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狮子石传说
    江月白告诉我,有没有听说苏州的狮子林,我摇摇头,表示没有听说过。

    他说:“这苏州的狮子林是苏州四大园林之一,面积没有拙政园大,也没有留园这般诗情画意,但是它自有自己的特色,而这苏州狮子林,始建于元朝,由天如禅师惟则的弟子为奉其师所造,初名“狮子林寺”,这狮子林园内林有竹万,竹下多怪石,状如狻猊,而这狻猊就是狮子的意思了,据说啊,这个狮子林由怪事堆砌而成,看出的狮子数量越多,就表明此人越是聪慧,越是心有七窍。”

    尹恒呵呵笑道:“那我们之中,小柔看到了十只,我看到了六只,三子只看到五只,我们之中最聪明的,当属小柔了。”

    我微微一笑:“不过是个游戏罢了。”

    江月白说:“能看出十只,已是难得,因为这狮山与苏州狮子林同出一处,都是由天如禅师的弟子建造,只是规模没有苏州狮子林那般庞大奇巧,没有这么有名罢了。”

    我来了兴趣:“那这座假山上,到底有多少只石狮子?”

    梁友青这时从车上走下来,回答我道:“据记载,这座加上一共有十二只石狮子。”

    江月白脱口而出:“我见过的人中,就你和白少安看出有十只狮子……”

    说完后,我心里一沉,失神了几秒,尹恒赶紧救场:“那个……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进去吧!”

    他拽了我一下:“别想了,走吧!”

    我收拾好情绪,抬头,看着这座徽派建筑的宅子,门前高门阔匾,匾额上写着俩字:趣园。

    “这趣园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没听过?”我自问在平城也生活了六年,却从未听说过南湖边上有一处这么雅致的宅子。

    而且,主人还取名为趣园。

    江月白走在我身边,长衫带起一阵风:“这趣园的主人,据说很是神秘,总之我也不知是何人,但我知道,能在这里设宴,阿倪旺的面子可是很大的。”

    梁友青跟在我们身后,轻声说道:“我曾调查过趣园的主人,好像是个老头子,年纪很大了,说这个园子一直都开着,在等待一位故人,据说,每一个想来此处设宴的人,都必须提供宾客的照片,合眼缘主人就开放园子,不合眼缘,一切都免谈。”

    “还有这么奇怪的规矩。”尹恒喃喃道:“莫非,这园子的主人,是在通过照片寻找故人?”

    梁友青点头:“很有可能。”

    一边说着,我们一行人来到了门口,门外候着的门童,穿着复古的长衫,恭恭敬敬地朝我们迎了上来:“请问可有请柬?”

    我们将请柬递上,他一一检查之后,便弯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各位贵客,请跟我来。”

    当原木色的大门嘎吱一声开启,院子里出现了一方天井,天井下面是一个长方形的水缸,由一块大石雕刻而成,水缸壁上刻画的是一幅画,是一幅风景图,在涓涓细流的水边,坐落着一个圆弧形的石拱桥,桥边立着一处六角亭,亭子上写着:接官亭。

    看到这接官亭和拱桥,我愣了愣,怎会是重安镇的风景?

    难道,这院子的主人是重安镇的人?

    还来不及思索,我们就被门童引了进去,穿过天井,进入第一重屋子里,一块巨大的木头屏风隔在了面前,站在屏风前,门童点上了一对红烛:“各位贵客请看,你们在画上看到了什么?”

    我仔仔细细朝屏风上看去,上面画着一幅水墨画,河边木栈长,渔人划木舟,青柳随风荡,桥上侯佳人。

    这幅水墨画,画的还是重安镇的景色,让我越发的疑惑了,主人家设置这幅图做屏风,究竟表达的是什么意境?

    三子直接开了口:“这就是一幅漂亮的风景画嘛。”

    门童摇了摇头:“没有答对,是不能进入内院的。”

    三子嘟囔一句:“怎么吃个饭那么麻烦啊!”

    江月白打住了他的话:“既然来了,咱们就尊重主人家的意愿,如果没点曲折,这还叫趣园吗?”

    说完后,江月白又开始念诗了:“看到这幅图,让我想到了一首元曲,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馀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他不仅会念,还摇头晃脑袋的唱了起来,唱着唱着把自己陶醉了,可还是没有答对,门头摇摇头:“下一位。”

    江月白窘迫得脸都红了。

    然后到了尹恒,尹恒趴在屏风上,嗅了嗅,然后手里拿出两撇柚子叶,给眼睛开光:“我看,这幅画有点古怪,可能里面藏了妖怪?”

    梁友青立刻反驳道:“不不不,在我看来,这幅画里大有乾坤,你看啊,风景那么优美的地方,一个人站在桥上,肯定是特务,在等着接头的人。”

    “不对,我想应该是妖物,她在等着害人。”

    “不对不对,我觉得就是特务,或者是个杀手,你看,这桥下的波纹有三道,周围只有浅浅的一两道波纹,很可能她刚刚把人给推下去,所以才会如此。”

    俩人争论不休,从他们的对话,就可以听出他们各自的内心和看世的方法。

    我不管画中人是特务、凶手还是妖魔鬼怪,这一刻,我突然有种感同身受的伤感,总觉得,画中的人就是我,我就站在那桥上,桥下的水波都是我的眼泪,因为我永远也等不到我爱的人了。

    不知不觉,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心里的伤痛,被这幅画给勾了出来,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悲伤之中,当眼泪滑落下巴,门童用手接住了我的泪:“这就是答案!”

    所有人将目光投向我,就连我自己也想不明白,这就是答案吗?就是一滴泪?

    这时,门童自顾自地念到:“去年今日题诗处,佳人才子相逢处。世间多少伤心处,人面不知归何处……”

    原来,这幅画表达的是这层意思,还真是应景啊!

    我的眼泪,正巧落在了伤心处。

    由此,我对这院子的主人,越发的好奇了,究竟是谁,竟然伤心成魔。

    而过了这一道关卡后,门童将我们引到了内院,内院是白墙灰瓦的大院子,周围种了很多盆栽的金桔,在一处高约两层楼的大木屋里,传来一阵清雅的古琴乐,以及一阵清苦的茶香,阿倪旺就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