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9.一对璧人
    为什么我一眼就认出那是阿倪旺呢?

    因为他真是太过特别了!

    这个男人身材高大魁梧,就算坐下,也能让人感受到他站起时的雄壮身姿。

    如果我没记错,阿倪旺是彝族人,彝族是以黑壮为美,阿倪旺正好就是又黑又壮,黝黑发亮的肌肤配上一副武将特有的宽阔脸庞,扎满了满头的小辫子,十分有特色,却又杀气十足。

    没想到他这么一个看起来很粗壮的男人,竟然会将宴会设置在趣园这般清雅之地,还品茗听琴,像个文人雅士一般。

    听见我们的脚步声,阿倪旺睁开了眼,那双虎眼黑白分明,不怒自威,他站了起来,亲自到门前迎接:“江军师、梁侦探你们来了!”

    他的目光很快就落在我的身上,大为惊喜,也大为惊艳:“这位,应该就是出谋划策,力挽狂澜的苏小姐吧!”

    我微微一笑,与他握手:“云南王谬赞了。”

    结果没想到,他握着我的手,就不愿松开了,这时尹恒赶紧挺身而出:“云南王的大名,我尹道人早有耳闻,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他刻意地说,不动声色就让阿倪旺松开了手,与他握住。

    “道长法力无边,我阿倪旺虽然有自己的神,但对道教也是颇感兴趣,找个机会,咱们一定要秉烛夜谈啊!”

    “一定,一定!”尹恒假笑着。

    而后,阿倪旺望向了三子:“这位是……金荣帮新上任的老大吧!”

    三子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正是在下。”

    “也是个了不得的人,能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统一金荣帮,正是让人刮目相看啊!”阿倪旺寒暄完之后,就请我们上座,这时,坐在阿倪旺右边单桌蒲团上的一个男人,朝我们头来目光。

    此人很年轻,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脸上却透着一股子成熟劲,眼眸和身子都有着一道冷酷的气息,颇有点像白少安。

    我想,这个年轻的,穿着司令服的少年,就是蔡荃了吧!

    果然,江月白向我们介绍,此人就是东北军司令蔡荃!

    他听闻后,只是淡淡地跟我们点了点头,也不说一句话,全程都安安静静地做在对面饮茶。

    除了阿倪旺、蔡荃和他们手下的几个副官,这座上还有一个穿着灰格子西装的男人,男人面红唇白,五官端正清秀,眉宇间自信满满,举手投足十分优雅,阿倪旺向我们介绍道,这位先生,名叫田瑛,是复兴社的长官。

    复兴社?我惊讶得手抖了一下,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三民主义革命同志力行社的外围组织,复兴社的长官!

    这复兴社,是一个非官方的谍报组织部队,据说十分神秘,没想到,竟然会有机会遇到复兴社的人。

    见到复兴社的长官,梁友青忍不住发问:“我一直都有一件事,想问一问田长官,之前陈系军阀的司令陈长安,是你们刺杀的吗?”

    此话一出,场上突然间冷场了,所有的人都没想到,梁友青会问出这般尖锐无理的问题,就连阿倪旺都不知该如何救场。

    谁知,那田瑛却淡定地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我们的人刺杀的。”

    梁友青双手举杯:“果然是个爽快人!梁某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田瑛微微抿了一口,表示了一下,便不再开口。

    气氛再度恢复正常,阿倪旺哈哈大笑起来:“趣园嘛,聚集一些有趣之人,也是正常的,正常的。”

    这时,三子扯着嗓门问道:“敢问云南王,此次设宴请我们来,是有何贵干啊!”

    阿倪旺听闻后,脸色忽变,觉得三子这人也太不给面子,但碍于我们在场,他也没有发作,只是说道:“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待会?”三子看着大家,发现还有两个空位:“莫不是还有贵客没来?”

    正说着,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踢踏的鞋跟落在青石板上,是稳固的军靴才能发出的声响,走路的速度在我心中跳跃出一段频率,是我熟悉的节奏。

    我的心不知不觉加快了速度,难道是他来了?

    我朝门外望去,见到一抹绿色的身姿,出现在院中的斑驳树影下,擦得反光的军靴,缓缓朝我们靠近,带着半城烟沙随风飞舞之气势,出现在我们面前。

    是我魂牵梦萦的那个男人,他来了!

    我与他,还真是红尘辗转,缘分未尽啊!

    江月白都刻意跟秋海棠提起我要来了,他们还是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对,是他们。

    白少安孤寂多年的身边,过去站着的是我,月缺月盈,花开花落,都是我在身侧陪伴着他,看灯火阑珊。

    而此刻,却换了另一个人,那女子清淡如荷,巧笑倩兮,穿着一身藕粉色的长款旗袍,娉娉婷婷地倚在他的身侧。

    看到白少安,我的片片相思落满地,过去的记忆,过去的欢愉以及那过去的伤痛,全都在我眼前浮现,掀开了刻意布满的迷雾,渐渐清晰起来,浮出水面。

    白少安站在门前,剑眉星目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冷漠,当我们四目相对,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心动。

    很难想象吧,过去爱得天翻地覆,曾许过愿要细水长流的那个男人,再相见,却已成为了陌路的过客,偏偏,这一切还是我自己自找的。

    我咽下了唾沫,埋下头,眼泪滴入了茶水里,这碧螺春真苦!

    阿倪旺走到了门前,蔡荃也站了起来,出去迎接,外面一阵热闹的寒暄,而在我眼里耳里,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你没事吧!”尹恒悄悄朝我靠近,担忧地望着我,我苦涩地一笑:“没事。”

    我真的没事,我可以没事,我……装作没事!

    “如果你不舒服,我陪你先行离开。”尹恒说道。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我逃不掉,既然某人故意要带白少安在我面前晃荡,我就接受好了,仓皇而逃,岂不是如了秋海棠的意?

    我苏小柔再怎么不济,也不会让人给踩在脚下欺负惨了,既然秋海棠这么喜欢显摆她不择手段得到的一切,那我就……配合她,狠狠地教训她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