慢着!”白少安的吼声响彻了整个屋子:“王副官!”

    门外闪现一道身影:“到,司令有何吩咐。”

    “弄桶水,把他浇醒,我说过,他必须道歉。”白少安冷冷地说。

    我回过头,朝白少安一步步走去:“白少安,你别欺人太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